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妖獸都市:望月(2)

情共愛,也煙消,俗世只堪風月照

————————————————

特警隊訓練出來的身手,當個尾行癡漢,是絕對沒問題的……

阿郢在心里鄙視了自己的行為一番,然后又趕緊隱藏好自己的蹤跡。

看到那個心心念念魂牽夢縈的倩影走進了一間燒臘檔式的茶餐廳似乎是準備吃晚飯,阿郢急忙整了整衣領,作出一副路過此地的神情,頗為“不經意”又“散漫”地跟著走了進去。

第一眼望去,這就是個裝修比較陳舊的傳統茶餐廳,靠墻的兩邊都有著類似火車廂座的“卡位”,而呂竹,就正正坐在左手邊的一個卡位里。

這種卡位相對狹窄,說是四人座其實一般都是雙人來坐,除非餐廳里面生意實在太好才會四個人去擠——完美的面對面位置!

“Hi!又見面啦。”阿郢一手撐在墻壁上,擺了個自以為挺瀟灑的姿勢,然后才開口道:“我們也算是很有緣分吧?”

“聽我同事說,今天十二樓有個人在到處打聽我。”呂竹看著他,淡定地笑了。

“你……都知道了啊。”阿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坐也不是不坐也不是。

“你是不是想追我啊?男**丈夫,想就不怕認喔。”呂竹招呼他坐下來,直接了當地開口問道。

阿郢愣了一下,腦海里似乎有什么東西要冒出來,仿佛像是一些久遠的被遺忘的記憶,被似曾相識的情節所影響所觸動,便隱約現出了一點細微的線索。

猶豫了幾秒,阿郢狠狠一點頭:“是!”

幸福是要靠自己爭取的,既然喜歡人家就要開口說出來,男**丈夫躲躲閃閃的,反而讓人家讓女仔主動算怎么一回事?

不管對方會不會答應,他首先應該表明自己的態度。

等待回復的時間簡直度秒如年,阿郢一直低著頭不敢看呂竹,生怕她下一秒就會說出什么打破自己幻想的話。

他一直都不怎么受人待見,長得也不是很帥,父母早亡,家境也不好,條件并沒有什么足以吸引人的亮點。

阿郢越想就越覺得自己的成功率簡直微乎其微,幾乎都要做好了被拒絕的心理準備的時候,忽然聽到對面輕輕說了一句話。

“聽說附近的電影院今晚有部不錯的新片上映,我還沒有買票。”

阿郢驚喜地抬起頭:“我、我現在就去買票!七點半適不適合?”

看到呂竹點了一下頭,阿郢就站了起來準備往外跑。

不料,一轉身就被一杯凍檸茶撞了個正。

“對不起啊先生!真的很對不起!”看到阿郢那身淺灰色的西服上多了一灘污漬,嚇得茶餐廳的伙計連連道歉。

“沒事,別妨礙我。”阿郢把弄臟的外套脫下來往座位上一丟。

“別那么心急啊,現在還早,吃完飯再去買票也未遲嘛。”呂竹叫住了他。

“那倒是……”阿郢傻笑著坐回原位,拿起一杯奶茶一邊喝一邊忍不住傻乎乎地偷笑,沒兩口就當場嗆住。

“你沒事吧?”呂竹關切地問道。

阿郢轉過臉狂咳了幾聲喘順了氣,沖她擺了擺手,表示自己沒事。

“看吧,我就說跟我在一起的人可能都沒什么好結果。”呂竹惋惜地搖搖頭。

“哪里關你的事,我自己不小心而已,最近我犯小人,挺黑的……”阿郢連忙把鍋往自己身上攬。

說到這里,阿郢頓了頓。

頂上的老舊吊扇還在不知疲倦地轉動,但耳邊眼前那些浸染著人間煙火的嘈雜聲忽而遠去,像一張相機拍出來的風情畫,背景的無關事物統統被虛化成了模糊的一片,唯獨對面的人一手托腮一手撐在桌子上,認真地看著自己那雙美麗多情的妙目帶著淺淺的笑意,半含幾分寵溺和似水流一樣深邃的溫柔。

