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三百二八章.監視(八千字目標達成)

北川寺與神谷未來成功抵達沖繩。

但這只是第一步。

接下來最重要的環節就是要前往伊晦島。

而前往伊晦島的方法只有一種,就是走水路。

這在神谷未來看來無疑是一道大難題。

畢竟就算是北川寺也是不了解這邊港口情況的,也不知道有哪些出海船只愿意載他們一程。

在神谷未來的預估之中,單就前往伊晦島這一點,估計就要花費一兩天的時間。

可是一兩天過后呢?

神谷治與神谷千尋會怎么樣?

神谷未來不由得憂心忡忡。

然后

“上船吧。”北川寺平靜地說道。

神谷未來有些看呆了。

她只是一直跟在北川寺身后,看著他與一艘豪華私人游艇的船員交談一番后,對方就表示讓他們上船。

直到坐進貴賓室里面,神谷未來整個人都還是暈乎乎的,完全不知道究竟是暈船還是單純對這種莫名的展開感到頭腦發暈。

等到北川寺與對方交談完畢后,神谷未來才看向他,神情之間帶著些許恍惚地問道:

“寺君...你認識這艘游艇的主人嗎?”

北川寺點了點頭,將背包里面的東西取出,一邊清點一邊回答道:

“恰好認識。”

“...是嗎。”神谷未來坐住了。

她看著北川寺將強光電筒換上新電池,又反復開關兩次后才放心地將其塞進背包里面。

“你很好奇?”沒等神谷未來開口,已經在調試另一支手電筒的北川寺開口反問。

“...嗯。”神谷未來點頭。

她是有些好奇。

原本至少需要兩天時間才能解決的事情,被北川寺抬手之間就解決了,這讓她怎么能不好奇呢?

北川寺神色平靜地回答道:“大明光德法師。”

是的,這艘豪華游艇的主人與秋筱財團有關。

在得知神谷未來的父母可能被困在伊晦島之上,北川寺也是毫不猶豫地動用了自己在各方面的關系。

中財團。

衫原玉子父女。

秋筱財團。

早川家。

甚至于北川御神會...

這就是北川寺之前為何不需要金錢報酬,一直積累人脈關系的原因。

在這種關鍵的時候,這些家族以及個人沒有一個推辭,基本上每個人都找到了相關門路,并且表示就算海上天氣情況惡劣都愿意讓人送北川寺前去伊晦島。

人脈關系的力量在這個時候一下子就體現出來了。

而在這些人脈關系中,北川寺選擇了秋筱優奈這個小女生提供的游艇。

畢竟她與自己的關系更加親密,讓她幫忙也理所當然,根本就不用還人情。

“是秋筱小姐嗎?”

神谷未來顯然也對那個與自己共事的、天然呆的秋筱優奈有印象。

“下次見面可要好好兒感謝她了。”神谷未來喃喃自語地說著,雙眸之中更是閃爍著光彩。

不管出自什么理由,該感謝的還是要感謝的,秋筱優奈幫了這么大的一個忙,她當然也不能視而不見。

她這種神情落入北川寺的眼中,也只是讓北川寺側了側頭。

他對這個倒是沒什么感覺,畢竟秋筱優奈欠他的更多。

不說北川御神會的成立,單單就說北川寺當初在千鏡互濟會的道場中救下她這件事,就已經讓這個女生欠下一大筆人情賬了。

現在也就只是讓她還一部分而已,根本就算不上什么。

相比起那個,北川寺更加在意剛才出海時,游艇員工對他說的那番話

“你要去伊晦島?我聽說那個地方最近好像好封島了,先生,你可要考慮清楚了,封島期間我們可是不敢靠近那座島嶼的...以前有過游艇強行停泊在伊晦島,結果被村民們強行將人扣押,不準他們離開的事情發生,后面雖然警方介入調查,但是伊晦島村民卻咬死沒有這回事發生,不管問誰口供都是一樣的...要我看,那座島上面的村民腦子都有些不太正常。”

后面的那些話語被北川寺省略掉了,對于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船員最前面所說出來的話。

伊晦島封島。

這豈不是說明伊晦之日即將來臨?

