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一百六十七章 儀式

  我真傻,真的…

  艾格看著赫敏的樣子腦袋里嗡嗡的。

  剛剛是不是你個小騙子給我打的眼色?

  呵,女人,你的名字叫欺騙…

  不不不,現在不是想這些的時候,現在的情況是,眼下應該怎么辦?

  “兩個。”心念電轉之間,艾格脫口而出。

  “你剛剛猶豫了半秒。”赫敏臉色頓時一黑。

  “nonono…我沒有,你感覺錯了,我明明是脫口而出。”艾格很快調整好了臉上的表情,一臉淡定輕哼一聲。

  我特么又沒說謊…

  雖然喜歡美女,但咱也沒有見一個愛一個好吧?

  赫敏嘴角翹了翹,輕哼一聲,隨手擲出了骰子,嘩啦啦的聲音在餐桌上響徹,艾格看向姚敏琪的點數,二點,最小。

  奈斯!

  艾格剛要張口,便看到姚敏琪端起杯一口干掉:“再來!”

  艾格嘴角扯了扯,再來就在來,喝到你不行,早晚有你真心話的時候…

  一口一杯酒,誰慫誰是狗!

  艾格是這么想的,但事情的發展往往不遂人愿。

  “我慫了,我慫了…真不能再喝了…”一個小時后,艾格趴在桌子上小聲呢喃著,蛋蛋堂三人組全軍覆沒。

  哈利和羅恩生死不知的趴在桌子上,赫敏小臉通紅,幽萌雨扶額呻吟。

  姚敏琪看著面前的一群熊孩子嘴角微微翹起,想灌老娘?在酒窖里泡個兩年再說吧…

  “我明明記得…你總是被小天狼星喝醉…”艾格強忍著嘔吐的欲望,兩眼迷茫的看著姚敏琪。

  “是啊…”姚敏琪輕哼了一聲:“但你們不是他。”

  艾格瞇了瞇眼睛,總感覺自己抓住了什么似的,但那昏沉的大腦不斷地拉扯著他的眼皮,終于撲通一聲趴在了桌子上。

  ……

  “她昨晚怎么說?”哈利一臉急切的看著艾格。

  此時已經是第二天清早了,時值周末,幾個熊孩子喝完了藥劑后便一股腦的窩在了格蘭芬多休息室的壁爐旁,一個個精神看起來萎靡不振。

  “我不記得她怎么說…”弗雷德臉色還帶著一絲慘白:“但我記得她是怎么喝的…”

  “太可怕了…她是狄奧尼索斯轉世的么…”喬治面色憔悴:“她竟然比安吉麗娜還能喝…”

  “我依稀記得…她最后好像說了點什么。”艾格臉色難看:“遺憾的是我斷片了,話說我昨晚怎么回來的?”

  赫敏將艾格的腦袋按在腿上輕輕地揉了揉:“皇華把你送回來的,不過我們成功了,我還記得一些…”

  “怎么說?”哈利扭頭看向赫敏。

  “她應該是喜歡小天狼星的,不然我覺得,小天狼星應該喝不醉她…”赫敏有些底氣不足的嘟囔著:“她的酒量太可怕了…”

  “是啊,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那么能喝的女人。”艾格嘟囔著,看樣子再也不想喝酒了。

  哈利興匆匆的跑掉了,看樣子應該是去給小天狼星通風去了,艾格也不知道小天狼星到底打算什么時候發起進攻,總之他現在是一點戰斗力都沒有了。

  一群人被姚敏琪一個人喝的毫無還口之力…

  好半天,哈利風風火火的從塔樓外沖了進來,一臉興奮的看著幾人:“小天狼星想要表白。”

  “是啊,他昨天就和我說過了。”艾格撇撇嘴:“不過我覺得可能性應該不是很高。”

  “但昨晚看姚老師的反應…”赫敏蹙了蹙眉。

  艾格微微搖頭:“那只是反應而已,我承認她很可能會對小天狼星有好感,不過這并不能說明些什么。”艾格微微搖頭,隨即有些遲疑的從懷中掏出一個粉色的小瓶子:“要不還是…”

  赫敏頓時伸出手一把奪過小瓶子,狠狠的白了艾格一眼。

  “想點正常的事情。”

  兇巴巴的說了一句,赫敏拿著小瓶子離開了。

  “我這還有。”艾格看著哈利干巴巴的咂咂嘴。

  哈利:“……”

  或許是因為正趕周末的原因,今晚的霍格莫德是美麗的,成群結隊的小花妖們嚶嚶嚶的飛過村莊的上空,空中不時的閃過幾只黑色的大眼蝠。

  破天荒的,今晚小天狼星和姚敏琪的身影出現在了蜂蜜公爵的店鋪內。

  無視了一群閃著好奇目光的學生們,姚敏琪興致勃勃的挑選著糖果,小天狼星風度翩翩的站在姚敏琪的身后,不時的給出一下自己的建議。

  “我們一會去哪里?”姚敏琪扭頭打量了小天狼星一眼,看樣子對小天狼星今天的表現很滿意。

  小天狼星心里早就有些等待的不耐煩,作為一個成年人來講,蜂蜜公爵這種地方實在是不太適合他。

  下意識的,酒吧的名字就要脫口而出,耳邊猛地傳來一道聲音:“打住!”

