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四百一十九章 劍骨

  小個子此時也退了回來,與三人站在一起,看著那沙蟹。

  紅臉男子臉色一陣難看,怒視著薛鵬道:“你弄這么一個大家伙出來,想害死我們么?”

  薛鵬瞥了紅臉男子一眼,冷笑道:“我東州的人都是心胸寬廣,怎么就有你這么一個小肚雞腸的男人。”

  “我驚走一只小的,現在還你們一只大的,你們倒是不滿意了。”

  “你說誰小肚雞腸?”紅臉男子怒道。

  薛鵬笑道:“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不是小肚雞腸是什么?”

  羽翎眉頭皺起,沉聲道:“大個,好了,專心對付這只沙蟹。”

  紅臉男子冷哼一聲,隨后凝重道:“羽翎姐,這沙蟹皮太厚了,我們打不破。”

  羽翎神色凝重道:“沒有辦法了,只能用那一招了。”

  薛鵬聞言眉頭抬了抬,這只沙蟹的皮確實夠厚,這些人明顯打不破,他們還有什么辦法?

  薛鵬凝神看去,便見名叫羽翎的女子深吸了一口氣,隨后身體浮現了一道道血氣,隨后便見她左手張開,一截白色的骨頭從她左掌中緩緩浮現。

  羽翎右手握住這一截白色骨頭,然后緩緩往出抽,一柄白色的骨劍被他緩緩抽了出來。

  薛鵬瞪大了眼睛,瞧著這一幕。

  這骨劍寬三寸,長二尺,羽翎右手握著長劍,一道道血氣纏繞在劍身,一種犀利感頓時傳來。

  “就是現在!”羽翎一聲大喝。

  小個子的身影再度沖了過去,砍在了沙蟹的關節,紅臉漢子與鴻雁掌中的大劍**正面刺向了沙蟹。

  沙蟹兩個鰲鉗分別抓住了兩人的兵器,一用力,頓時將兩人的兵器掐碎。

  同時羽翎的身影已經跳到了沙蟹的頭頂,掌中骨劍散出犀利的氣息,不見她如何用力,只是輕輕刺,古劍輕易刺破了沙蟹那堅硬無比的眼皮。

  羽翎單手一用力,橫著一劃,一攪,頓時將沙蟹的眼睛絞碎了。

  沙蟹陡然發出凄厲的嘶吼聲,揮舞著雙鰲揮向了羽翎。

  羽翎身輕若鴻羽拔出長劍輕輕跳起,一劍刺中了沙蟹鰲鉗的關節處。

  沙蟹看不到,只是胡亂揮動著,羽翎輕易得手,一劍正中關節,深深刺入。

  隨后羽翎往下一斬,那堅硬的關節就好像是豆腐做成在一般,被切開了。

  一個鰲鉗墜落下來,沙蟹自知危局,朝著沙地就鉆了進去。

  羽翎輕喝一聲:“別讓它跑了。”

  然就在此時,薛鵬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拳轟在了沙蟹的下面。

  沙蟹整個身體飛向了半空,轉了半圈,最后砸落地面。

  羽翎急忙去,骨劍在沙蟹的腹部劃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她骨劍一剜,一個足有chéngrén拳頭大小的紅色珠子被她挑了出來。

  羽翎抽身退去,看著偌大的血丹,臉浮現色。

  薛鵬則一直關注著羽翎手中的骨劍,薛鵬心中好奇,這難道也是東州的秘法么?

  羽翎將血丹收好,看向薛鵬含笑道:“方才多謝這位兄弟出手了。”

  薛鵬笑道:“舉手之勞。”

  紅臉漢子則冷哼道:“羽翎姐,你跟他說什么謝字,他出手幫我們,是他自己心里覺得虧。”

  “你給我住口。”羽翎冷哼一聲:“這一路,你不知道就因為你這張嘴給我們惹了多少事么?”

  “我們只是臨時組的隊,如果你再口無遮攔,我們也沒法再繼續合作下去了。”

  紅臉男子聞言臉色一陣難看,最后不再言語,只是恨恨的看向薛鵬。

  羽翎看著薛鵬緩緩道:“這位兄弟,剛才多有冒昧,能夠得到這么大的一個血丹,我們理應分你一份。”

  此話一出,鴻雁、小個臉色雖然有些不好看,但也沒有說什么,不過紅臉男子臉色陡然陰沉了下來:“羽翎,憑什么要分給他?”

