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四百一十八章 云上橋

  薛鵬也不知道此時自己修煉的速度有多快,或許即便血脈三丈的琪琪格也遠不如他吧。

  薛鵬不知道究竟為何會發生這變化,但他知道機會難得,不能錯失。

  薛鵬身上的灰色越來越淡,周圍的寒冰也從他的身上化掉了,一抬腳,又上了一個臺階。

  周身傳來熾熱的感覺,不過已不是不能忍受。

  蹬蹬蹬。

  薛鵬連上兩步,與扎爾都、虎子還有那名鐵姓女修站在了同一臺階上。

  這一臺階上的寒冰之氣在薛鵬感受似乎還要弱,但實際上,每往上蹬一層,寒冰之氣烈火之氣便越是霸道。

  薛鵬看了看扎爾都、虎子還有那名鐵姓女修,三人此時都已被凍成了冰雕,他們都保持著攀登的姿勢,臉上的表情仍舊活靈活現。

  “扎爾都、虎子。”薛鵬喚了兩聲,兩人沒有回聲,似乎并沒有聽見。

  三人還是太過相信自己的實力了,一時不慎,讓這股寒氣透過了皮,鉆入了體內。

  三人正在全力抵御著體內的寒氣,需要將體內寒氣驅除,才能繼續再往上蹬。

  薛鵬還以為三人已經不行了,見狀微微一嘆,“抱起了虎子隨后將他朝著橋邊走去。”

  虎子雙眸直欲噴火,心里大罵:“該死的大曌人,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把我扔下去我跟你沒完。”

  薛鵬一邊扛著虎子走一邊緩緩道:“今日我救你一次,算是報了你這幾日幫我錘煉金身的恩情了。”

  “放**狗臭屁,你這是在害我,快放我下來。”虎子心中怒吼著。

  然薛鵬已走到了橋邊,然后一松手,將虎子扔了下去。

  虎子雙眸噴火,心中怒罵:“大曌人,我跟你沒完。”

  薛鵬暗贊了自己一聲:“如果是這虎子看到自己這個情景,只怕最好的結果是任自己自生自滅,自己還救他一命,自己的心怎么就這么柔軟呢?”

  薛鵬當下又走到女子面前,在女子閃動的目光中,同樣將女子扔了下去。

  最后看了一眼扎爾都,最后一腳給踢了下去。

  扎爾都心中怒吼:“大曌人,你給我等著。”

  下方東州人看到這里,罵著薛鵬的聲音頓時小了些,不過仍有人破口大罵。

  “這個該死的大曌人,竟然把他們三個都丟下去了。”

  二虎見狀嘆了口氣,這幾天他與薛鵬接觸,覺得薛鵬人不錯。

  雖然是個可惡的大曌人,但畢竟是救了他們的大哥。

  當下不禁為薛鵬說了一句話:“你這話說得就不對了,那個大曌人分明就是救了他們三人。”

  “放屁,虎子、扎爾都、鐵藍都是東州的勇士,如何需要一個大曌人救。”

  “我說你是東州人,怎么幫著大曌人說話,莫非你是看那大曌人攀得高了,想要拍那大曌人的馬匹?”

  二虎聞言臉色一陣脹紅,怒罵道:“放**狗臭屁,老子是有話直說,不管他是不是大曌人,他救了我哥還有扎爾都、鐵藍是事實。”

  那東州人怒道:“東州人,不需要大曌人來救。”

  片刻,下方炒成了一鍋粥,然一道聲音響起后,眾人聲音戛然而止。

  “你們看,那個大曌人還在攀登。”

  數十名東州勇士齊齊又看向薛鵬。

  便見在青云梯的頂端,薛鵬若閑庭信步,一步步跨上青云梯,直上青云之巔。

  薛鵬忽然發現,越往上不滅金身運轉得越是流暢,越往上攀登越是覺得輕松。

  終于,青云梯對他的影響越來越微弱,最后好似春風吹來,時而有些溫熱,時而有些溫涼。

  或許,只要熬過了那段最難熬的階段,一切就會變得輕松起來。

  薛鵬快步向上蹬去,逐漸消失在了眾人的眼前。

  眾人驚嘆道:“人呢,人怎么不見了?”

