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18章 九尾天狐圖騰種

  深淵莽林深處,血氣彌漫,古老的荒林中顯得很沉寂,有些地方還有壓抑的慘叫聲響起,在林子中匍匐在地,掙扎著。

  可惜這些受傷的武者并沒有來救治,任憑他們躺在地上,鮮血潺潺流淌。

  九靈伯部的族地,山川溝壑縱橫,黑色的土壤流溢著古老的氣息,這片黑土上,一座座高大的山峰屹立,相互之間隔著遙遠的距離。

  山狐峰上,閃爍著淡淡的紫氣,紫氣中還有陣法的虛影若隱若現,在山上九靈狐鳧一脈的族人嚴陣以待,一道道武者緊握著手中的兵器,朝著山下望去。

  山下,靈羶、鳩靈兩脈的族人,已經將山狐峰團團圍住。

  “狐烙,交出圖騰種,否則你狐鳧一脈將徹底消失。”

  山外的虛空中,兩道虛幻的身影足有百丈高,這是屬于巫術一脈的巫力法相,當然這和神通法相境不是一個東西。

  狐山外的兩道法相,氣息也遠比神通境差了很遠。

  兩道百丈高的巫力法相,一尊是一個身穿水藍色巫裙的婦人,一位是須發發白、身穿黑袍的老者,兩人朝著狐山的方向望去。

  “羶蚨,鳩鶴,你們兩個卑鄙小人暗中偷襲于我,想要圖騰天命就親自上來拿。”

  狐山中,一位眸光狹長的老者,身上氣息虛幻沉浮,冷眼朝著山外望去。

  “哼,你偷襲殺了蚩伏一脈老巫祭,我們不過是照著你的方法再做,要說卑鄙,也是跟你學的。”

  羶蚨是一個美婦,舉手投足間,都有一種淡淡的魅惑氣息彌漫,特別是聲音,仿佛有著穿透虛空的魔力,讓人聽上去有一種血脈噴張的沖動。

  “s蹄子,難怪你**男人,還能牢牢的把控靈羶一脈。”

  這一會,早就撕破了臉皮,同族之間的感情早就破裂的不成樣子,狐烙張口大罵起來。

  “狐烙你找死。”

  鳩鶴陰沉著臉,打量著狐山,陰冷的說道:“既然如此,等攻破狐山,到時候看你還有什么依仗。”

  “殺!”

  須臾間,包圍著狐山四周的一道道身影,朝著狐山的方向沖去,一時間狐山四周密密麻麻的都是身影,叫喊著朝著狐山上殺去。

  靈羶和鳩靈兩脈的族人在后,最前方的是族中其他幾脈的族人。

  九靈九脈族人,除了白由、符闕、長河三脈各有一部分族人遁走之外,蚩伏一脈幾乎盡數被絞殺,剩下的幾脈傷亡不少,剩下的都匯聚到了狐山周圍。

  一枚圖騰天命,已經徹底讓九靈伯部陷入了自相殘殺的境地。

  殺!殺!殺!

  伴隨著喊殺聲,血氣再次一團團的升起,一道道身影混戰在了一起,哪怕是神藏境的武者都陷入了亂戰之中,不斷的有血花爆開。

  “有種你們就上來拿!”

  狐烙眼中閃爍著瘋狂和血色,他的掌心中握著一枚石化的圖騰種,流溢著紫色神光,一閃一閃如同呼吸一般。

  有了這枚圖騰種,他就是天命所歸,族人算什么!

  在他的上空,屬于狐山一脈的紫氣已經籠罩上了濃濃的黑煙,黑煙如大網勒緊了紫氣精柱,幻化出了兩道惡龍盤踞于虛空。

  狐山的氣運還算是好的,族地中其他幾脈的氣運,早就已經凋零,化為了一片游云,即將徹底潰散。

  九靈伯部的族運和其他部落不同,九脈各自有氣運,最終匯聚成一道氣運大柱,所以在九靈伯部哪一脈成了掌族,那么就相當于得到了九脈共同的加持。

  “殺!”

  狐山外的百丈大小的巫力法相化為煙塵,兩大身影終于忍不住,朝著狐山山巔沖去,兩人的眸光中皆是泛起一抹不自然的殷紅,而后一閃而逝。

  “鳧蟲陣。”

  看著沖過來的羶蚨和鳩鶴,狐烙露出了一抹冷笑,手中打出法訣,頓時千萬條黑色的蟲子,從山巔升起。

  這些黑色蟲子長著兩對半透明的羽翼,滿嘴的獠牙,締結成了大網,朝著半空中的兩道身影沖去。

  “黑蚩冥蛉蟲,你竟然豢養這些東西!”

  “這本來是我為了爭奪掌族而準備的東西,沒想到用到了你們的身上。”

  狐烙眸光冷冽,揮手間萬千道蟲影迎著鳩鶴而去,老頭手中直接打出了數道巫器,但依舊有好多的蟲子沒有擋住,密密麻麻的蟲影將其給包圍。

  “不!”