**好像被什么撞了一下。

阿郢沒有再說話,默默低下頭來吃他面前剛剛送上來的一份飯,只是嘴角不由自主地總是微微上揚。

初入情場的小年輕,稍微得到了一點點糖,就大多都是這幅總是忍不住偷笑的傻仔模樣。

就這樣,哪怕兩人已經交往了一個月,阿郢想起這個夢幻一般的傍晚,都還是忍不住暗自微笑。

“怎么了?最近老是時不時就抿著嘴笑瞇瞇的,是不是有好事啊?”剛剛陪同加山隊長出差回來的紫羅收拾好了東西,然后看向過來她辦公室交報告的阿郢,饒有興趣地問道。

“你別笑我了。”阿郢把打好的報告交給她。

“說到底都是一場老友,關心一下你而已。”紫羅接過報告一邊翻閱,一邊斜斜地給了他一個戲謔的眼神,非常肯定地說:“如果你沒有拍拖的話,不要告訴我你一個大男人突然喜歡上搽香水啊。”

阿郢不好意思地低頭笑了笑。

“我知道,我在公司里其實沒多少真心的朋友,經理覺得我出身不好一直都對我有偏見,阿龍前些日子又被調去了東京……只有你,還在這里。”阿郢認真地看著她,道:“沒錯,我是正在和一個女仔交往,而且今晚還約了她逛街看電影宵夜直落。”

紫羅回以他一個“我就知道”的眼神,拿起桌上的小噴壺給她養在辦公室角落的幾盆綠植噴水。

“我猜你的那位應該是個又溫柔又漂亮的女仔吧,品味應該也挺好,這個香水的味道真不錯,同樣身為女人的我,聞到你身上那點殘留的味道都有點心動,像花香又比普通香水的花香要清淡,余韻又很長……不知道是什么牌子呢?”紫羅笑著問道。

“她是做時裝設計師的,所以門路多一些吧,有空我幫你問問。”阿郢看著紫羅對待花木時那細心又溫柔的神態動作,也是感慨了一聲:“看來你真的很喜歡花。”

“我爸爸媽媽在我很小的時候就離了婚,是媽媽開花店把我養大的,我自小就跟著媽媽養花,即使她不在了,我也延續了這個習慣。”紫羅湊到其中一盆花的花苞上聞了一下,陶醉地撫摸著它,又道:“而且……這些不會說話的花,比起外面那些會說話卻兩面三刀的人,要真得多。”

“那倒也是。”一直被上司和其他同事明里暗里排擠的阿郢心有同感。

“對了,差點忘記這個了,聽說你快要升副經理了,恭喜你。”阿郢想起自己過來的初衷,連忙又補充道。

“你也不錯啊,上個月你試銷的那個產品,又超了營業額,我也要恭喜你一聲。”紫羅說著話的同時又從抽屜里拿出一個黑色的大盒子。

“公司又有新產品了,你看一下。”紫羅把盒子推過去。

阿郢打開盒子,拿起里面的手提電話仔細端詳。

“經理讓我給你這個樣板,這種大哥電話有特別的頻道,如果打入市場,對我們接收妖獸的情報很有利。”紫羅介紹道。

阿郢苦笑了一下:“我這個銷售員,就只能銷售這些新產品。”

“阿郢,經理對你是有一點成見,但是我一直都很欣賞你的,時間可以證明一切,包括你的為人。”紫羅善意地勸解道。

“多謝,不過人人升職都是這么說的——我永遠沒有這個機會了,時間只能證明,這個世界是很現實的。”阿郢突如其來的喪讓紫羅皺起了眉頭。

“你一直這樣想的話,那就真的什么都改變不了。”紫羅把新手提電話的樣板給阿郢弄好,然后遞給了他。

“開心點吧,你今晚不是還佳人有約嗎,頂著這張喪氣臉出門可不行。”紫羅柔聲勸道。

“我明白的,只不過是忍不住發一下牢騷而已。”阿郢扯出一個笑容,把新手提電話放入公文包里,與紫羅道別:“那我先走了。”

“你先走吧,我還有些收尾工作要弄,明天見。”紫羅笑著和阿郢道了別,然后又走進經理室把處理好的文件交上去。

“阿郢那家伙最近發生了什么事?”被稱為“經理”的反妖獸組特警隊隊長的加山已經是老得快要退休的人了,但那眉目之間的銳氣還是一如昔日般鋒利,一看就知道是個身經百戰的老神探。

“他談了個女朋友,所以整個人都開朗了很多。”紫羅笑道。

不料,這在普通職場里任何人聽到都會為之開心或祝福的消息,卻使得加山隊長臉色一沉,嘴里的雪茄更是被他狠狠地按掉:“胡鬧!”

