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遺忘-(二十八)

  前世七。

  她這次是真的下不了地了,聽從傅神醫的安排整日躺在羅床上修養,喝藥,偶爾看看書。

  家中事物已經徹底交給傅神醫打理,期間江凌峰也來看過她兩次,慢慢的就來的少了,開始派人送信過來。

  她的病情越發嚴重,即使傅神醫已經竭盡全力去救治她,可眼看著身子每況愈下。

  她整日整日的喝藥,醒來的日子越發少了,也沒去多想蘇公子的事情,只醒來時,會問問有沒有收到蘇公子派人送來的信件,若是有定要拿來看一看。

  轉眼,一月就過去了。

  多日沉靜的水府,今日有了喜事要辦。

  后院中張燈結彩,很是熱鬧,忙碌的丫鬟婆子臉上都是笑臉。

  前些日子悅仙閣的丫鬟阿梅趁小姐清醒喝藥時求了小姐把自己賜給看守青書院的木綿,綺柔難得笑容滿面,一口應了。

  過后她還叫阿曼從自己的庫房挑了兩件首飾賜給梅子當嫁妝,還讓人請了管家過來,好好給府上一對新人操辦操辦。

  水府的丫鬟小廝住在后院偏房,職位高點的還有自己一個小小的院落,像阿梅和木綿這個等級的丫鬟小廝,是和其他丫鬟小廝一同住的。

  因他們要成親,小姐又開了口,管家派人給他們安排了一間廂房,還整了兩床大紅嶄新棉被,水府已經好久沒喜事了,自從公子失蹤了,小姐又病了,整個水府都是死氣沉沉,如今有喜事要辦,自然是要辦的熱熱鬧鬧,歡歡喜喜。

  綺柔還派人去準備了煙花,等到晚間在后花園中命人放,晚間一眾丫鬟婆子好好吃了一頓。

  綺柔喝了藥后,叫阿曼伺候自己穿戴整齊,披著披風扶著自己下了床出了院子。

  后院中,有小丫鬟端來的繡椅子,上面疊滿毛毯,她躺在上面抬頭看絢爛的煙花綻放。

  許是府上有喜事沖了沖,第二天她的病情就好了不少,人也精神了,用過早飯后,讓阿曼扶著自己在府上轉了轉。

  下午傅神醫從外邊回來,來了悅仙閣給她把脈,把完脈后欲言又止,神情有些悲涼又有些無奈。

  “傅伯伯這是怎么了?是綺柔時日不多了嗎?”

  傅神醫低下頭,盡量掩蓋住自己眼底的悲涼搖搖頭道,“你的身子骨已經好了不少。”

  “傅伯伯不用騙我了,我自己的身子我自己知道。”

  傅神醫嘆了一口氣,有些無奈道,“你中的毒,我一定會想辦法治好,我已經找到一種新的解藥,現在還差一味藥,我要出遠門一趟,兩個月,兩個月內我一定會趕回來。”

  綺柔一驚,“傅伯伯不用因為我的毒奔波了,我身子骨恐怕已經不行了。”

  “不要這般說,也不要這般想,你要活下去,你的命就是你兄長的命。”

  說道兄長,綺柔眼圈一紅,想到兄長不知所蹤,想到兄長走之前交代她好好護著自己,她開口道,“綺柔知道了,綺柔會好好活下去。”

  兩人聊了一會,傅神醫仔細交代了許多。

  第二日他出門前,叫來管家交代了一些事情,放心的出了水府大門,坐著一輛馬車往京城趕。

  離傅神醫出遠門已經一月有余了,水府內外本是一面平靜。

  可今日有個胖胖的小姐帶著自己的丫鬟在水府外鬧騰。

  那鬧騰的小姐水府的人都認識,是那金家的金惠小姐。

  金小姐被門口兩個小廝死死攔住,她嘴里喃喃著道,“我跟你們家小姐是朋友,我是來找你們家小姐的!”

  “你們放我進去,小心我告訴你們家小姐打斷你們的狗腿!”

  “狗奴才,你們放我進去~”

  “每次來找你們家小姐你們都不放人,反了天是不是?”

  “~”

  可水府的小廝任由她罵罵咧咧,就是不放,氣的金惠大鬧了一場,才離開了水府。

  她氣沖沖的往江府去,一路上進了江府的大門,進了江姝芳的小院,還在罵罵咧咧。

  她坐在江姝芳房中的繡凳上,拿起繡桌上擺放的茶水喝了一口,喘了幾口氣道,“姝芳,水府那群奴才就是不放人進去,任由我怎么鬧騰都沒用。”

  江小姐眼神一暗,有些生氣道,“你不是已經去找過她多次了嗎?她還不見你?”

  “我咋知道是不是她的意思,總之水府的小廝太強悍了~”

  江小姐想了想道,“下次你走后門,趁著水管家不在玩后門去敲門。”

  兩人對視一眼,金惠笑著道,“對啊,姝芳你好聰明,我怎么就沒想到去敲后門呢?”

  兩人笑了笑,又聊了聊。

  第二天,阿曼看天氣不錯,想到昨天那金小姐來騷擾了,今日應該是不會再來了,用過早飯,她正扶著小姐在后花園的回廊上消食。

  可沒多久,后院房門就起了吵鬧聲,阿曼聽見那吵鬧聲懵了懵,綺柔有些疑惑,喚了個丫鬟過去打聽是發生什么事了,讓阿曼扶著自己往后院多走了幾步。

  小丫鬟一打聽實話實說,她人老實,是綺柔隨口叫的丫鬟,平時在后花園侍弄花草,并不是悅仙閣的丫鬟,她過來一說,說是后院門外金府的金小姐正在外頭鬧騰著。

  綺柔眉頭皺了皺,派人去把金惠請了過來,阿曼一聽壞了,可小姐已經發話了,她守在小姐身邊伺候又不能離身,只求一會金小姐別亂說話。

  金惠很快便被請了過來,綺柔讓阿曼扶著自己在后花園中的涼亭坐著等她。

  十一月的季節里她披著一件白色披風,披風里面是一件水藍色羅裙,三千青絲用水藍色發帶束起,頭上斜插一支蝴蝶釵,膚色雪白,小臉清瘦,一雙大眼睛倒是透著清靈,像是病西施。

  金惠進來時看見的便是這副模樣,她已經見怪不怪了,她往涼亭走去,邊走邊開口道,“這半年都不見你,你也不出來找我們玩玩,也沒個你的消息。”

  綺柔見她語氣像是在抱怨又像是在擔心自己,“怎么了,你找我有事”

  金惠往她對面的石凳上一坐,看了一眼守在她一旁的阿曼道,“去,叫人給準備些糕點,我已經好久沒吃到你們水府的糕點了。”

  綺柔看了阿曼一眼,點點頭。

  阿曼有些擔憂的看了一眼小姐,福了福身子,出了涼亭,喚來在花園中侍弄的丫鬟去大廚房中拿些糕點來。

  涼亭里,金惠開口道,“姝芳就要出嫁了,到時候你要和我一起去添妝親自送她出嫁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