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毀氣氛

司空緲披了件黑色大衣,氣勢洶洶像個身高二米八的大佬。

召開董事會的會議室在最頂層,長條桌烏拉拉幾十米,以前司空緲都沒覺得啥,現在看來,非常浮夸,非常不接地氣,非常QQ狗血小說。

她一眼望去,這些董事也跟QQ空間狗血小說里寫得一樣,一個個年齡五十往上的成功大佬,雙手交叉支頤,端坐在座位上,顯得很有文化很有內涵一般。

司空緲知曉,這些人私生活混亂,很少有和原配從一而終的,為老不尊,老奸巨猾、老而彌奸,幾乎所有和文化內涵儒雅相反的詞,都可以用在他們身上。

她看也不看這些大佬,直接走到了正上方,啪嗒抽開滑椅,堂而皇之坐到了主位旁邊的次位。

從她進門開始,所有董事都在有意無意地覷她,幾乎每個人都把小算盤打到了她身上,又在計算這一次的董事會如何與她虎口奪食。

司空緲突然覺得很累,在夢里的時候,這些人對傅靈靈可不是這個態度,一個二個瞧傅靈靈,就跟瞧著自己孫女兒一樣,慈祥得很。

還說什么一看傅靈靈就跟似曾相識一樣,一定要傅靈靈去家里做客,認識認識自己家女兒孫女兒。

真踏馬瑪麗蘇附體了。

這些人對她的時候,一個個是強有力的勁敵,還智商高超,和她過招數百回合;一碰到女主,無論是不是利用,都會百煉鋼化為繞指柔,變身為和藹可親的老人,成為女主的神助攻。

【嘔嘔嘔嘔嘔】

司空緲一陣嘔意,她驀然覺得,懨懨的。

明明方才才喝了纖纖磨的手工咖啡,想足足精神頭,不知為何,現在又困又想吐。

她不想和這些人斗下去了,莫得意思。

莫得意思……

……

……

所有人驚呆了,因為,司空緲……那個不是女人的女魔頭司空緲,那個每次上會都會挖空心思對付他們的司空緲,那個把自己打扮得如鐵臂金剛的司空緲——

她,居然在上董事會之前,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所以陸容進來的時候,就看見了這樣一番景象,基本每個人都目瞪口呆的,毫無平時的大佬形象,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一個地方。

那就是自己旁邊的位置。

那個小女人披著一件氣勢很足的黑大衣,趴在桌上,小小的呼吸,睡得好像一朵夜里靜悄悄開放的木樨花。

“她居然睡著了……不會是昨天和龍騎士……”蔡秘書嘴碎,一想到那天看到的小狼狗,就忍不住腦內洶涌。

這是昨晚花了多少的精神頭,才會在董事會上睡著???

“老蔡。”陸容肅然打斷他。

蔡秘書趕緊閉嘴,他敏感地感覺到,陸董看到司總后,心情又不是很好了。

陸容徑直走過司空緲的座位,面無表情地坐到了主位。

他看了一眼蔡秘書,示意蔡秘書打開顯示幕布。

“開會。”他啟唇。

“不,不叫醒她嗎?”一個董事指了指司空緲。

“她既然不愿意聽,我們叫她干嘛。”陸容瞥了一眼司空緲,臉蛋紅彤彤的,黑大衣暖暖和和,睡得可舒服了。以前她可沒有這樣的精神頭,想必是那小狼狗伺候得夠舒服吧……

陸容心底酸啾啾的,她好歹也追了他十四年,一招得手就轉頭找了小狼狗,她還當真做得出來!

其他人當然不明白司空緲與陸容之間百轉千回的關系。

只是這些人好好生生準備了一個月攻訐司空緲的材料,居然到了現場,毫無用武之地。

就這么一口氣憋到了底。

會議進行到最后的時候,不知是誰提了一嘴,“那位蘇錦要回來了。”

“蘇錦這位藝人,自從進公司以來,消耗公司資源繁多,給公司帶來效益一直為負,我這里有一份她所消耗資源與帶來回報的報表。”

“我認為不應該在她身上再投資源了。可她是司總的人,如果司總執意動用資源在她身上,我們也沒辦法。”

此言一出,大家好像終于找到了一致對付司空緲的口子,開始你一言我一語地吐起了槽。

蘇錦,本來是個名不見經傳的小藝人,一開始就是個跑龍套的。

司空緲遇見她的時候,她還不過是個才滿二十歲的少女,家境貧困,本身又有心臟病,所以很早就輟學了。

她媽媽在一家落敗的影視城旁邊開了早餐店,她每天見龍套來來往往,模仿他們的言行舉止。

可她身體不好,龍套又大多是體力活,所以往往一個月,只能拼三四個角色補貼家用。

司空緲是在那家影視城倒閉前夕遇到這位少女的,她欣賞她的才華,憐惜她的家世,于是將她從小地方帶來東城,一力栽培她。

甚至為幫她和媽媽找房子,又貼錢給她做心臟搭橋手術。

很多人說,司空緲這個人壞得很,其實她并不壞,她心中有衡量善惡的一把尺。

其實大家也不是針對蘇錦,只是商場無手足,司空緲實在是在蘇錦身上無條件投入了太多資源,大家都是生意人,覺得這種投資回報不成比例。誠然蘇錦是有才華的,假以時日,或許會成為藝能部的搖錢樹也說不定。

可商人重利,往往想要賺熱錢。

司空緲這樣的培養方式,為他們所詬病。

“聽說司總還要給蘇錦接下一部鼎星的自制劇?”

