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64章 狂人在行動

  “狂老大,咱們這個時候來鷹之國真的合適嗎,這會不會送上門被輪了啊?”

  在李大老板暗中觀察的時候,在鷹之國的四階紅眼人長驅直入要襲擊玩家其他城市的時候,鷹之國,這時也來了一群玩家。

  這是狂人和狂人之城的幾位核心成員組成的一個4人小分隊,其中是包括狂人在內的2個四階玩家,以及另外2位三階二品。

  狂人沒有發展戰隊,采用的城市模式跟廖新星、鑫不了情、游戲狂魔他們類似。

  降低稅收和租金,把城市利益緊密的玩家綁定在一起,他則在其中收取稅收千分之一的小錢錢。

  當然,稅收千分之1這對一座城市來說是小錢錢,對玩家來說這是一筆龐大的財富,足夠狂人使勁浪,使勁嗨。

  正如肖軍說的,城市毀了再建,咱不缺錢。

  永恒位面一座城市最大的價值,那就是城市的管理權,只要這個不丟失,那永久都是游戲的頂級玩家序列。

  “我聽說鷹之國的紅眼人被狗策劃設計的很變態,一言不合就會心靈禁錮玩家,然后給你來一場滿頭大汗,左右為難的審訊。”

  另一位三階二品的玩家神情擔憂地詢問。

  “對,這個鷹之國被狗策劃設計的太變態了。

  老大,我覺得我們還是回去,正面跟紅眼人廝殺好一點,說不定能拿到靠前的排名,拿到一個城主令。”

  不單三階的玩家在感覺驚悚,旁邊一位四階的兄弟也感覺驚悚。

  鷹之國的審訊手段早就在論壇傳開了,雖然真正的案例沒有出現,但大家都知道已經有玩家實際遭遇了滿頭大汗的審訊。

  只是因為名聲,還有論壇需要保證顏色和諧的氛圍,這才沒有上傳公開。

  死不怕。

  對玩家來說,不死幾遍這就不是合格的玩家。

  真正害怕是這種心靈禁錮住,連*屏蔽的關鍵字*都不行,然后被帶回去左右為男的審訊。

  “怕啥,老大都不怕,你們怕什么。”

  狂人輕松淡定地揮手,打開游戲地圖研究具體要去哪里。

  隨著永恒位面宣布了玩家復生的情況,他作為一個城主,地位霎時間上升不知多少個臺階。

  地位有了,財富有了,隱形的權利也有了。

  那個想要他命,以為背后有靠山在嘚瑟,還取了跟他同樣游戲id的叛徒,他都沒來得及調查反殺,叛徒背后的靠山就直接送他上了天。

  這短時間的遭遇,身份和權勢的變化,讓狂人心里沒事就在感嘆,不枉當初他為了城主令進行了一番女裝。

  到現在,那一套讓他成功解鎖城主令,最終當上城主的水手服肉色長襪黑皮鞋的s女裝,還被他洗干凈掛在城主府的衣柜里。

  這一套衣服代表他的人生,進入了轉折點,來到了新的一個階段。

  “我跟你們說,這次鷹之國入侵公告里面,只是說明斬殺1名三階一品紅眼人,積分2000,三階二品積分1萬,四階紅眼人視品階20萬到100萬。

  上面沒有說明要求,這斬殺的一定要參與入侵的紅眼人。

  按照之前對這游戲的理解,那么十之*屏蔽的關鍵字*我們斬殺的只要是鷹之國的紅眼人,不管是入侵大軍里面的紅眼人,還是在鷹之國城市留守的紅眼人,這都會計算積分。

  你說,這樣咱們跑去跟鷹之國入侵大軍正面肛好?還是偷偷地來鷹之國大后方抓單*屏蔽的關鍵字*好?”

  狂人一邊在地圖上找尋著這次搞事情的目標,一邊跟幾位兄弟解釋情況。

  作為游戲的第二批玩家,狂人對游戲的理解遠超很多人,根據以往的經驗判斷出他們來鷹之國搞事情也是可行。

  這跟著他過來的幾人都是他以前的戰友或者是帶過的兵,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被他拉進永恒位面加入了狂人之城。

  “找到了,星光之城舊址。”

  狂人仔細查看鷹之國的每一座城市的信息,隨后指著上面的星光城。

  “這里有一條鷹之國的大型靈材礦脈,之前星光城就是因為這條礦脈才會在這里建城。

  官方的資料顯示,星光城毀滅后,鷹之國重新在舊址不遠新建了一座城市,用來開采這一條靈材礦脈。”

  狂人手中拿的不是普通版地圖,是付費版的高級地圖,上面的信息比普通公共地圖更加詳細。

  新建了一個城,這意味了相關管理制度還不算完善靈活,意味了人員摻雜流動不固定,再加上沒有現代化監控識別措施,更沒有人工智能的人臉識別、動作識別。

  這個新城市對他們這些“專業人士”來說無疑就是君子坦蕩蕩,沒有半點防護,很容易就能混進去搞暗殺。

  “偽裝偽裝,咱們今天去這個城市,這里搞完立馬轉移,咱們一個個城市掃下去!”

  確定了目標,狂人關閉地圖,取下身后的背包。

  染發劑,皮膚染色劑,美瞳,外加幾件不知從哪里拔來的紅眼人衣服。

  至于玩家和紅眼人的氣息不同,這也不是事情。

  氣息不是氣味,氣息需要超凡力量才能感應,即心靈力量才能感應到。

  論壇的相關游戲攻略玩家冒著滿頭大汗的風險,已經研究確定紅眼人一般情況是不會隨意使用心靈力量探查感應別人的情況。

  因為這在紅眼人內部屬于嚴重挑釁的行為。

  那么除非他們的行為舉動還有語言偽裝失敗,被紅眼人懷疑了,否則氣息這就不是破綻。

  “臥槽,這紅眼人多少天沒洗澡了,這味道,生化武器啊!”

  一名兄弟拿出準備好的衣服,立馬屏蔽鼻子在吐槽。

  “據說這是紅眼人的生理情況跟我們不一樣,他們汗腺分泌的汗水對我們來說就是惡臭味。”

  狂人簡單解釋。

  簡單說,這就跟人類和臭鼬的差別一樣,臭鼬分泌的味道對臭鼬來說很正常,對人類來說就是生化武器了。

  “這狗策劃還真是閑的蛋疼,連這種生理氣味差異的設定都搞出來。”

  聽到狂人的解釋,那位四階的玩家頓時無語。

  這種設定,在他眼里完全就是多此一舉。

  “這游戲這么真實,玩家具有完全真實的感受,不這樣設定,咳咳,我感覺這游戲的畫風會變,總會有一些勇士會覺得紫皮膚紅眼睛藍頭發好看”

  “臥槽,還真的是媽啊,那畫面想想就感覺恐怖。”

  剛吐槽的兄弟神情一怔,隨即就是滿臉的惡寒。

  “別吐槽了,心靈力量封閉鼻子嗅覺,這味道就不存在了。”

  狂人換好衣服戴上美瞳,心靈力量一震,染發劑和染色劑就均勻地散開,籠罩了頭發和皮膚。

  轉眼間,一個身材壯碩的紅眼人就新鮮出爐。

  “走,咱們出發,爭取再拿一座城。

  行動的過程中大家注意點,要是事情敗露,紅眼人實力太強不可抵擋第一時間*屏蔽的關鍵字*。

  別莽,在這個鷹之國太莽會被左右為難!”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