  羽翎淡淡道:“大個,那你是什么意思?”

  紅臉男子道:“依我看,就我們四個人分得了,給他作甚?”

  羽翎嘆了口氣:“我們東州在大與羽明兩個大國的夾縫中生存是多么艱難,我們東州人更應該團結一致,相互扶助,大個,這個道理你難道不明白么?”

  紅臉男子冷聲道:“呵,這跟我們有什么關系,反正之前說好的,東西我們四個人分,我只要屬于我的那一份。”

  羽翎看了看紅臉男子,沒有多說什么,骨劍揮動,血丹分成了均勻分成了四份。

  羽翎緩緩道:“這段時間以來,跟大家合作還是很愉快的,但天下無不散之筵席,拿了這血丹,我們就此別過吧。”

  紅臉男子臉色有些難看道:“羽翎,為了這么個陌生人,你就要與我們分開?”

  羽翎緩緩道:“道不同,不相為謀,你們選吧。”

  紅臉男子率先拿了一塊,隨后道:“好,那我們就此別過。”

  說著,紅臉男子頭也不回轉身離去。

  不多時,紅臉男子的身影已經消失在沙漠中。

  羽翎看向小個與鴻雁道:“你們兩個呢?”

  鴻雁走近羽翎,摟著羽翎的胳膊笑道:“你想就這么甩掉我,想都別想,你不就是想分一點給那個小子么,我沒意見。”

  羽翎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隨后看向小個道:“小個,你呢?”

  小個摸了摸自己的頭,憨厚一笑:“我也跟著羽翎姐。”

  羽翎微微一笑,隨后將自己的那一塊血丹遞給了薛鵬道:“這是給你的酬勞。”

  薛鵬看了看薛鵬,緩緩推還給了羽翎道,“這血丹,我不能收,不過我心中有一個疑問,如果羽翎姑娘肯相告,就算我這次的酬勞。”

  羽翎聞言皺了皺眉,隨后緩緩道:“那你先說,如果我知道,一定知無不言。”

  薛鵬看向了羽翎手中的骨劍道:“羽翎姑娘,這骨劍是你的骨頭?”

  羽翎看了看手中的骨劍,隨后點了點頭道:“是。”

  薛鵬眼睛一亮:“你這骨劍,似乎十分堅韌與鋒利,不知羽翎姑娘可否告知鍛造這骨劍的方法?”

  聽了薛鵬這話,羽翎、鴻雁、小個同時一愣,如看怪物似的瞧著薛鵬。

  薛鵬尷尬笑了笑:“我確實有些唐突了,這是你的秘法,自然不能告知他人,那我們就此別過。”

  說著,薛鵬轉身就要離去,此時羽翎卻忽然叫住了薛鵬道:“兄弟,留步。”

  薛鵬止住腳步,疑惑看向羽翎。

  羽翎有些不敢相信地道:“你想問的就是這么一個問題,就是為了這么一個問題,放棄血丹。”

  薛鵬點了點頭,目光仍舊看著羽翎手中的骨劍,眼中充滿了火熱。

  這種骨劍比靈器還有鋒利,如果他能學到手,自己就能制作骨劍,他都想好了,一柄骨劍十萬下品靈石。

  羽翎眼中仍是不可思議:“這位兄弟,難道你不知道,只要將骨煉至中成,便能煉出劍骨么?”

  薛鵬一愣,面露疑惑色,羽翎見狀緩緩解釋道:“我們煉體第一重境是練皮,第二重境便是練骨。”

  “練皮有小成、中成、大成三層,練骨也有這三成,其小成是鐵骨境,中成便是劍骨境,現在我就是劍骨境,可以抽出體內的骨頭化作骨劍,古劍鋒利與否,跟個人的修為有著極大的關系,而大成則是骨甲。”

  “兄弟,你不會連這些都不知道吧?”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薛鵬老臉一紅,同時哈哈笑道:“知道,怎么會不知道。”

  “那你剛才……?”