  艾格的聲音在耳邊響起,小天狼星愣了愣,隨即趕忙住口。

  “說,塞納河畔新開了一間料理店,你要一起去嘗嘗么?”艾格的聲音響起。

  小天狼星頓時有樣學樣的問著。

  “法國?會不會太遠了點…”姚敏琪看著小天狼星怔了怔。

  “不遠,一點也不遠。”小天狼星樂呵呵的說著:“我們有艾格。”

  正說著,艾格的身影便恰巧的出現在了蜂蜜公爵的玻璃櫥窗外。

  姚敏琪無奈的笑了笑,這家伙什么時候開竅了?

  找到艾格后,艾格當即很熱心的幫助兩人出現在了法國巴黎的街頭。

  或許是由于艾格太過不受歡迎的原因,在艾格將兩人送到塞納河畔的餐廳以后,整個餐廳頓時被法國魔法部的傲羅們隱隱約約的包圍了起來。

  “莫里瑟斯先生…”

  一個高個子的金發男子看著艾格無奈的笑了起來:“這次來是為了什么?”

  “送朋友來吃飯。”艾格咧嘴笑了笑,伸手指了指一旁的飯店。

  “啊…布萊克家族的末裔…我聽說過他,很強悍的一個男人。”那金發男笑了笑:“不過我必須提醒你,這是偷渡行為。”

  “so?”艾格瞥了男子一眼。

  我就是偷渡了,你想咋的吧?

  “所以…需不需要我們幫你辦個手續?”男子看著艾格的樣子愣了愣,弱弱的嘟囔著,一臉狗腿的樣子和剛剛的反差十分巨大。

  艾格:“……”

  他突然想起了前世一個游戲里的難題。

  在法國士兵全部投降之前占領巴黎…

  這簡直是一道無解的難題。

  你這么慫你們部長知道么?

  擺擺手示意男子不要來煩自己,艾格隨手留了個黑色的大眼蝠在餐廳角落偷窺著兩人的情況,下一秒,艾格的身影再次出現在了埃菲爾鐵塔的上空。

  安靜的趴在鐵特欄桿上,艾格頭頂的蒂姆甘貝嘴里不停的傳來兩人對話的聲音。

  似乎是因為艾格教給小天狼星的常識起了作用,今天的小天狼星似乎開竅了很多,總是能巧妙地避開一些死亡雷區。

  默默地聽著兩人的對話,艾格一邊吃著狗糧一邊倒計時。

  眼看兩人的話題聊到了情感方面上,艾格嘴角微微翹了起來,伸出手指點向了面前的虛空。

  ‘轟’…

  一道巨大的煙花在鐵塔上空迸濺開來,艷麗且妖嬈的金紅色煙花自空中緩緩散落。

  餐廳的落地窗旁,兩人扭頭看去,正巧看到了煙花炸開的情景。

  古老且飽經風霜的鐵塔安靜的被煙花所照亮,璀璨的煙花層層疊疊的在鐵塔上空綻放著,仿佛將小半個天空都籠罩了一般。

  蒂姆甘貝的嘴里也終于傳出了小天狼星表白的聲音。

  艾格咧嘴笑了起來,他聽到姚敏琪同意的聲音了。

  嘭嘭嘭,又是幾道煙花炸開,艾格看到了鐵塔下方一群法國傲羅們那無奈的身影,遙遙的向著一群人招了招手,艾格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

  艾格沒想法國魔法部會怎么樣對這件事進行善后,不過艾格覺得他們應該還是比較有經驗的…

  帶著一臉傻笑的兩個人閃現回到了霍格莫德,艾格轉身快步跑開了。

  狗糧吃了一肚子,他實在不想再聞兩個人散發出來的那股酸臭氣息了…

  看了看因為進入夜晚而變得格外熱鬧的霍格莫德的街道,艾格的身影逐漸沒入了一個小巷子,巷子里開著一家看起來十分破敗且陳舊的小酒館。

  酒館的牌匾上刻畫著一個怪模怪樣的豬頭腦袋…

  豬頭酒吧。

  不同于三把掃帚酒吧那種熱情火辣的風格,豬頭酒吧的客人們多數都是以一種蒙面的方式出現在這里的,蒙面的方式各不相同,相同的是來這里的人都會帶上自己的杯子…

  事實上,豬頭酒吧平日里相比于三把掃帚雖然冷清了一點,不過到了晚上的時候酒吧內還是比較熱鬧的,并且來的客人多數還是蒙著面。

  就像艾格進來的時候,酒吧里已經有**個蒙面人坐在不同的桌子前了。

  艾格扭頭掃了一眼,角落里兩個蒙面風格相同的人正在向一個黑袍人兜售著什么,雙方的交易仿佛已經進行過了很多次一樣熟練,艾格注意到兩個蒙面人賣給黑袍人的是一張張照片,蒙面人的后腦還冒出了幾根紅毛…