“經理,阿郢雖然比較單純,但是我相信他那么善良的人,看人的目光總不會太差的。”紫羅看到加山隊長的舉動,不禁開口為阿郢說話:“我知道經理你從小就看著阿郢長大,其實你也很關心阿郢的,不過你總是對他使用這種激烈的做法,很容易會激起他的逆反心理。”

“我花了那么多心血去教育他,他如果有逆反心理,他就不配做一個人!”加山隊長嚴厲地打斷了紫羅的話。

“經理,我不是這個意思。”紫羅停頓了一下,還是決定繼續說下去:“其實……我覺得你應該讓阿郢接觸一下行動組那邊的事務,他身手不錯,不應該一直想那些快退休或者調離的前輩一樣,只做文職工作的。”

“不行,他背景不太干凈,不適合入行動組。”加山隊長一口拒絕,然后又解釋道:“你知道我新派下來給你調查的任務內容——近來有許多偽裝成人類模樣的妖獸到處勾引人類,騙得無知的普通人不明所以地陷入了人與妖獸的畸戀之中,如果讓它們生下人與妖獸混合的雜種,那世界的未來將會很可怕。”

“那些雜種,人不人妖不妖,完全就是怪物……”加山隊長感嘆了一句,又繼續說道:“所以我一直都覺得遺傳實在太可怕了,就像阿郢他……他媽媽就是個罪大惡極的……使得阿郢生來就帶了原罪。”

“我也聽說過,阿郢的媽媽曾經犯過事對吧?不過既然她都已經離世這么多年了,阿郢又是從小就由你帶大的,孩子就像一張白紙,教給他什么他才會長成什么樣,經理,你不止要相信阿郢,也要相信自己的教育才行啊。”紫羅繼續勸說道。

加山隊長看了她一眼,又點燃了雪茄深深地吸了一口,方才說:“我們國家有句老話說得好,龍生龍鳳生鳳,老鼠兒子會打洞。基因是太過玄妙的東西,即使我后天做再多的努力,也不能斷定我能戰勝遺傳的影響。紫羅,你是我最得力的手下,我希望你也能理解我。”

“我明白了。”聽到這里,紫羅就知道這次的勸說沒有起到作用,也暗暗只得期待下一次機會的到來。

另一方面,呂竹也看出了阿郢今天的心情似乎有些欠佳。

明明看的是一部搞笑電影,他卻都沒有怎么笑過,似乎一直在神游天外。

看他這個樣子也不像是個能逛街的,呂竹干脆帶著他越走越偏,直到來到了夜晚無人的沙灘一角時,阿郢都愣是沒有發現自己被她帶著偏離了原本的目的地。

“看來你今天的心情不是很好。”呂竹直接用了肯定句。

阿郢被這一句話驚醒過來,歉意地看向呂竹:“對不起,很明顯嗎?”

“不用跟我說對不起,是個人都會有心情不好的時候,或者你可以說出來跟我聊一下,這樣會舒服一點。”呂竹抬眼認真地看著他,又溫和地笑著摸了摸他的頭,“不過,如果你不想說或覺得不方便說的話,我也尊重你的隱私。”

“其實沒什么的,就是你也知道的那些事——我因為出身不好上司一直對我有點成見,而我在公司里唯二的兩個好朋友,一個去了東京,一個快要升職……但我兩樣都沒機會,只能一輩子都這樣當個小職員吧。”阿郢無奈地說道。

“盡管坐辦公室大家都聽起來又舒服有穩定吧,但其實我從小到大都有一個愿望,就是想著長大后能像我爸爸一樣到處跑……外勤。”阿郢想起自己父親也曾經是反妖獸特警,急忙中途改了口。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在和你約會時走神的,只是今天精神不太好,所以才會走神。”阿郢低下了頭。