還真是應了那句老話,來得早果然不如來得巧。

北川寺將試了試自己剛買的工兵鏟。

長度合適,折疊起來可以塞進背包里。

除了工兵鏟之外,還有許多野外生存類的食物、以及打火石一類的東西。

他已經準備充分了,必要的時候甚至能在那片茫茫的樹海之中過夜。

想到這里,北川寺看向神谷未來:“未來,我讓你聯絡的情況怎么樣?”

聽見北川寺這一聲問話,神谷未來才回神開口說道:

“我父母的同事說是會在港口附近接我們。”

“嗯。”

北川寺點點頭。

衛星電話在脫離樹海之后還是能夠使用的。北川寺打算讓神谷治與神谷千尋的同事帶自己去失蹤的地點。

在那之后,讓他用死氣來仔細搜尋。

畢竟活人是不可能直接消失的。

倘若是真的完全失蹤,并且一點痕跡都不留下,那就必然是被強行拉入了靈域。

北川寺回想起自己在查看神谷治與神谷千尋所遺留下來的照片,又想起三色院北乃那邊入手的照片。

這些照片無一例外,全部都沒有將島嶼的后半部分拍攝進去。

再加上無法使用衛星電話聯絡、指南針也無法使用這些與靈域有著重合的特點...

在這里,北川寺也可以做一個小小的假設。

要么是伊晦島村民封閉了后半部分島嶼。

要么是伊晦島后半部分的幽邃樹海全部已經被靈域所占領。

不管是那種,北川寺要做的事情都非常簡單。

進入其中,找到神谷夫婦。

話雖說是如此,但還是有一個讓北川寺無法忽略的點存在。

伊晦島村民們。

這些對神木擁有強烈信仰的村民們,究竟會對他這種外來者抱有什么態度?甚至北川寺懷疑,搜救隊之所以沒有取得成果也是因為這些村民從中阻攔。

這一切都要實際到了伊晦島上才能明白。

清點完所有東西后,北川寺來到甲板之上。

北川寺扶著扶手,帶著腥味與潮味的海風吹拂而過,讓他禁不住瞇起雙眼。

游艇分開碧藍的海浪,向前駛去。

在北川寺視線的最前方,海天相交的正中間,有一座幾乎讓人忽略不計的細碎黑點。

那就是北川寺這一次的目的地

伊晦島。

......

約莫兩個小時,北川寺與神谷未來看見了伊晦島的全貌。

與照片上一樣。

幽邃的樹海,順著山勢重疊建立起來的和風宅邸建筑。

港口停泊著幾艘小型漁船,或許是因為即將到來的伊晦之日,所以并沒有幾個村民出海捕魚。

在碼頭最邊緣,神谷未來也是眼尖地發現了自己這一次的目標。

與自己父母共事過一段時間,也曾上門做過客的長澤青。

此時對方正帶著幾個學生相貌的學生,焦急地對著海面張望著,似乎在找尋神谷未來的身影。

但對方顯然沒有想到神谷未來竟然會搭乘這么一艘豪華游艇過來,直到游艇停泊到他身邊的時候,他才看見扶住扶手的神谷未來。

他旁邊的學生更是發出了陣陣驚呼聲,似乎沒有想到一直帶著自己進行研究工作的神谷治與神谷千尋竟然還有如此財力。

“長澤叔叔,許久未見了。”神谷未來一下船便與長澤青打了一聲招呼。

“未來...你這個...”長澤青也是有些訝異地看看神谷未來,又看了一眼她背后的豪華游艇。

身后這些學生不知道神谷未來的家庭情況,但他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就算家中小有資產,他也不覺得神谷治與神谷千尋能買得上游艇。

“這些事情等會兒再解釋吧,我現在更想問一問我父母的情況。”神谷未來急促地開口。

一提起這個話題,長澤青就語塞了。

他看著神谷未來,輕輕地又搖了搖頭:“救援隊努力了,但是沒有發現尸體,基本上可以確認是失蹤了。”

而就在他想繼續說下去的時候,一道聲音不急不緩地插入對話當中:“并沒有發現尸體,對吧?”