  艾格咧嘴笑了笑,他覺得這幅畫面實在是太滑稽了一點。

  頗有一種遮羞布的感覺…

  兩個蒙面人是誰,艾格能猜得到,黑袍人是誰…

  瞄了那不經意露出的照片一眼,艾格看到了哈莉的樣子…

  特么的這對雙胞胎真的是做生意的料啊…

  這玩意都能賣出去?

  這算是以備不時之需么?

  屋子里其他的幾個蒙面人基本上也都是進行著什么交易的,有的交易神奇動物,有的交易魔藥或是什么奇怪的物品。

  看到艾格的身影,一群人似乎是有些驚訝。

  角落里的三個人看到艾格后身子僵了僵,隨即匆忙的進行完了交易,快步離開了…

  三人急匆匆的從艾格身旁走過,步伐一個比一個心虛…

  不理會落荒而逃的幾個身影,艾格安靜的坐在一張桌子旁,從懷中掏出一瓶酒和一個杯子自顧自的喝了起來。

  如何激怒一個開酒吧的人?

  自帶酒水,當他面喝!

  老子就是這么猖狂!

  吧臺后面的阿不福思似乎沒看到一樣,一副絲毫不介意的樣子,自顧自的擦著酒杯,越擦越臟…

  艾格在店里面掃視著,隨即目光落在了墻壁上的一個女孩的畫像上。

  女孩看起來大概十五六歲的模樣,安靜恬淡的站在畫框中,艾格不禁有些感慨,同樣都是畫像,怎么卡多根爵士就跟個瘋狗似的呢?

  不過艾格看得出來,卡多根爵士應該是自己的人格,而這幅畫像的人格應該是別人所賦予的。

  自顧自的喝著杯子里的酒,酒吧內的客人們也逐漸減少,似乎是艾格的出現對這幫很有可能是黑巫師的人來講壓力太大了,每個人走之前都要戰戰兢兢的看艾格一眼,搞得艾格哭笑不得。

  很快的,酒吧內就只剩下了阿不福思和艾格兩人。

  “我們算是第一次正式見面吧?老爺子?”艾格看著阿不福思的樣子咧嘴笑了起來。

  阿不福思沒有說話,依舊自顧自的擦著杯子。

  “所以…小矮星彼得是你放出來的?”艾格瞇了瞇眼睛。

  能符合艾格所推斷的人,只有這么一個。

  他不打算再靠著什么監視器了,難得心情這么好,直接莽過去得了。

  別跟我扯什么計謀,套路,這特么不符合勞資的人設。

  阿不福思的動作停了下來,酷似鄧布利多的眼睛看向了艾格,屋子里一陣令人壓抑的沉默后,阿不福思終于緩緩開口。

  “他在魔法部,聽到了緘默人的對話,他們商量想讓你成為緘默人。”阿不福思的聲音和阿不思的聲音聽起來幾乎是一模一樣:“我確實想要,大型的時間轉換器…”

  “為了你妹妹?”艾格面無表情。

  “看來你知道。”阿不福思聲音聽起來微微有些失落:“我哥哥一直告訴我…已定的過去是無法改變的。”

  “他說的沒錯。”艾格挑了挑眉毛:“所以,你還堅持想要?”

  “沒試過,誰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改變…”阿不福思的聲音愈發的落寞。

  “你很想見她?”艾格瞇了瞇眼睛。

  阿不福思愣了愣,隨即微微點頭:“是啊…”

  “我可以將復活石借給你,看在鄧布利多的份上…”艾格輕聲說著:“事實上復活石本來就是他的…”

  阿不福思似乎是有些掙扎,隨即眼神認真的看向艾格:“已定的事情,真的無法更改么?”

  “當然…”艾格點點頭:“打個比方,現在發生了一件不好的事情,但是你要回到過去改變這件事,事實上如果你真的改變了這個不好的事情,那么這個事情也不會發生,但你卻經歷過了那個不好的事情,所以這就證明其實根本無法改變。”

  艾格咂咂嘴:“聽起來似乎聽繞的,不過大概就是這么個意思…”

  阿不福思的目光愈發暗淡,墻壁上的女孩溫和的看著阿不福思微微搖頭。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