  一聲慘叫,須臾間,等到這些黑色的蟲子張開翅膀飛離的時候,一具白骨從半空中掉落下去。

  羶蚨一看,頓時露出了驚恐,一道光盾顯化而出,護在了身前,接著手中拿出了一道黑色的長幡,有黑影在幡上游走,發出刺耳的聲音,一時間讓黑色的蟲子不敢靠近。

  “八方冥鸞幡,你件祖傳之物竟然在你手中。”

  狐烙眼中露出了詫異,九靈伯部曾經極盡輝煌,巔峰的時候九脈單獨哪一脈分離出來,都不弱于一座普通的伯部,合力之間直逼侯部。

  后來因為族力實在是過于強大,引起了妖族的忌憚,掌族隕落在九鳳妖族的強者手中,當時若不是天侯山出手,九靈伯部將從西北大地消失。

  ……

  “都是好東西啊。”

  遠方,殷洪撫著自己下顎處的可憐一丁點的胡須,看著黑色的長幡,眼中透露著眼饞的神色。

  “這就是傳說九靈伯部的八方冥鸞幡吧,傳說當年是九靈掌族偶然進入了一處如九幽一般陰寒的小世界中,見到了一頭冥鸞幼鳥,本想收為戰獸,卻因為冥鳥不從,將其斬殺后,取其翎骨打造而成,位列天階巫寶之列。”

  聞言,白九狐眼中露出了一抹痛楚,這件寶貝他作為九靈長老豈能不知,但當年這件寶貝是遺失了,沒想到竟然出現在了靈羶一脈手中。

  靈羶一脈隱藏的好深!

  不!

  應該說狐鳧、鳩靈他們隱藏的都好深。

  “九靈伯部果然名不虛傳,黑蚩冥蛉蟲只會誕生在腐爛的幽冥古獸身上,而幽冥古獸無不是實力強悍的存在,如冥龍、冥荒古象。”

  “狐山上的大陣,竟然契合了黑蚩冥蛉蟲,這是掌控了蘊含陰字法的冥紋,難以想象九靈伯部傳承,竟然如此厲害。”

  殷洪不斷發出感慨,讓白九狐愈發的尷尬。

  這里是他的族地,而此刻他卻像是看客一樣,在看著自己族中在相互殘殺,這種感覺根本無法言語。

  “殷長老,九靈的護族大陣還能支撐多長時間。”

  “勾連地脈,最起碼也能支撐一個月的時間。”

  聞言,劍欞點了點頭,在殷洪從族中趕來后,他們沒費多大功夫,就悄然進入了九靈族地內部。

  至于進入的陣基位置,則是交給了龍雀衛把守,大陣外各族要么等待九靈伯部的內斗結束,要么再找進入大陣的法子。

  此刻,鬼嵬軍正游離在九靈族地各處,尋找著九靈各脈的傳承,有著白九狐這位帶路黨,尋找各脈的傳承很容易找到地方。

  “還請大人出手。”

  白九狐咬牙,對著劍欞躬身說道:“這些人有不少都是族中匠師,不提能夠打造普通的兵甲的人,還有一部分參與過打造巫器。”

  劍欞沒有出聲,依舊在看著廝殺的狐山方向,接著她出聲問道:“圖騰種出現后多長時間,九脈發生了變故。”

  “圖騰種什么時候落到蚩伏一脈手中的,我也不清楚。”

  “大人~”

  劍欞瞇著眼睛,望著狐山山上廝殺的身影。

  “你看他們這些人的眼睛。”

  聞言,眾人皆是朝著狐山的方向望去,很快就發現了不同。

  “他們的眼睛怎么會有如此妖異的血光閃過。”

  “九靈九脈傳承了萬載,就算是相互之間有摩擦,也沒有到了各方互相殘殺,不死不休的地步吧,甚至連老弱婦孺都不放過。”

  劍欞一句話,讓白九狐身軀一顫,他一直以來都想不明白事情為什么會變成這樣,此刻劍欞一句話,讓他有些不敢置信。

  “圖騰種!”

  “你見過圖騰種顯化出來的樣子嗎?”

  “沒有。”

  白九狐輕輕搖頭,接著說道:“但我聽說像是一頭長著九條尾巴的圣靈,這哪里是什么天命,簡直就是喪命!”

  “大人,救救他們吧。”

  白九狐跪地,對著劍欞輕呼道。

  劍欞看著跪地的身影有些欣賞,這樣看白九狐作為一族長老還是適合的,她的眸光再次看向了狐山的方向。

  雙方的廝殺她并沒有放在眼中,哪怕是有著天階巫寶,但還沒有真正搞清楚究竟是什么誘惑了整個九靈伯部,她并不愿意動手,否則冒然出手,要是將其帶回大夏,后果會更糟。

  一個可以將一座煌煌伯部給弄得如此支離破碎的東西,稱之為妖媚也不為過。

  狐山上互相廝殺的人,似乎都下意識的忽略了自己的身份,將對方看成了不死不休的仇敵,這種魅惑很可怕。

  ……

  狐山上空,狐烙臉上露出一抹詭異的笑,瞳孔中泛起了紫色。

  紫氣中天狐起舞,須臾間化為一位絕世的美人,妖異而又圣潔,兩種截然不同的氣息,匯聚到了同一道身影上。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