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21章 狹路相逢

“怎么這樣油的皮子也看不上?我看著種水不錯,這種豆種也看不上的話!恐怕這里的料子沒有合適你的!”一道聲音意外的出現,打亂了所有人的情緒。

安然抬頭!抬頭的原因自然是因為這個聲音她也聽著耳熟。

能讓她耳熟的人可不多。

結果一抬眼還真的看到一位熟人。

顧老爺子。

身邊還跟著幾個年輕人,看得出來有男有女,不是子侄輩就是助理一類的人,因為一個個的臉上都是諂媚的笑容,點頭哈腰的,一點正常的人尊嚴都沒有。

安然還真的不知道這位顧老爺子的顧家到底是個什么路數,會讓這么多人讓路。

“你也在啊?上一次碰運氣贏了一億,這么快就花完了?小丫頭,你還真的是本事啊!可是這個地方可不是你該來的地方,有些錢可不是誰都能賺的。”

顧老爺子還是一樣的看不起人,趾高氣揚的讓人特別想揍他一頓。

當然也就是想想,安然也不能當著這么多人的面揍人。

姑不論這位顧老爺子有什么底蘊,就是這個地方也不能放肆。

“顧老爺子,您老真的老當益壯,什么地方都有您的身影啊!這一次怎么也到這個地方來玩玩啊!您財大氣粗,當然看不上這些邊角料,我一個窮人窮慣了,也就只能在這里賺個小錢,您老當然看不上眼。”

安然是有脾氣,不過不會這會兒和顧老爺子賭氣,做生意和氣生財,不是為了和人來賭氣的。

況且她很清楚自己的斤兩,和這位賭氣!那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啊。

“丫頭很會說話,你放心,我老人家一大把年紀也不能和你一個丫頭過不去,是不是?”

顧老爺子那樣子可不像是寬宏大量的人物。

這位那一天的表現,安然記得清楚。

“陸遇,你自己過來,怎么難道沒看到你叔叔過來,也不過來打聲招呼?”

顧老爺子瞅一眼陸遇,態度可和安然天差地別。

三十多歲的一個男人笑盈盈的站出來,就在顧老爺子身后,那眼神帶著的可不是善意的光芒。

隨時笑著,可是那笑意根本不達眼底,眼底只是冷冰冰的看著陸遇。

嘴角的嘲諷任誰都看得出來。

“陸遇,怎么見了我連招呼也不打啊?我可是你小叔,再怎么樣也是你的長輩,我們陸家可沒有不懂禮數的人。”

一家子說話這么刻薄,倒是少見。

盧青山剛想開口,顯然他知道內情。

陸遇伸手攔住了盧青山,走上前,“小叔,沒想到你在這里!好久不見,看來您的傷已經全都好了。”

“托你的福,剛剛好的差不多,就是很不幸,沒死,倒是讓你失望了。”

看起來不是家人,這是死對頭。

“那您和顧老爺子玩的開心一點,希望你別忘記了你姓陸!”

陸遇轉身要走,臉上猶如一萬年都化不開的寒冰。

安然第一次見到陸遇生氣了。

這要不是生氣,那就自己眼瞎了。

“這個人是誰?”

安然悄咪咪的問盧青山,這里最清楚陸家的家事的就是盧青山,她問別人葉問不找啊。

“那個是陸遇最小的叔叔陸長厚,陸家的恥辱,敗家子,和白眼狼,反正就是陸家的敗類,和陸遇只不過差三歲,算得上一起長大,不過這位已經被陸老爺子給除名了,也就是說,陸家的財產沒有那個小叔什么事。

這個陸長厚可是對陸遇恨得厲害,當初他就是合著外人騙公司的錢,被陸遇發現了,然后陸長厚哭著求陸遇不要告訴老爺子。

誰知道機緣巧合之下,老爺子還是知道了,大怒,一氣之下,就把陸長厚趕出了陸家。

你想陸長厚肯定以為是陸遇告的狀,恨陸遇入骨啊。”

安然點點頭,還真的是豪門恩怨啊。

“陸遇,這塊石頭你敢不敢和我賭一把?難不成這些年老爺子把你教廢了,連和我賭一把的勇氣也沒有?你還配不配做一個陸家的人?是個男人就給一句話。”

兩個人剛剛結束耳語!就聽到陸長厚正在高聲叫囂。

指著剛才的那一塊石頭,在那里指手畫腳。

看樣子這是要陸遇當眾出丑。

陸長厚的笑容是期待的,安然不知道他在期待什么。

難道認為這是一個戰勝陸遇的機會。

陸遇要走,被陸長厚看攔住,這就有點難耍無賴的架勢。

他還有點不高興,說:“什么意思?”

陸遇笑了笑,“這塊料子不過豆種,雖然夠大,但是不值錢……小叔你的錢離開陸家之后!好像沒多少了,何必和自己的錢過不去!”

陸長厚被踩到了痛腳一樣,跳了起來,“你還有臉說,你以為把我趕出陸家,你就得意了!我告訴你沒完,我總有一天會拿回屬于我的東西。”

“小叔,只要你有本事拿回去,我不介意!不過,現在你還不行!”

“別那么多廢話,這塊料子我就賭它和你說的不一樣,你的本事和我的本事都是老爺子教的,你憑什么這么說?我就是看的和你不一樣,我們打個賭,如果這塊料子超過了豆種,你就放棄你的陸家繼承權。”

“小叔,你覺得我是傻子?我憑什么要和你賭?”

安然點點頭,這位陸長厚也太看得起自己了。

還真把自己當一盤菜。

讓別人拿身家來賭,哪里來的自信?

“好,那我贏了,你用十倍的價錢買下來,這不過分吧?”

陸長厚當然知道陸遇不可能答應自己剛才的要求,他這只不過是以退為進,這一手很漂亮陸遇和他對上。

安然覺得陸長厚應該很缺錢。

陸遇聽著就!皺起來眉頭,神仙難斷寸玉,他只能根據皮殼的顏色賭這塊料子沒有種水,但是一定要保證,誰都沒有這個能力。

但是,這個小叔現在太囂張了,如果不給他一點顏色看看,估計這一趟,陸長厚會沒完沒了的搗亂,讓自己討不了好處,到時候恐怕要被陸長厚和顧老捏著鼻子走。

“好,我就跟你賭,但是如果我說的是真的,那么怎么辦?”陸遇笑著問道。

陸長厚皺起了眉頭,想了一會,說:“你說……”

他看著這塊料子,雖然不是很好,種水很差,甚至可以說很有可能就是磚頭料。

但是這是一次機會,他忘不了爺爺因為小叔幾天幾夜和不了眼的情形。

“好,那咱們就賭一次,這塊料子的種水,絕對超不過豆種。你要是輸了,就給爺爺親自跪在門前道歉。”

陸長厚看了看顧老,顧老爺子無聲的點點頭。

“好!我賭!”

陸遇冷笑,陸長厚居然敢和顧老混在一起,恐怕以后*屏蔽的關鍵字*都不知道。

()

  https://../book/78175/43456463.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