“何止,是要用我們這邊的一線明星徐燦然去接外戲的條件,給蘇錦置換一部電影大制作。”

“我之前聽廣告部的透露,司總已經約談了幾個雜志,要給蘇錦砸雜志資源了。”

“……”

董事們七嘴八舌地吐著槽,不外乎都是司空緲對蘇錦實在太偏心了。

“不行啊,我們藝能部這么多張嘴巴,張張要吃飯,怎么能讓蘇錦占用這么多資源?”

“對啊!要粉絲,粉絲不多;要收視率,收視率沒有;要票房,票房不能抗,這小藝人憑什么?”

“司總必須處理,這個事我們不會妥協的!”最后,董事代表擲地有聲地表達了所有董事的想法。

說到激動處,甚至還敲了敲桌子,妄圖把司空緲敲醒。

可惜司空緲睡得太香了,董事們好不容易激起的群情激憤,完全沒影響她的睡眠質量,她甚至……還砸了咂嘴。

陸容瞟了一眼她,白白凈凈的面容,睡得舒服得口水都要流下來了。

不知為何,他嘴角莫名彌漫了一死笑。

很快,他感覺到不對,又把這笑抹了回去,整平到以往的死人臉。

……

……

司空緲醒來的時候,會議室已經人去樓空了。

不知何時,會議室里居然開啟了暖烘烘的空調,秋天還沒完全到,其實不應該開空調的。

這樣暖烘烘的空氣,令她還想睡,乏得要命。

心中有些緊張又有些竊喜,還有些害怕,她居然……居然把董事會給睡過去了?!

陸容會不會下來之后,立馬動用權限,將她掃地出門?

畢竟,她可能是全華國第一個在董事會上睡了全程的執行總裁了。

這般想來,她轉過了頭,想要活動活動脖子筋骨,不轉不知道,一轉她快嚇到半死——

她的鼻尖,恰好對準了另一個人的鼻尖,甚至隱隱要碰了上去!

那個叫陸容的男人正坐在她旁邊的位置上,甚至陸容的椅子往她這邊移了很多,兩個人幾乎是緊靠著的。

陸容也睡著了,他的腦袋枕在交疊的胳膊上,沉靜的面容正對著她的后腦勺,仿佛正在輕嗅她的發梢。

她方才的一回頭,兩個人的臉幾乎要擦到了一起,她甚至看得清楚他細白如玉的皮膚,他長長的,如同灰蛾一般的睫毛,以及他一絲不茍的頭發,那些頭發此時有點頑皮,不服貼地翹起,顯得他很小,像個初出茅廬的大學生。

她記得,上一次這么近距離的看著他,是在讀書的時候。

她心里還沒來得及回憶兩人的過去,那人便睜開了眼睛。

清絕的眉眼,那雙眼睛像秋水里盛放的沉水珠,黑色的,冷冷的,又是熟悉的陸容,“你在做什么?”

他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問道。

他的手很干燥,熱度傳到了她的胳膊上。

他湊過來,又離她近近的,近得不能再近了。

甚至他的呼吸,都浸在她的面頰,她的呼吸亦是,“還是說,你在偷看我?”

他的言語里,帶著一絲戲謔。

氣氛塑造得恰好到處的曖昧。

不過很快,司空緲的白眼就打破了這份曖昧。

她心里的白眼,比表現出來的,翻得還要厲害。

這神TM邪魅狂狷的說話方式,她真的在那一瞬間很想拷問陸容:這就是狗血小說霸道總裁的自戀嗎?

明明是他把椅子靠過來,然后還要睡到她旁邊的啊……毀氣氛小能手司空緲堅定地認為,果然陸容已經隨著劇情的開始而劣化了。

她有些痛心地懷念起以前正常的陸容,

“或許是你的椅子它自己滑過來了。”司空緲以下巴指了指椅子。

陸容的面容龜裂了幾分。

方才的旖旎全都消失不見了,他放開了司空緲的手。

縱使那手白白的,軟軟的,像他少年時不忍采擷的芳香的花朵。

他其實,是為了將董事會方才的意見傳達給司空緲才留下來的。他見司空緲睡得正香,破天荒,有點不想去打擾她。

他說服自己,這個女人縱使可惡,縱使渣得驚人,好歹也是對這個公司有貢獻的。他陸容有容人的度量,讓她睡一會兒又怎樣了。

很快他又感覺,這個會議室會不會太過冷清了,于是覺得身為一個董事長,應當適當給予員工人文關懷,于是打開了空調,調到了最為適宜的溫度;

這樣的溫度下,這幾天都沒睡好的他,也有點昏昏沉沉了,于是他又覺得,作為一個企業的領導人,與民同樂,也為何不可……

于是他也枕著胳膊,也不知道是哪樣的小心思作祟,不知不覺地靠近了她。

就像是,兩個人的學生時代,風吹進教室,天光散射在他們年輕的臉上。

想到這里,陸容的臉有點紅,又有些煩躁與氣惱,“司空緲,你可真厲害。”

不愧為,毀氣氛的一把小能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