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2. 立馬退群

副總1號:【你覺得陸董在對司總干嘛?】

副總2號:【司總突然不管事過后,這幾天每個部門都多多少少出了點事。還有聽說這次招聘,司總居然也沒去視察。陸董估計是生氣了,在教育吧。】

執行部-副總江凱:【對,總不是是在做仰臥起坐吧。】

三個人左右相互對視了一眼,用眼神交流了三方想要表達的意思,一切盡在不言中。

陸容和司空緲明顯感受到了灼人的視線,兩人的背脊均是僵硬了一下。

“讓……讓開。”司空緲感覺出了這個姿勢的不妥。

陸容深深地將她禁錮在自己的兩臂之間,盯著她的眼里全是火光,他的眼神流連于她水光湛湛的嘴唇,他絲毫沒有讓開的意思,“讓開?讓開讓你和那小白臉雙宿雙棲?”

他聲音沉沉的,蘊含著怒火,語氣里濃濃負氣的味道,那聲音只有司空緲和他自己才聽得到。

陸容怎么會說這種話,司空緲以為自己聽錯了,驀地一抬頭。

或許是陸容自己也很吃驚,他耳朵紅紅的,顯得很錯愕。

然后不屑又倔強地別過頭,嘀咕了一句,“司空緲,做人不能這樣。”

她做人哪樣了?

她不就是交個朋友吃個飯嗎?

“你先放開,別人看見影響不好。”雖然對方日漸腦殘,她還是很禮貌地維護了對方的形象。

還有,“人家不是小白臉,他挺黑的。”司空緲十分遲鈍地反駁他剛才的話。

陸容徹底被哽住了,狠狠看了她一眼,臉全黑了,“你,你真要氣死我,才甘心。”

他伸手,一把揩了她嘴唇的水光,頭一轉,腿腳一跛,連看也沒看電梯口的三個人,直接無視他們跛著腳快步走了。

司空緲嘴角還殘留他的余溫,嘴唇沒有擦口紅,卻比擦了還要紅得多。

她的腦袋轟隆隆的,原來他的吻威力還是足夠大。

她盯著他的腳,心頭想到了他的殘缺,有了一絲愧疚。

她其實知道他什么意思。

但她覺得,那只是發現一個長久追逐自己的人不再關注他之后的悵然若失,很快傅靈靈的出現,就會取代掉她。

他不會喜歡她的,其實她從一開始就知道,從她頂了這個姓氏來到他家,他就一定不會喜歡她。

可她就是很喜歡很喜歡他啊,喜歡到無怨無悔地付出,不計較所有人的閑言碎語,她崇拜他,心疼他,照顧他……做盡了她能夠做的一切。

到頭來,這一切,都比不過傅靈靈的拿錢一睡。

現在她想通了,以后都不用再照顧他,心疼他了,以后會有傅靈靈心疼他,對他好的,她只是一個過客而已。

想到這里,司空緲狠狠吸了一口氣,邁步出了電梯口,“幾位,請。”

她嘴角一挑,朝那幾位同僚道。

這幾人現在應該很忙吧,自從她下放了權力以來,各個部門都開始自鍋自背。

大錯誤還沒發生,不過小過錯不斷。以前這些人都喜歡把鍋推給她,然后對下屬就是清清白白好上司。現在很多工作需要他們自己扮黑臉了,面對那些盲目相信他們的下屬,真的很難辦的吧……

……

袁錚招待司空緲的,是一家日料店。

這家日料店是自助轉盤式的,屬于最為低端的那種,可司空緲明白,這已經是袁錚承受得起的最大范圍了。

少年換回了他的襯衣,有些局促地坐在凳子上,他沒有看到她,懷里抱著一個手提包,里面裝著西裝。

司空緲本來在想,自己要不要黑掉他這次的成績。畢竟他在原著中,也是“司空緲”的重要威脅,如果不是他,司空緲的結局,絕不會如此慘。

可就在天光照到少年的那瞬間,她看到少年臉上堪稱虔誠的表情,她放棄了這一刻的想法。

這個少年此時此刻的神情,很像是之前的她。

他不壞,他只是個圣父而已。就算到了原著里,他會慢慢變成一個,只愛女主的圣父。

至少善良這一因素,貫穿了他生命的始終。她不應該,由于自己所知的未來,去剝奪一個人向上的權力。

況且以他的才華,到哪里都會發光。不如現在遞給他橄欖枝,讓他感激自己。

“這里這里!”袁錚看到了她,高高舉起了手,揮起來。

司空緲頷首,走了過去。

袁錚殷勤地為她布菜,“謝謝你,這次我考得很好。”

“那就好。”

本來袁錚就是天才,鼎星的考試題對于他來說,就跟拿九曲連環大砍刀切蔥一般,過于大材小用了。

……

“那個……這套衣服,我能給你洗好了,再還給你嗎?”少年小心翼翼問道,他心里有點私心,就是不要斷了和眼前的女子的聯系。

“還是不要。”司空緲細嚼慢咽了一口海草,“這衣服我先拿回去,要去專業洗衣店打理。”