  “難道,他蹬上了云上橋么?”

  “不可能吧,數百年來,蹬上云上橋的也唯有我們當今的城主鐵木黎啊,這個大曌人怎么可能?”

  下方東州人驚疑不定,薛鵬卻已走到了盡頭。

  青云之巔,再往上已無階梯。

  薛鵬四處看了看,身下云海如潮,浩渺無邊。

  與之相比,而他若螻蟻。

  薛鵬心中忽然生出一種身若浮塵之感。

  階梯已到了盡頭,他該何去何從,那云上橋又在何處?

  便在此時,忽然在他眼前浮現了兩行字。

  左邊一行:青云之巔路已盡右邊寫著:人皮是為云上橋。

  兩行字體閃了閃,隨后化作一道流光沒入了薛鵬的眉心。

  薛鵬雙眸一滯,片刻后他雙眸中目光閃了閃。

  他手一抹乾坤袋,一襲白衣落在他的身上。

  緊跟著,他身上的皮一張張從身體上揭了下來,這個過程,薛鵬卻并未感覺到疼痛。

  這些皮被拉長,便薄,最后變成一道近乎透明的橋,延伸向遠方,不知延伸何處。

  大約盞茶后,這皮停止了拉扯,薛鵬踏上了他自己的皮搭建的云上橋。

  云上橋上罡風凜冽,薛鵬一聲的白衣獵獵抖動。

  他的腳步踏在這云上橋,如踩在實地上。

  薛鵬走著,一步一步向前走著。

  從白天走到了黑夜,又從黑夜走到了白天。

  薛鵬開始覺得時間流速變得飛快起來,起初黑天到白天許是有六個時辰,從白天到黑天也是六個時辰,可走著走著,這段時間似乎被縮短了,一個晝夜的時間似乎只有十個時辰,白天到晚上五個時辰,晚上到黑天也是五個時辰。

  薛鵬繼續走著,時間又縮短了一個晝夜似乎只有八個時辰。

  緊接著變成一個晝夜變成六個時辰。

  四個時辰。

  兩個時辰。

  一個時辰。

  最后,天色剛剛明亮,可轉瞬又黯淡了下去。

  薛鵬仍舊繼續走著,他逐漸發現,天色也變了,變得火紅火紅。

  終于,不知走了多久,似乎他走到了盡頭,腳下一空,整個人掉了下去。

  薛鵬一驚,急忙將自己的皮喚了回來,包裹住全身。

  薛鵬猛地吸了一口氣,皮肉撐開,他整個人變成了一個胖子。

  薛鵬身影急速墜落,再次墜落了云中。

  氣流在他身邊急速流動,盞茶后,從云從中沖了出來,眼前的世界陡然變得豁然開朗。

  入眼所見,到處黃沙,沙堆上他還能看到不少的血妖。

  唳!

  一聲嘯叫自天際傳來,薛鵬看去,便見一只黃毛大鳥朝著他飛了過來。

  那大鳥羽翼一扇,一陣氣流席卷過來,吹得薛鵬身影在半空亂轉。

  大鳥后背上坐著兩個女修,其中一個明顯小一些,捂著自己的嘴,指著薛鵬與另外一名女修笑道:“姐姐,你快看那個大胖子,好有趣。”

  那女子眼皮沒睜一下,看也不看薛鵬,駕馭著大鳥遠去。

  半空中,薛鵬不禁喝道:“你們懂不懂禮數,撞了人,連個道歉都不會說,別讓我再遇到你們,到時候看我怎么教訓你們。”

  鳥背上小女孩沖著薛鵬做了一個鬼臉,她深吸一口氣,氣息在那小小的胸膛回蕩著:“大肥豬,好大的口氣啊,有本事你就來啊,我叫鐵音,有本事你就來找我,看我不揍得你滿地找牙。”

  “小丫頭,你等著,我替你家大人好好教訓教訓你。”

  薛鵬急速墜落,聲音越來越小,而小女孩的笑聲也消失在天際。

  薛鵬剛吼了一句,便見一旁有人吼道:“該死的大曌人,你別跑。”

  薛鵬聞聲看去,便見不遠處,虎子正朝著他這邊飛速墜落過來。

  薛鵬嘴角抽了抽,當下鼓足氣勁道:“虎子兄弟,我之前可是救了你一命,我們的恩怨兩清了吧。”

  “放屁,在青云梯上,老子馬上就要破開寒冰,可眼睜睜看著你把老子給扔下去,這個仇,咱們結大了。”

  薛鵬嘴角一抽,聲音一弱:“難道,你們當時不是快要被凍**么?”