  沒等羽翎問下去,薛鵬哈哈笑道:“其實,我就是看你們人挺好的,不想分你們的血丹。”

  薛鵬這話,羽翎他們自然不信,不過既然對方不想說,他們也不便多問。

  羽翎含笑道:“兄弟,我看你找血妖的手段倒是頗為厲害,不若合作如何?你只負責找,我們三個負責獵殺,得到的血丹仍舊分你一份。”

  “這……。”薛鵬想了想,方才他在沙地底下與那沙蟹搏斗時,他是破不開那沙蟹的防御。

  而小的血丹對他的作用只怕不大,眼下跟這些人合作倒是個好的選擇,于是薛鵬同意了。

  鴻雁與小個見狀臉泛起喜色,如果他們沒天都能得到這么一大塊血丹,那么他們也能早日突破到骨劍境。

  羽翎臉也滿是笑意,當場重新將血丹切了一下,重新進行了分配。

  這次薛鵬也沒有推辭,將血丹收下了。

  眾人都得了血丹,便開始修煉了起來。

  薛鵬用禁制撐出一個長寬高分別為三丈的區域,將灶臺拿了出來,將血丹中的血力化入靈泉之中,灌入一個個小瓶。

  同時薛鵬讓神力在體內流轉,此時的神力比剛入血神塔中強了十幾倍,按照他的推算,此時他的修煉速度與血脈接近兩丈的修者接近。

  不滅金身第二層**運轉了起來,薛鵬腦海浮現了關于練骨方面的介紹:“不滅金身第二境,練骨境界,小成鐵骨境,中成劍骨,大成不滅骨……。”

  看著這介紹,薛鵬的眉頭皺了起來,這跟羽翎說得稍有些不同。

  不過他修煉的是不滅金身,**肯定是要比羽翎的要好的太多,有些出入或許也是正常的吧。

  按下心中疑問,眼下修煉就是了,只要等修煉到中成,自然就清楚了。

  當下薛鵬喝了一瓶蘊含血力的靈液,隨著不滅金身開始運轉,薛鵬逐漸感受到筋骨傳來一陣麻癢的感覺。

  時光匆匆。

  一個晝夜,兩個晝夜。

  轉眼便是十數個晝夜過去了。

  薛鵬的靈液全都喝完了,修煉也停止了下來。

  薛鵬這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皮膚表面浮現一層污穢。

  神力一震,這些污穢盡皆散去。

  解開了禁制,四周的沙子瞬間凹陷了進去,一個大沙坑形成。

  薛鵬縱身一跳,只覺渾身一輕,直接從沙坑中跳了出去。

  半空中,薛鵬落在了沙地。

  薛鵬活動了一下四肢,只覺十分輕松。

  此時羽翎三人都在沙地,小個正在與鴻雁角力。

  看到薛鵬出來羽翎掃了一眼,但見薛鵬神采奕奕,不禁笑道:“看樣子,是有所收獲啊。”

  薛鵬笑道:“還行,只是不知道到沒到小成。”

  羽翎笑道:“想要一次就修煉到小成,這幾乎是不可能的。”

  薛鵬聞言道:“那你們是如何判定是否進入小成?”

  羽翎含笑道:“這個嗎,等你到了小成你自然會知道的,不過我們倒是也有一些辦法,可以進行簡單的測試。”

  薛鵬眉頭一挑道:“什么辦法?”

  羽翎目光一閃,含笑道:“你想試試?”

  薛鵬點了點頭道:“嗯。”

  羽翎一抹腰間儲物袋,一個嬰兒拳頭大小的黑色珠子落在了她的掌中。

  羽翎將珠子扔給薛鵬,緩緩道:“往里面注入血氣,在用力搖,如果你能搖三十下,你就算進入鐵骨境了。”

  “這倒是有趣。”薛鵬聞言接過了黑色珠子,握在掌中。

  隨著一股血氣注入其中,薛鵬猛地搖動了兩下。

  下一刻,薛鵬只覺渾身變得十分沉重了起來。

  薛鵬覺得有趣,又連搖了五下,雙腿如同灌鉛一般,動彈不得。

  這時羽翎笑道:“支撐不住,就別搖了。”

  薛鵬卻又搖動了一下,緊接著薛鵬直接雙膝一軟,整個人頓時趴在,在沙地砸出一個深坑。

  一旁的鴻雁見了咯咯一笑:“狗搶食。”

  小個趁機用力,將鴻雁甩了出去,鴻雁怒道:“小個,你怎么搞偷襲?”

