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5. 第五章

期中考過去幾周。

也不知怎么,小貝魯興奮到很晚才睡,害得缺覺睡沉的男鹿辰巳早上都沒聽到早上的鬧鐘聲。

匆匆忙忙洗漱,男鹿辰巳也來不及去第八消防隊吃早飯,嘴上叼著一片廚房的面包就奪門而出。

男鹿辰巳趕著時間點站在雄英門口喘氣,可算是累死他了。

小貝魯還在休憩,昨晚上不止男鹿辰巳累到了。

走進教室,男鹿辰巳就趴在桌子上面想來個回籠覺。

睡了沒有十分鐘,相澤消太帶著他的睡袋過來。

熙熙攘攘的教室一下子變得安靜,男鹿辰巳揉著眼起來。

相澤消太今天是讓大家選拔學習委員的,一聽到這里,原本安靜的教室又重新變得熱鬧。

每個人都努力舉著手,想要擔任職務。

男鹿辰巳的內心對此毫無波瀾,聽著大家的討論聲。

小貝魯悠悠轉醒,在男鹿辰巳背上打了個哈欠。

還是飯田天哉提議用投票的方式,相澤消太沒有異議,麻溜地鉆進睡袋,背靠著墻壁睡了。

小貝魯還沒有睡夠,對相澤消太的睡袋心生向往,就爬下男鹿辰巳的背脊。

睡袋里好像有什么東西鉆進來,相澤消迷迷糊糊抬起一點眼瞼,發現是小貝魯,又安心睡了過去。

等到投票結束,相澤消太才被班里學生喊起。

相澤消太肩膀上趴著小貝魯,睡眼朦朧地兩手插著口袋,道:“結果好了嗎?”

不知是誰起了頭開始笑起,在學生的笑聲里,相澤消太慢慢挪動脖子,鼻子和小貝魯的奶嘴貼在一起,大眼瞪小眼。

相澤消太單手放下小貝魯,慵懶道:“自己去座位上。”

小貝魯笑嘻嘻地跑回男鹿辰巳那,男鹿辰巳沒好氣地戳了戳他的腦門。

綠谷出久和八百萬百被點名去了講臺,選拔結果是兩人擔任班長和副班長的職位。

小貝魯還沒有吃早飯,擔心小貝魯挨餓自己又要遭殃,趁著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選拔職位上,男鹿辰巳干脆在桌上泡起奶粉。

取適當的奶粉量,在這點上男鹿辰巳已經熟能生巧,熱水是剛打的,沖泡著奶瓶里的奶粉,頃刻間奶味飄散。

轟焦凍最先聞到,轉頭就瞥見男鹿辰巳父愛如山的行為,嘴角一抽。

不過看到男鹿辰巳熟練照顧小貝魯的動作,轟焦凍心中對男鹿辰巳的好感度有些上升。

教室充斥著奶香味,大家的目光一致轉向后方的男鹿辰巳。

相澤消太翻著死魚眼,無奈道:“上課禁止奶孩子。”學校會同意男鹿辰巳帶小貝魯進班,也是因為懷疑小貝魯與他個性有關,例如類似離體版的常暗踏陰和黑影。

雖然同意男鹿辰巳帶進班級,但在課堂上奶孩子還是要注意點的。

男鹿辰巳傾倒著熱水,聽到相澤消太的話,停下手解釋小貝魯今天還沒吃早餐。

離下課還要一會兒,讓一個小嬰兒挨餓,相澤消太還沒心狠到那個地步,頹廢道:“下不為例。”

熱水還是剛倒進去的,奶瓶還散發著燙意。小貝魯無聲催促著男鹿辰巳,男鹿辰巳放低聲音告訴他還要一會兒才能放涼。

小貝魯挨餓有一陣子了,當即就要哭。

男鹿辰巳手忙腳亂,最終向轟焦凍求救,他記得轟焦凍能夠使用冰。

轟焦凍不明所以地接過男鹿辰巳遞來的奶瓶,看著小貝魯著急要哭的表情,稍微有些明白男鹿辰巳的意思,使用右手的能力降低了一點奶瓶內的溫度。

男鹿辰巳臉頰試了試,溫度合適,立即呈給祖宗一般的小貝魯。

小貝魯急切地吸吮牛奶,須臾之間便把牛奶全解決了。

男鹿辰巳再次感激地看向轟焦凍,道:“你真是個好人。”

“………謝謝。”

奶瓶救急的事讓男鹿辰巳對轟焦凍產生強烈的好感,為了表達友好,中午便和轟焦凍結伴去飯堂。

轟焦凍正好想要問男鹿辰巳知不知道昨天基礎學課上的事,順勢答應了男鹿辰巳的邀請。

同綠谷出久說了一聲,男鹿辰巳就帶著小貝魯去找轟焦凍。

轟焦凍點了份蕎麥面,不過因為剛出鍋的緣故還冒著熱氣,心心念念蕎麥面的轟焦凍直接上手降溫,同時也非常自覺地給男鹿辰巳再次遞過來的奶瓶幫了忙。

小貝魯嘴上吸著牛奶,邊望著站在隔壁桌前的Lunch Rush,整個人呈現興奮狀態。

轟焦凍問道:“他怎么了?”