“那個……這個西裝是你老板的吧,身為秘書,會不會被罵?”袁錚聰明靈慧,已明白這套西裝的珍貴。

問的時候,他手絞在一起,顯得十分擔憂。

司空緲一直沒跟他說自己的身份,自己的名聲可以說震懾業界,袁錚是內推過來的,肯定在得知姓名后,迅速能得知她以前的事跡。

到時候,這眼里的憧憬,恐怕會迅速消弭吧。

司空緲還想多刷點好感度。

“他人雖不好,卻還蠻大方。”這套西裝是陸容的,司空緲一想起,嘴唇就隱隱發痛。

袁錚放下心來,“那……我能不能……能不能問一下你的名字。”

“張纖。”

……

張纖連通了人力部的電話,說是執行總裁要求親自過目此次招聘筆試。

人力馬上將已經筆試通過的名單交了上去。

“每一份簡歷都核實過了嗎?”張纖又問。

“當然。”人力資源部部長簡安十分有信心。

“司總要再檢查一下,鼎星如今也是東城有頭有臉的企業了,不怕一萬,就怕萬一,有些人鉆空子。”張纖說道。

簡安一聽,這完全是對她工作的不信任,心中又是不喜。這段時間司空緲將權力下放,簡安以為這是證明自己的好時機,幾乎全力以赴。

可一連犯了好幾個小錯誤,遭到了分管人力的副總的批評。她嚴重懷疑,司空緲這就是迂回戰術,下放權力的目的,就是為了更好地抓出她們的錯誤,然后集權!

“張秘書,人都是有尊嚴的。人力部一直整個公司最為嚴謹,最為負責的部門,被你們這樣說,就跟一口鍋扣在頭上有什么區別?”簡安在電話里直接懟了張纖,她絕對不可以將權力在交回給司空緲。

“簡部長,我們只是想看看而已。”張纖好聲好氣地道。

“可你這樣的語氣,就是說我的工作有問題!”簡安提高語氣,“如果你們檢查后沒有問題,可否請司總以后不要再插手我的工作?”

張纖在電話那頭都無語了,不過是抽查一下工作,這些人怎么就反應大成這樣。

司空緲從辦公桌抬起頭,“跟她說,可以。”

她不去整袁錚,不代表她不去整傅靈靈,就這樣讓傅靈靈頂著個假學歷,隨隨便便入職。

很快人力那邊,就氣呼呼地把這一次筆試過關的人選試卷全部傳了過來。

張纖檢查了一遍,又傳給了司空緲。

司空緲一看,“不行,我要這次筆試過關的所有人的全部應聘材料。”

在張纖把司空緲的要求再一次發過去之后,人力爆發了。

【干掉司空緲】群里,全是人力部門的發泄:

人力部——萌萌噠:【女魔頭又在作妖啦!】

廣告部-明月:【怎么啦,怎么啦?】

辦公室-青青:【哪里有女魔頭,哪里就有我的身影。】

一下子冒出很多人頭來,最近司空緲下放了權力,各個部門一開始還是蠻開心的。畢竟上司拿到了權力,下面的人也跟著吃肉。

漸漸下面的人發現,自己做的事還是一樣的,更甚自己的上司如果做了錯誤決策,自己的工作量還會增加。

以前那些和藹可親的上司,好像都不再體諒他們的工作了,漸漸變得司空緲化了起來。

他們需要一個發泄口,來重新發泄他們的情緒。

人力部——阿珂:【女魔頭說什么下放權力,這全都是幌子,她今天把安安姐氣哭了。】

執行部——老k:【喲,怎么回事。】

這是分管執行部的副總江凱了,人力部的人一看大佬來了,趕緊告狀。

人力部——阿陽:【她今天把招聘季所有應聘人的資料拿了過去,還非要說安安姐有紕漏,要檢查錯處。江總您評評理,這是不是女魔頭假公濟私,她哪里要下放權力,明明就是逗著我們玩!】

人力部——阿珂:【大家要警醒了,安安姐的今天,就是你們的明天。】

【嘖嘖嘖,沒想到這么壞啊。】

【安安姐有多努力和認真,我們都看在眼里。】

【人力部是最嚴格的吧,她司空緲憑什么憑空扣鍋。】

……

執行總裁秘書——Jane:【說夠了沒有。】

平地一聲雷,張纖從來不在這個群里說話,很多人都以為她不在的。

如今她發言了,其他聲音全部安靜了下來,特別是人力部的幾個人。

很快,幾張圖蹦了出來,全是張纖貼的。

大概有三到四張的樣子,【這些都是學歷造假,司總都已向其學校求證,如有反駁,15樓辦公室請。】

很簡單的打臉過程,人力部的幾個人,恨不得立馬退群。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