  小個摸了摸頭,呵呵一笑:“是你分心了。”

  薛鵬放開了黑色珠子,大口喘了幾口粗氣,這才緩緩站了起來。

  薛鵬將目光移向三人道:“你們能搖多少下?”

  鴻雁得意道:“能搖九十下,便是練到了劍骨境,我能搖一百多下,小個能搖九十多下,至于羽翎姐嘛……。”

  說到這,鴻雁看向羽翎道:“羽翎姐,現在你能搖多少下?”

  羽翎笑道:“沒多少,次是三百零一下,距離大成還有很遠的距離。”

  薛鵬聞言神色動容,自己跟他們差得太多啊。

  羽翎笑道:“鐵兄弟,你也不必灰心,你應該剛進入第二層吧,我們剛進來的時候還不如你呢,前期好提升,你很快就能縮短這段差距的。”

  修煉前,幾人已相互了介紹了一遍。

  這時一旁的鴻雁嘴角一翹,緩緩道:“這位兄弟,接下來我們就要聯手對付這血神塔第二層的血妖了,我覺得,我們還是要了解一下彼此的實力要好一些。”

  羽翎一聽,眉頭一挑:“鴻雁,不要胡鬧。”

  鴻雁眼眉一挑,看著薛鵬道:“兄弟,你不會連女人的挑戰都不敢應吧。”

  薛鵬含笑道:“我覺得鴻雁姐說得有道理,那就試試吧。”

  薛鵬也想知道這練骨第二層劍骨到底有多強。

  鴻雁嘴角翹起了一絲笑意:“我剛好突破到劍骨的境界,就拿你試試手。”

  說著她張開了左掌,掌心突出一截白骨,鴻雁右手握住這節骨頭,緩緩抽出。

  抽了三次,抽出了一柄白骨**。

  薛鵬見了不禁道:“不是劍骨么,怎么又變成白骨槍了?”

  鴻雁嗤笑一聲:“你可真是什么都不懂,劍骨只是統稱而已,小子,看槍。”

  鴻雁一抖**,猛地刺向了薛鵬。

  薛鵬仍舊以左掌迎了這一槍。

  鏘!

  一陣刺耳撞擊聲響起。

  銳利的槍尖刺著掌心的皮肉頓時凹陷了進去,槍尖點在了他的骨頭,一陣劇烈的疼痛倒入心扉。

  薛鵬只覺下一刻,皮肉連帶著骨頭都要被刺穿了,再不敢硬撐,身子一歪,手掌翻轉,骨槍擦著他的皮膚劃開了。

  滋滋滋。

  一陣火花冒出,薛鵬的掌心浮現了一道白白的印痕。

  鴻雁身影閃動,**橫著掃向了薛鵬。

  薛鵬拿著橫其雙臂格擋。

  這一擊勢猛力沉,鴻雁為了出氣,用了八成的氣力。

  堅韌的不死皮瞬間凹陷了進去,骨槍砸在了骨頭。

  薛鵬的骨頭實在是太過脆弱。

  咔嚓!

  薛鵬的雙臂斷裂。

  “鴻雁,住手。”羽翎身影閃動,一劍挑開了鴻雁的**,嗔怒道:“怎么能下這么重的手?”