“難怪你這個平時老喜歡趁著電影院光線昏暗拖我的手咸濕仔今天居然這么正人君子,我還以為你轉了性,誰知道只是……”呂竹交疊起雙手審視著他。

呂竹這一句話的調笑戲謔之意甚是明顯,倒也驅散了壓在阿郢心頭上大半天的陰霾。

“誰說我正人君子了,對著自己女朋友能正人君子到哪里去?!”阿郢說著就要沖呂竹下手。

“喂,你再亂來我叫的啦!”呂竹連忙笑著躲閃阿郢那惡作劇般的呵癢。

“你叫吧,這里一個人影都沒有,你叫破喉嚨都不會有人來救你的了!”阿郢配合著回了呂竹一句,又非常自然地把在呂竹腰際呵癢的手搭到她的腰上,稍微一個用力就把人給攬到懷里。

就這樣,阿郢坐在沙灘上,呂竹倚在他身上,兩個人靜靜地看著月亮。

靠了一小會,呂竹覺得這姿勢不太舒服,又干脆側了側身往后一倒,整個上半身直接就是癱在了阿郢的大腿上。

阿郢眉眼帶笑地低下頭看向她,任由她那溫柔多情的素手在自己臉上撫摸游移。

戀愛中的男人別說智商,就連注意力都能創出一個新低。

只顧著感受呂竹掌心里的細膩觸感的阿郢也是如此,連臉上戴著的銀絲眼鏡被呂竹摘了下來都未能一時察覺。

“我以為你帶著綠膜鏡片所以才會眼睛發綠地盯著我,沒想到……平光鏡啊。”呂竹看了看手里那個銀絲邊框的復古眼鏡。

阿郢急忙眨了眨眼,解釋道:“我經常對著電腦所以這是防護鏡……”

“而且……這樣抱著你,我的確想做眼睛發綠的色.狼啊。”俯下來在呂竹耳邊輕聲說了這么一句,越說到后面,語速越慢,幾乎是一字一頓。

看著眼前俏麗的面容因為自己的話逐漸染上了一層瑩亮的粉紅,阿郢正想要再親近一點的時候,一聲極為破壞氣氛的電話鈴聲忽然響起。

“我去接個電話。”看著阿郢懊惱地拿著手提電話走到附近的樹后,呂竹笑得腰都差點要直不起來。

不同于呂竹這邊的歡樂,阿郢靠在樹干上,仔細地看清楚了紫羅給他發來的信息。

電子屏幕的幽藍光線照到他的臉上,使得那張明暗難分的臉帶著一種特殊的觀感。

加山隊長說最近有很多妖獸在勾引人類,說人類與妖獸生下的雜種都是怪物……紫羅好心透露給他調查好讓他立功的這個消息,令他如此的惶恐又悲哀。

昏暗的樹林里,阿郢微微抬起了一只手。

手腕處的脈搏如常人一般搏動,只是那如常人無異的皮膚之下血管之中,流淌著的不是人類那鮮紅的血液。

而是由他的妖獸母親,所遺傳給他的黑色血液。

他就是隊長所說的這種,半人半妖的怪物。

看著阿郢從樹林里出來后沒了之前的歡顏,靜靜地坐在旁邊一言不發,呂竹安慰地想要倚到阿郢懷里時,卻被他一把扶住。

“怎么了?”呂竹看向他,臉帶疑惑。

“如果……我是說如果,我不是你所看見的樣子,我變成了其它樣子……你還,會不會愛我?”阿郢的目光里不止帶著驚慌,甚至還有一些絕望。

“那你還是你嗎?你變成了其它模樣,還愛我嗎?”呂竹反問道。

“愛。”阿郢連忙表明自己的態度,“雖然我們只認識了一個月,但我是真心的,想在要與你結婚的前提下和你交往的。”

“那就足夠了。”呂竹挽住他推卻自己的手,再次靠入了阿郢的懷里。

“只要你還是你,只要你還愛我……”

“無論你變成什么樣子都好,我都會如最初一樣深愛著你。”

月下的海浪聲仿佛帶著亙古的歲月和久遠的時光一陣一陣地席卷而來,而阿郢回答她的,便是一個在月光下極盡溫柔纏綿的深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