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324 趙姬

郢都,王宮之外一架黑底朱漆的馬車緩緩前行,道旁有人發現,馬車上的御士,居然就是先王的御士屈堅。

車上有二人,一身赤袍的婦人是先王寵妃趙姬,身旁坐著一個少年,少年并沒有穿紅黑兩色袍,而是披了一件明黃似金的絲袍。

“先王才……”

“住口。”

“……”

道旁貴族們都是一臉的怒容,但是怒歸怒,卻也無可奈何。之前叫聲最大的斗氏,此刻居然偃旗息鼓,不管是柏舉斗氏權邑斗氏,似乎都默許了趙姬的“垂簾”。

這個晉國女人,真的很強!

更讓人受不了的是,有些公族之后,居然第一時間擁戴了趙姬。原因很簡單,趙姬能從吳國弄來“赤霞”。

此刻,趙姬身上的赤袍,正是“赤霞”制作,宛若晚霞一樣,美不勝收。

整個郢都看到她的男女老少,都為之而震撼。

舉凡女子,都想著自己也能夠有這么一身美極了的衣服。

只為“赤霞”,不知道有多少羋姓之后愿意給趙姬**趾頭。

朝會,作為“太后”,趙姬主持了會議。

謁者們不斷地將各部門的奏疏送上來,然后根據這些奏疏,來討論議題。

原本只是趙姬陪嫁之臣的閹人趙忠,此時已經成了大楚國郢都王宮司宮,陰冷的眼神掃過整個大殿,站在臺階一側的香爐旁,居高臨下,能夠將楚國大臣們的神情看得清清楚楚。

“太后……”

手中牦節輕撫,一卷奏疏嘩啦一聲,緩緩地在案幾上展開。

竹簡上密密麻麻的都是小鳥,不過趙姬能夠成為先王的寵妃,從來不僅僅是靠女人嫻熟的榻上技術,還有聰慧。

先王病重之始,后宮從旁理政之人,就是趙姬。

趙姬的“聰慧”,有一整個智囊團在支持。

司宮趙忠,其實整個龐大智囊團的一員。

“‘負箭國士’……居然敗給吳蠻野人。”

整個大殿很安靜,趙姬的聲音,明明不大,卻很有穿透力,仿佛整個宮殿的角落,都能聽得清清楚楚。

聽不出趙姬的語氣中,有什么感情,不過“王太后”譏誚地對兒子道:“大王啊大王,聽聞逼陽之戰時,有人云:外斗如鼠,內斗如虎。大王親政之時,可要認清賢能,方能使國家昌盛。”

這話落在別人耳中,其實都還好,唯獨斗氏成員,聽了之后,臉皮都在發顫。

賤人!

一群斗氏都在心中暗罵,明知道這個女人其實意有所指,可也只能忍著,哪個斗氏要是忍不住跳出來,才是真正丟人丟到了家。

“母親教誨的是……”

剛登位也沒幾天的新楚王,其實還沒有概念自己在做什么。

甚至他晚上睡覺之前,還要抱著奶媽喝個飽才能入睡。

不過,新的楚王也聽過周圍的人說過很多遍了,現在他的位置還不穩,要把他趕下臺的人很多。

其中,就有斗氏。

只不過現在,斗氏似乎是遇到了麻煩。

不僅僅是“負箭國士”戰敗一事,還有州來大夫投敵,那處大夫為隨國驅除……這一系列的事件,都標志了一個事情,楚國在被吳國蹂躪之后的淮水多年經營,徹底付諸東流。

州來城蓼城白邑,再加上幾個附庸小國那半自治的狀況,楚國這一次的損失之大,簡直不可想象。

僅僅是國野人口,可能就是五六十萬之巨。

且不說柏舉斗氏還有三千多的戰俘在李解手中,這些,都是要通過談判拿回來的。哪怕斗氏不提,郢都也要這么做。

施恩于下,那些戰俘回國之后,才會更加感念太后大王的恩德。

畢竟,救他們的,不是斗氏。

“眾卿,吾有一事不明,不知眾卿何以教吾?”

趙姬那清脆又略顯妖嬈的聲音,在大殿中回蕩著。

大臣們眼觀鼻鼻觀心,都很清楚,這時候可能會有麻煩事。

“吾聞州來丟失一事,非吳蠻野人攻克,實乃云軫甪棄城逃跑……不知此等行徑,是有罪,還是無罪?倘若無罪,吾乃小婦人,只是好奇一問。”

“臣屈斐請奏。”

“準。”

陵師左史屈斐出列,行了一禮之后,才道:“臣屈斐稟明太后大王,云軫甪棄城而逃,乃是死罪!何人敢定其為無罪?”

“卿勿怪,吾乃婦人,不知大政,故有此疑問。”

言罷,趙姬面帶微笑,更是作出有些不好意思的模樣,話鋒一轉,看著陵師左史屈斐,“有云:一事不勞二主。屈左史,棄城而逃是為死罪。那投敵吳蠻野人,又是何罪?”

“臣屈斐稟明太后大王。此罪,亦是死罪!”

“啊?!”

一臉驚愕的趙姬瞪圓了眼睛,一副很震驚很害怕的模樣,然后奇怪地問了一句:“一個人,豈能死兩回?”

“……”

“……”

“……”

整個大殿都是半點雜音都沒了,有人低著頭竊笑,卻也不敢發出聲音。

陵師左史屈斐也是無語,他知道這是趙姬故意如此,但是還是朗聲道:“數罪并罰,亦是死罪。”

“原來如此……”

趙姬若有所思,點了點頭,“如此說來,云軫甪棄城而逃投敵吳蠻,也只需賜死一回?”

“誠如太后所言。”

輕輕地雙手合什,趙姬頓時笑道:“那便告知于有司,賜云軫甪一死。”

眾臣都是覺得奇怪,就算你說賜死云軫甪,此人已經投敵,他怎么可能在李解那里自殺呢?

只是不等眾臣反應過來,趙姬又道:“州來大夫……云軫甪,罪有應得。”

不明所以的一眾大臣都是躬身應和,連道“太后英明”“太后賢名”,總之,這個女人還是走程序的,挺好。

拍了一通馬屁,正想著今天的朝會又混過去的時候,趙姬又好奇地問道:“云軫甪身為州來大夫,尚且有國法處置。不知柏舉斗師率眾擅開戰事,又當如何?”

“……”

“……”

“……”

孤零零站在大殿中央的陵師左史屈斐,突然就面帶苦相。

屈斐尋思著自己就是個陸軍參謀,出來就是幫忙答答題啊,你他娘的突然來這么一招,是不是太過分了啊,很傷人啊。

陵師的英雄,不就是“負箭國士”斗師嘛,這可是楚軍的招牌人物,結果你他娘的說他率眾擅開戰事?

對,沒錯,可這事兒不是自古以來就是咱們楚國的傳統嗎?

可傳統歸傳統,它不正確啊,它的確不正確。

而且別人還不能噴趙姬講話不對,因為首先趙姬是太后,其次,趙姬他娘的是晉國人。

晉國臭娘們兒!

整個大殿中,惡意滿滿的楚國老鐵,絕對不是一個兩個!

  https://../book/77535/4345368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