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四四七章 觸電的感覺

這個的確夠刺激。

皇帝陛下簡直都快激動的忘乎所以了。

那兩個炭棒之間綻放的奪目光芒讓他第一次真正感覺到,凡人可以觸及神靈的能力,這與閃電無異的光芒向他展現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超越了物質的世界……

真的。

這和蒸汽機不一樣。

蒸汽機是機械,是用人的智慧來實現的機巧。

它與簡單的水車本質并未區別。

只不過更復雜,更巧妙,但所有它的一切都是看得見摸得著的,都是現實世界的,它就是一堆鋼鐵和水共同組成的機器。可這兩個炭棒之間的光芒超越了現實,楊信搖動轉輪,這里就發出了光芒,這兩者之間本來不應該有任何聯系,可卻實實在在展現在了他面前。

他不明白。

他真得不明白幾個線圈的轉動為何會讓幾步外的炭棒變成光芒。

而這光芒并不是燃燒。

雖然炭棒也在損耗,但以他的智慧當然知道,這點炭棒的燃燒根本沒有這樣的能量,最終他也只能歸根于一種神秘的力量,這股神秘的力量被他命名為電。

“陛下,我們還需要改進它。”

楊信停下說道。

“第一,炭棒燒蝕太快,我們需要一種燒蝕更慢的東西,或者我們可以試驗一下焦炭,這東西和炭棒本質并無區別,但焦炭更加堅實。

第二,我們需要新的動力。

使用人力恐怕也只有臣的力量才能讓它如此亮,換成別人轉動的速度太慢,就很難有這樣的效果,所以我們需要一套更強的動力。如果蒸汽機成功,那么可以用蒸汽機,但目前我們只能用畜力,水力在皇宮里面很難使用,而且北方還得面對冬天結冰的問題。

另外這個無法用于室內,畢竟持續不了多長時間,而且在室內也不需要這么強烈的光芒,倒是可以放在承天門上,以此向外面的百姓顯示陛下的天威。

第三,這套機械也得改進。

這就是一個只適合手動的,無法承受長時間運轉。

第四,”

楊信頓了一下。

天啟疑惑地看著他。

“陛下,請恕臣冒犯,您可以把手背放到這根銅線上。”

楊信接著說道。

天啟疑惑地將右手手背放在楊信所指的那根銅線上,楊信立刻轉動手柄,皇帝陛下緊接著驚叫一聲手瞬間縮回,然后難以置信地看著那根仿佛人畜無害地銅線。

“此物其實很危險,臣懷疑如果足夠強,甚至能*屏蔽的關鍵字*。”

楊信說道。

當然,他就是嚇唬人而已。

就這種破手搖發電機也就是能嚇唬人而已。

天啟更有精神了。

“也就是說那雷電劈人……”

他欲言又止。

“應該就是足夠強大的電力,臣之前也試驗過,這種電力只有金屬才能傳導,而且似乎不同金屬的傳導能力并不一樣,使用鐵線,就算相同的力量,這光明顯比銅線弱,倒是銀線反而超過銅線。

既然如此,臣想在皇宮做一個試驗。

皇宮那些大殿經常因為雷電而著火造成嚴重損失,如果雷電就是這種金屬可以傳導的電力,那么陛下可以在所有大殿的最高處,全都豎起一根銅或鐵的長桿,最好一直延伸到地面深入地下。這樣雷電落下的時候,因為木頭不傳導,就會自然得去找這根鐵桿,然后順著它流到地面,最終消散在土地里,如果能夠成功,那么以后咱們就不用再擔心雷電失火了。”

楊信說道。

“對,直接把它引走。”

天啟一臉興奮地說道。

“大爺來了!”

外面突然響起楊夫人的聲音。

楊信忙打開了門,九千歲頗有些尷尬地走進來行禮。

“萬歲爺,奉圣夫人剛剛進宮,正在乾清宮里哭,還拿著一包東西說是要讓萬歲爺看看。”

他小心翼翼地說。

“陛下,要是侯國興招供,不妨就連同客光先一同放了吧,左右他們只是被人利用而已,咱們要的是幕后主使之人,他們本身并不重要,沒必要為此搞得奉圣夫人傷心,說到底終歸是她兄弟和兒子。至于那些一同的手下,不妨殺幾個以儆效尤,以后再有人試圖慫恿他們做不該做的,這些手下畏死還能勸諫一下。”

楊信說道。

他不用猜也知道,天啟肯定最后扛不住客氏的哭。

那就干脆順水推舟吧!