  “放**狗臭屁,老子什么修為,老子都快他媽是修士了,能被那點寒冰之氣凍死,**就是故意的,大曌人,我今天要撕碎了你。”

  虎子調整身形,快速朝著薛鵬這邊沖了過來。

  眼看著就要追上來了,薛鵬又深吸了一口大氣,身體皮肉頓時又鼓脹了一大圈,下降的速度陡然慢了下來,頓時與虎子的身影錯開。

  虎子張口怒罵:“該死的大曌人,等落地的,看我怎么收拾你。”

  薛鵬心頭一顫,心頭一動,將不死皮化作兩只透明的翅膀。

  薛鵬一扇,開始不穩,在半空中來回翻卷,不過熟悉了一會,薛鵬終于勉強更夠滑行了。

  當下朝著虎子相反的方向滑去,口中大喝著:“虎子兄弟,這都是誤會,誤會啊。”

  虎子憤怒道:“你信你個鬼,你給我等著。”

  薛鵬一陣訕笑,扇動著肉翅,越過一座座沙丘,朝著那醒目的沖天血塔飛去。

  此時薛鵬已然有了猜測,這里想必應該就是血神塔的第二層了吧。

  大約一個時辰后,薛鵬不知滑翔了多遠,砰的一聲撞入了沙丘,又從沙丘的另外一邊撞了出來,砸在了黃沙上,還滾了滾。

  黃沙中有一只牛犢大小的黃色蝎子剛剛探出頭,看著眼前有些腐爛的肉,剛想要吃,卻被不遠處巨大的聲響嚇了一跳,頓時又縮了回去。

  幾乎同時,數道身影撲了過來,砸向了黃色蝎子所在地。

  砰砰砰!

  幾聲巨響,沙地砸出了數道大坑,不過那黃色蝎子卻早已跑得沒影了。

  “該死,等了十幾個晝夜,這只沙蝎馬上就要上鉤了卻被嚇跑了。”

  一個穿著獸皮裙的女修將一柄五尺長的大劍狠狠往地上一插,憤怒地說著。

  女子身旁還有兩男一女,兩個男的都穿著虎皮褲,也是憤怒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其中一個紅臉的漢子將手中的混大劍攥緊,朝著薛鵬的方向就走了過來,口中還怒道:“我去看看到底是哪個混蛋。”

  薛鵬剛從沙堆了爬出來,就看到一個九尺高,渾身血紅的漢子拎著一柄大劍,滿臉怒氣沖沖地走了過來。

  看到薛鵬,這漢子眉頭一挑,大劍指向薛鵬吼道,“就是你嚇走了殺蝎,說吧,你想**?”

  薛鵬一臉茫然:“這位兄弟,是不是有什么誤會?”

  “誤會你姥姥。”紅臉漢子提著大劍,朝著薛鵬就橫砍了過來。

  薛鵬眉頭一皺,這漢子好不講理,當下他深吸了一口氣,不死皮鼓了起來。

  那紅臉漢子大劍砸在上面,頓時傳來嘡的一聲響。

  不死皮微微一顫,那大劍頓時被彈了回去,以其九成力道導入了那紅臉漢子的體內。

  不死皮極為堅韌,而且能反彈九成的力道,紅臉漢子只覺自己這不是砸在肉上,而是砸在了靈器上,巨大的反震力震得他手掌劇痛,仿佛要裂開了一般。

  紅臉漢子的手劇烈顫抖著,緊緊地盯著薛鵬。

  此時其余人也走了過來,為首的是那提著大劍的獸皮女子。

  女子臉色一沉:“這位兄弟,你驚走了我們的獵物,此時又對我們朋友動手,我們有過節么?”