男鹿辰巳咬著一塊可樂餅,解惑道:“小貝魯很喜歡那個米飯君。”

“哦。”

還真是小孩子。

Lunch Rush英雄并沒有高強的戰斗力,但卻因為外表引得不少小孩子喜歡,那個空間英雄十三號也是。

“對了,你知道昨天——”

轟焦凍話沒說完,學院的警笛聲響起。

本高高興興的聚餐時間,因為突如其來的警笛聲,人群密集的飯堂立即吵鬧起來,驚恐地向門口跑去。

男鹿辰巳淡定地坐在座位上,早飯他就吃了一片面包,現在正餓得厲害呢。

小貝魯如同看猴戲一樣望著眾人奔跑的模樣,雙手興奮地拍著掌。

轟焦凍好不容易等到了蕎麥面,自然不會為了一個不知名的警笛破壞。

無論怎么樣,轟焦凍對這所雄英高中還是很放心的。

外面的誤會解除,原來是一群記者擅自闖入。

安全通道不再堵塞,吃得心滿意足的轟焦凍和男鹿辰巳回到教室。

直到轟焦凍坐在座位上,才想起因為警笛聲的插入,他忘記問男鹿辰巳課上的事。

只是男鹿辰巳身邊圍來了一群女生,都是被小貝魯吸引來的。

峰田實和上鳴電氣咬牙切齒,對男鹿辰巳充滿了羨慕嫉妒恨,這個幸福的男人!

八百萬百甚至動用了個性,給小貝魯做出了一些人偶。

小貝魯高冷地不給予一個眼神,害得八百萬百深受打擊。

麗日御茶子把男鹿辰巳桌上的橡皮飄浮起來,小貝魯當即看了兩三眼,然后瞬間失去興趣。

蛙吹梅雨道:“小貝魯醬好像對這些都覺得沒有意思,呱。”

耳郎響香玩著耳機,“可能是喜歡更勁爆一點的東西。”

蘆戶三奈:“那要不是試試我的個性?”

“不用了,謝謝。”大家齊口同聲道。

蘆戶三奈失落地垂下頭,好吧,她的個性是不太適合。

要說小貝魯目前最喜歡的同學,當然非爆豪勝己莫屬。

爆豪勝己的榴蓮頭一重,小貝魯撲過來的重力險些把爆豪勝己的額頭砸向硬實的桌子。

爆豪勝已后方的綠谷出久努力憋住笑,要不然被咔醬聽到的話,一定會生氣的。

把賴在自己腦袋上的小貝魯扯下來,惡狠狠道:“別黏在我身上,討厭的小鬼。”

上鳴電氣皺眉道:“爆豪,小貝魯還是個小嬰兒。”爆豪勝己平常語氣惡劣就算了,對個柔弱的小嬰兒還如此,語氣里不由帶著一絲譴責。

切島銳兒郎同樣譴責道:“對啊,那還是你的孩子。”

“…………”

不是,切島同學,你這個的誤會竟然還沒有解開?

相澤消太的及時出現,化解了爆豪勝己接下來的怒吼咆哮。

因著中午的意外,綠谷出久把班長一職換成了飯田天哉。

飯田天哉在逃生口的表現,班里同學都有所耳聞,便一致沒有意見。

小貝魯賴在爆豪勝己那不走,爆豪勝己絕心無視他 。

分配好其他學習委員,相澤消太這才說起正事。

“今天的基礎學總共有三位老師教學,內容是在發生天災水災等各種意外時的救援訓練,而這次的服裝可以根據你們的判斷自由選擇,考慮到有些人的服裝并不適合。”

男鹿辰巳心中尷尬一笑,在知道戰斗服的意義之后,男鹿辰巳后面有再向服裝公司申請他石矢魔校服的款式,至于原先的那套睡服,他直接拿回去當睡衣了。

訓練的地方比較遠,需要乘坐大巴車前往。相澤消太不喜歡浪費時間,簡明扼要地說了幾點,就先讓他們快些換上服裝去停放在校門口的大巴車那。

男鹿辰巳學著綠谷出久,換上體操服。小貝魯重新回到他的背上,雖是被驅趕,但卻一臉滿足,男鹿辰巳只能感慨小貝魯是真喜歡爆豪勝己。

飯田天哉吹著哨子,非常努力地指揮著大家排隊。

大巴車啟動,大家開始聊起天。

上鳴電氣起頭吐槽爆豪勝已浸泡在臭水溝似的爛脾氣,惹得爆豪勝己狠狠蹬了過去。

“你說什么!”

不遠處的男鹿辰巳心情復雜地看向窗外,想起了希露迪對自己的日常稱呼。

記憶里的金發惡魔侍女總是用著蔑視的目光,鄙夷地評價自己為散發著臭水溝般臭味的水溝男。

這一刻,男鹿辰巳對同病相憐的爆豪勝己懷著濃濃的感觸。

本是同根生,孩子明天就給你。

轟焦凍瞥了眼身側周身散發神圣光輝的男鹿辰巳,悄悄挪了挪臀部的位置。

大巴車內的空氣沉悶,小貝魯昏昏欲睡,但又嫌熱,不由自主地爬到轟焦凍的右腿上,然后抓著轟焦凍的衣服角陷入睡眠。

嬰兒的世界很簡單,除了吃和玩,便是睡了。

轟焦凍低下頭,小貝魯酣睡的臉映入眼簾,抬起頭的手又放了下去,算了。

見轟焦凍又幫自己照顧小貝魯,男鹿辰巳越發覺得對方是個好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