“就依兄,除了他二人,其他一律處決,奉圣夫人常年在宮里,顯然她這些親屬已經缺了管教,客光先,侯國興二人革除一切官職,都回去閉門思過,醫院的損失讓他們賠,另外登門向那些醫生護士道歉。”

天啟說道。

“這些……”

然后他回頭看著房間里那些。

“臣這就安排送往科學院。”

楊信說道。

天啟這才心滿意足地隨著九千歲一同離開。

“咱大爺說,以客氏的脾氣,這件事不會善罷甘休,這次最多也就是暫時咽下這口氣,以后還得小心她,另外皇后那里也很麻煩,估計皇后不會放過這個機會,宮里的惡斗剛開始,甚至一些閹黨官員也已經開始上奏給客氏請封保太后。”

楊夫人說道。

“女人就是麻煩啊!”

楊都督感慨道。

天啟說封保太后是胡鬧并沒什么用處,在客氏面前他沒法堅持。

陳仁錫二人的奏折只是開頭,就算這次因為慫恿侯國興打砸醫院,把陳仁錫拿下了也沒用。

因為他們這一伙擺明了就是要拉過客氏,沒了陳仁錫還有李應升,還有一堆蘇松常官員,而他們這些正人君子都這么做,早就等著的閹黨立刻就會跟進,最后變成朝廷兩大派系同時為客氏請這個保太后。剩下就是那些北方和閩粵四川那些東林黨堅持反對,而從目前局面看,江西湖廣的官員明顯在中立,畢竟他們還是距離近一些。

最后算起來還是支持客氏的勢力更強一些,尤其是閹黨加入后,但這樣張嫣就瘋了。

這個女人也不是省油的燈。

天啟沒用。

客氏就帶著那包據說是他小時候胎毛乳牙之類,跑到他那里哭,最后他還能怎樣?宮里客氏哭,外面一堆大臣上奏,這種奏折九千歲肯定不能壓下,用不了多久被煩的頭大了的天啟就索性封了。

他本來就煩這種事。

別人煩他,他脾氣上來干脆往詔獄扔,可客氏煩他就不可能也往詔獄里扔了。

然后就該張嫣來煩楊都督了。

“哼,是不是覺得我們也麻煩?”

楊夫人說道。

“呃,你是賢內助。”

楊都督趕緊說道。

“晚晴寫信來說,你的那些土兵已經開始分批送往臺灣,不過那里急需耕牛,要你趕緊想辦法海運一批過去,就算今年只送過五千家,你也得給他們運輸至少一千頭,如果算上肯定出現的死亡,最好一千五百頭,而且盡量是水牛。”

楊夫人說道。

耕牛很重要,楊家在葛沽每年開墾超過十萬畝,靠的就是耕牛多,因為和炒花的特殊交情,喀爾喀每年向楊家出售上萬頭蒙古牛,雖然蒙古牛不是水牛,但也不是不能用。

最終到目前,葛沽那邊已經可以做到平均兩戶一頭牛,正是這個堪稱夸張的配置才保證了到目前為止,總共兩萬戶短短四年墾荒四十萬畝。而鳳陽那邊耕牛配置略低,目前三戶一頭牛,最終一萬戶也差不多四年,墾荒不足三十萬畝,不過他們那里的土地差,絕大多數都不是水稻,所以蒙古牛倒是更適合。

但臺灣墾荒不行,那里的氣候如果直接送蒙古牛,恐怕死亡率得高到嚇人。

這個得在福建買水牛。

“交給李旦吧,派個人去平戶,讓李旦幫忙。”

楊信說道。

這個的確只能找李旦了。

無非就是價格高一些,但總比送一堆蒙古牛過去,轉眼死掉一多半劃算得多。

“還有,你的那位小妾讓晚晴轉告你,這些土兵送走后,明年就很難鎮的住地方了,故此她提議,讓你跟皇帝陛下請旨,以援朝為名,從她媽那里再招一萬土兵。她們家和烏蒙祿家很容易湊出這些人,必要時候還可以從安家招一批,總之只要你能從皇帝陛下那里得到圣旨,她媽可以輕松給你湊一萬援軍。”

楊夫人接著說道。

“不用了。”

楊信說道。

這種事情容易造成誤會,畢竟客氏就是在說他圖謀不軌,再繼續用土司兵*屏蔽的關鍵字*士紳,那就更符合這個標準了。

“你給陜西,尤其是延安府的掌柜去信,讓他們在陜西北部幾個府招募一萬士兵,延安府優先,特別是米脂幾個縣的,正好還有一冬天,這一冬天足夠訓練一支援朝軍了。”

他說道。

“還招,再招陜北士紳就上火了,之前馬茂才就說過,延安府的士紳就對咱們這些年招人不滿,之前他們不在乎,可咱們到目前為止,已經從延安府招募了五千多家墾荒的,他們延安府總共才多少青壯?都讓咱們招走,他們的地都已經有人在退佃了,繼續招恐怕出事啊!”

楊夫人說道。

“顧不得那個了,大明的餓殍遍野就是從那里開始的,三年后餓死的人會堆滿黃土高原的溝壑。”

楊信很干脆地說道。

  https://../book/76992/43448860.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