  紅臉漢子道:“羽翎姐,跟他費什么話,先揍他一頓再說。”

  其余兩人也是怒氣沖沖道:“就是,我們在這守了這么久,卻被他給嚇走了,不揍他一頓,我心里這口氣難出。”

  當下那女子二話不說,提著一桿**朝著薛鵬就刺了過來。

  薛鵬深吸了一口氣,撐起了不死皮。

  現在,他對這不死皮可是有了一定了解,煉體第一境,練皮境的修者對他是毫無辦法。

  煉體第二境,練骨境的強者的攻擊才能對他造成一些傷害。

  薛鵬觀察這拿著**的女子,感覺其應該是練骨境的強者,只是不知道她練到了什么程度。

  薛鵬以不死皮抵擋,想要看看不死皮的威力到底如何。

  薛鵬不閃不避,單手迎上了女子**的槍尖。

  女子一愣,隨后眼中浮現怒色:“空手接我槍尖,你是找死。”

  女子一擊用出了七成的氣力,槍尖狠狠撞擊到了薛鵬的掌心。

  鏘!

  一聲輕響。

  薛鵬掌心的不死皮往里面凹陷了一些,但緊接著反彈了回去,槍中蘊含的力道九成被薛鵬反彈了回去。

  女子只覺一股大力傳來,**險些脫手。

  為首持著大劍的女子凝視著薛鵬,神色凝重道:“練皮第三境,大成境?一般的靈決達不到這種程度,你到底煉的什么靈決?”

  薛鵬看了看自己的掌心,掌心處皮膚上有一道白點,微微的刺痛感傳來。

  薛鵬抬頭看向那持著大劍的女子,又看了看其余三人,四人中顯然以這女子為首,薛鵬緩緩道:“這個好像與你們無關,剛才你們說我驚走了一只沙蝎是不是,我賠給你們就是了,我們就當之前什么都沒發生過如何?”

  紅臉男子聞言冷哼一聲道:“賠我們一只,你說得倒是輕巧,那只沙蝎可是有著牛犢大小,體內的血丹可能有拳頭大小,對我們練骨有著極大的好處,你拿什么賠?”

  “這個簡單,我再幫你們找一只不就行了?”

  紅臉男子冷笑一聲:“再找一只?這里的沙蝎極其狡猾,牛犢大小的沙蝎更是鬼精鬼精的,之前那一只,我們可是足足等候了十幾個晝夜,好不容易才釣上來的,你說找一只就能找到一只,你到說說看,你要怎么找?”

  “這你就不用管了,總之還給你們一只就是了,怎么樣,這樁交易你們同意么?”

  為首持劍的女子點了點頭道:“好,如果你能抓到一只,我們之間就當什么都沒發生過。”

  “好。”薛鵬回了一句,心中暗道:“真是夠倒霉的了。”

  薛鵬爬上了一個沙丘的頂端朝著四方望去。

  一旁的紅臉男子冷笑道:“小子,沙蝎都是在沙土之中,你不會是覺得就這么看看就能看得到吧?”

  “蝎子喜陰,我看看這里的地勢,哪里匯聚陰氣。”

  薛鵬這么說著,其實用窺天眼觀測著。

  血神塔中對窺天眼倒是沒有半點的壓制,這倒是讓薛鵬心中有些好奇。

  即便是三頭六臂的神通都受到了極大的壓制,但窺天眼卻沒有半點影響,端的十分神妙。

  窺天眼運轉著,周遭的世界逐漸失去了色彩,灰色的世界里,點點紅色的光點滿布眼前。

  薛鵬找了一圈,在他們左側,三千丈外的一座大沙丘的背陰的底下二十丈處,終于看到了一個拳頭大小的紅色光點。

  薛鵬當下從沙丘上跳了下來,朝著那個巨大的沙丘的方向跑了過去,那四人也急忙跟了上去。

  在距離那沙丘陰影一百丈時,薛鵬停下了腳步,那四人也停了下來。

  紅臉男子皺眉道:“怎么停下來了?”