  鴻雁收起了骨槍,攬了攬發絲,嘴角勾起笑意道:“我也沒想到,突破到劍骨的境界實力會有這么大的提升啊。”

  說著鴻雁沖著薛鵬含笑道:“兄弟,對不起了。”

  薛鵬運轉不滅金身,不滅金身快速運轉著,斷裂的手臂竟然快速運轉著,斷裂處長出更為堅韌的骨骼。

  過了好一會,薛鵬的手臂終于可以動一動了,薛鵬知道鴻雁是有意而為,不過他卻不在意。

  有著不滅金身在,只要不是太重的傷,他都能很快恢復。

  薛鵬看向鴻雁道:“鴻雁姐客氣了,以后還想跟鴻雁姐多討教討教。。”

  鴻雁嘴角一翹,將骨槍往肩一扛,笑道:“小嘴倒是挺甜,姐姐我會好好教你的。”

  羽翎嘴角泛起了一絲笑意,在她看來,東州人就應該相互幫助才是。

  羽翎看向薛鵬道:“兄弟,現在你看看哪里還有大一點的血妖?”

  薛鵬運轉窺天眼尋找著,口中則胡咧咧著:“南方沙丘剛移動過,山勢已變,我們這里應該沒有什么喜陰的血妖,待我再仔細看看。”

  薛鵬雙眸閃爍,心里想著,自己不能每次都看對,這樣太令人懷疑了。

  于是薛鵬指著前方的一座沙丘道:“如果我所料不錯,哪里應該應該有一只沙蝎。”

  四人急急跑了過去,羽翎道:“兄弟,你再用你的法子把他逼出來。”

  薛鵬呵呵一笑道:“這個,怕是不能了。”

  鴻雁看向薛鵬不禁道:“之前那么大一只沙蟹你都給他逼出來了,難道這只比那只還大?”

  薛鵬道:“這只,比那只小一些。”

  鴻雁皺眉道:“既然小一些,為什么還逼不出來?”

  薛鵬:“次為了把那個大家伙逼出來,耗費了我太多的氣血,我要修復百個晝夜才能恢復。”

  鴻雁皺眉道:“真是沒用。”

  羽翎道:“好了,鐵兄弟能夠找到地方已經不容易了,我們還是用老辦法吧。”

  說著羽翎看向薛鵬道:“鐵兄弟,你能感應到它具體一點的位置么?”

  薛鵬點了點頭道:“在我們前方一百二十丈,方圓一百丈的范圍內,只能具體到這種程度了。”

  羽翎聞言抬頭看了看自己的發絲,發絲朝著北邊也就是沙蝎所在的地方飄動,當下道:“小個,拋出一塊血肉。”

  小個聞言一抹儲物袋,扔出了一塊血肉,緊跟著羽翎道:“呈現三面藏好,老規矩,誰都不能動一下。”

  四人蟄伏著,等待著那沙蝎。

  時間緩緩過去,血肉的血腥味道隨風很快飄向遠方。

  這里是沙地,有著極大的空隙,沙蝎嗅覺極好,不一會,眾人便看到不遠處,沙地鼓了起來,快速靠近血肉。

  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投集中在那里,神色凝重。

  不一會沙蝎靠近了那血肉,血肉頓時陷入了沙地中,羽翎幾人還沒有動。

  正在薛鵬思忖還要等到什么時候,沙地中忽然響起一聲巨響。

  砰!

  黃沙飛揚。

  “就是現在。”

  羽翎一聲喝出,四道身影同時射了過去,漫天黃沙中,一道不大的身影被炸了出來,那是一個只有腦袋大小的小沙蝎。

  鴻雁一**中那沙蝎,挑出一顆只有小指大小的血丹,臉色難看看向薛鵬道:“這就是你口中的大塊頭?”

  薛鵬一臉尷尬道:“這個,可能是之前耗費了太多的氣血,失誤,這次是失誤。”

  羽翎聞言笑道:“這已經比我們自己找快得太多了,繼續吧。”

  “好,我再看看啊,那里,那里地勢極陰,一定有一只大家伙。”薛鵬嘴角泛起了一絲不懷好意的笑。

  鴻雁瞥了薛鵬一眼,不知道為什么,這個鐵木的笑讓她心中有些不安。

  三人隨著薛鵬跑到了幾里外,那里有著一處大沙丘,沙丘下方還趴著幾只腦袋大小的沙蝎。

  對于這些沙蝎,羽翎等人沒有什么興趣。

  薛鵬緩緩道:“相信我,這次是個大家伙,多放一點血肉,才能把那個大家伙引出來。”

  小個看向了羽翎,羽翎道:“先放兩倍的量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