已經與船員溝通好時間來接他們的北川寺一步一步地從游艇上走下。

他來到長澤青的面前,又重復了一遍:“請問長澤先生,是不是沒有發現尸體?”

“你是...?”長澤青看著面前的青年,思考好幾遍,發現自己并不認識這么一個人后,有些奇怪地摸了摸自己的腦袋。

“他叫北川寺,這一次我能直接過來也是多虧了寺君。”神谷未來在旁邊適時地介紹道。

要是平時的話,她估計還要為究竟要不要在介紹北川寺之前加個‘男朋友’而糾結,但現在的她卻是完全沒有那個心思了。

“原來是北川君。”長澤青點頭,接著說道:“關于未來你父母的事情...在這里說或許有些不太好,還是先去我們租下的營地吧。不過在那之前我也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北川君能夠答應。”

長澤青看向北川寺。

他的請求很簡單,就是讓北川寺讓游艇帶著這些學生離開。

因為即將到來的伊晦之日的原因,最近很少有船只來到伊晦島,加上神谷夫婦以及一位調查員的失蹤,導致學生們的情緒不安定,都想早點回去,所以才有了學生與老師一起來到碼頭的一幕。

他們并不是為了迎接神谷未來,而是希望早點回去。

這個要求也算是合情合理,但是放到現在的情景來看,卻又有一種冷漠薄情的意思了。

畢竟那邊自己的老師剛剛失蹤,這邊轉手就想離開,怎么都有些說不過去。

心里膈應是膈應,但北川寺還是答應了。

畢竟留著這一群學生也就只是拖后腿而已,對于搜救工作根本就沒有半分作用。

倒不如讓他們趁早滾蛋。

送走那些學生后,北川寺與神谷未來正式來到長澤青他所說的營地。

說是營地,其實就是向當地居民租下來的一處空房。環境算不上惡劣,但也算不上多好。

他先是招呼了北川寺與神谷未來落座,接著又繞著空房轉了兩圈后才拉上拉門,走了回來。

他這副警惕的樣子讓神谷未來露出幾分古怪的神情。

畢竟長澤青一副像是在防備什么東西一樣,讓她有一點不太理解。

或許是察覺到神谷未來的神情了,長澤青搓了搓手,打算開口解釋

“是在防備村民吧。”

一直沉默不語的北川寺開口了:“從我和未來下船的那個瞬間,我就感覺到暗處有人在觀察我們了,剛才也是,有人跟在我們身后很久,直到長澤先生在外面逛了兩圈,他們才離開。”

“北川君的觀察力真是驚人。”長澤青心中暗驚于北川寺的觀察力。

他干咳一聲,臉色也變得格外沉重起來:

“事實上也正如北川君所說的那樣,我們被伊晦島的村民們監視了。”

大約是在三天前,神谷夫婦與一位調查員老師失蹤后,長澤青就已經發現有人在暗中監視他們的動向了。

而當他叫來救援隊的時候,更是直接被村民干預。

他們捏造了子虛烏有的情報,讓救援隊前往另一個方向尋找。

這當然會撲一場空。

也是因為這樣,所以那些學生才會不安到想要逃跑。

畢竟在這種孤立無援的小島之上,還被這么一群奇怪的村民們刁難...這簡直就是標準的恐怖片開局。

不正常的村民,正常的眾人...孤立無援的荒島,加上這里古怪詭異的民風民俗,說不定在某種時候他們就已經卷入了某種事件...

這種恐怖片的既視感不止是讓學生不安,就連長澤青都不敢睡得太死,生怕什么時候被這群村民們綁了去當什么東西的祭品。

“其實這一次我并不想讓未來你們過來的,既然你們能離開這里,那么離開這里當然那是最好不過的了。”長澤青嘆息一聲:“這些村民都不正常,而且像是與周邊的某些大人物達成了協議一樣,只要不做特別過分的事情,我們的求助根本一點用處都沒有。”

這句話說出來,讓神谷未來雞皮疙瘩都起了一身。

因為就在剛才

她還看見了若有若無的人影在窗外晃悠。

  https://../book/78845/4341792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