  薛鵬四處看了看,神色凝重若有其事地道:“我看過了周圍的地形,形似一個大葫蘆口,風從口入卻出不去,正是一處匯聚陰氣之地,若是我所料不錯,這底下應該有沙蝎。”

  “呵呵,胡說八道,什么葫蘆口陰氣,這里是沙海,風一來,所有的地形都會大變,什么地勢在這里根本就沒有半點用。”

  紅臉男子說完看向為首的女子道:“羽翎姐,依我看,我們也還是揍這小子出一頓氣,然后把他的東西都拿走,賠我們的損失。”

  持著大劍的羽翎明亮的眼眸橫了一眼紅臉男子:“你想變成血靈么?”

  紅臉男子知道口誤,登時閉嘴不言語,羽翎繼而看向薛鵬道:“你有辦法把它逼出來么?”

  薛鵬含笑道:“這個交給我。”

  薛鵬站在一旁,在一旁手舞足蹈起來,口中念念有詞,這些他實在混淆這些人的視聽,他不想讓這些人看出他的三頭六臂的神通。

  隨著他通過了云上橋,進入到這血神塔第二層,他的三頭六臂也能喚出了兩條手臂。

  不過他心中仍有疑惑,在云上橋時明明能喚出一整個化身,到這血神塔第二層卻又只能喚出兩條手臂,許是這里的壓制又增強了吧。

  薛鵬雙手猛地插入地面,窺天眼凝視著沙地底下的血妖。

  兩條金色手臂仿佛化作了兩條金色的沙蛇,在沙地中穿行著,最后來到了那沙蝎身下,朝著沙蝎激射了過去。

  沙蝎察覺到了異動離開了原地,朝著他們的左邊移去,薛鵬口中仍舊念念有詞,雙眸雖緊閉,但窺天眼仍舊緊緊盯著那沙蝎。

  一旁的紅臉男子冷哼道:“裝模作樣。”

  叫鴻雁的女子也道:“羽翎姐,你說他能行么?”

  羽翎雙手拄著大劍緩緩道:“先看著吧。”

  四人中,身材最為矮小,只有六尺的男子看了看薛鵬又看了看羽翎等人沒有說話。

  沙地中,金色的手臂逼著沙蝎不斷往上升。

  距離地面二十丈、十丈、五丈。

  便在此時,羽翎猛然看向了他們的左邊,猛地握緊了大劍,輕喝一聲:“大家小心,有東西過來了。”

  他聲音剛落。

  砰!

  一聲悶響,黃沙飛揚,一道龐大的身影從地底沖了出來。

  這龐然大物,身體左右長五丈,前后長寬四丈,有著八條浴桶粗的大腿,兩個巨大的鰲鉗都趕上一只小牛犢了。

  沙蟹。

  羽翎見狀臉色一喜,同時神色凝重道:“大家小心,小個限制它的行動,大個、鴻雁攻擊他的眼睛,我正面擋住它。”

  話音落四人中個頭最小的男子以極快的速度沖向了沙蝎,手中不知何時多了兩個十分鋒利的**,刺向了沙蟹的腿關節,沙蝎的動作一滯。

  羽翎高高跳起,雙手握著大劍,身子后仰,身若彎弓,緊接著猛然回彈,手中大劍猛地看向了沙蟹。

  沙蟹兩個巨大的鰲鉗揮動間迎上了那大劍。

  鏘!

  一陣金石撞擊的聲音傳來,擦出一陣火光。

  幾乎同時,紅臉漢子的大劍與鴻雁的**已刺向了沙蟹的眼睛。

  沙蟹閉上了眼皮,兩人的攻擊都擊在了那眼皮上。

  鏘!

  又是一陣金石交擊的聲音。

  長劍、**在沙蟹的眼皮上刺出了一道白點,卻未能刺穿。

  不過沙蟹去感受到了威脅,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隨后便見他雙鰲一用力,羽翎手中大劍頓時被掐斷,揮向了紅臉漢子與鴻雁。

  紅臉男子與鴻雁急忙退了下去,與羽翎站在一起,凝視著那沙蟹。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