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6. 第六章

車內爭爭吵吵,相澤消太無奈提醒他們到目的地了。

總算到了災難演習的地方,大家趴在窗戶上觀察如同溫室一般的基地。

十三號就在門口等著他們,但歐爾麥特似乎今天趕不來了。

空間英雄十三號和A班的學生講解這座基地,模擬災難事故場,簡稱USJ,簡單明了。

相澤消太還想補充注意點,身后卻冒出一團黑霧。

A班的學生整體懵逼,不懂USJ里怎么會突然出現神秘的黑霧。

直等相澤消太一說出是敵襲,大家才開始神情緊張起。

敵人一個個從黑霧中走出,相澤消太帶上護目鏡,讓學生先離開大廳。

大家不敢耽誤,由十三號帶著他們趕緊朝著門口跑去。

黑霧走出,說明他們此次拜訪的目的是為了殺死歐爾麥特。

切島銳兒郎和爆豪勝己第一個攻擊,黑霧當即使用個性籠罩住他們,然后把他們傳送到USJ的各個地方。

男鹿辰巳和轟焦凍離得最近,便一同傳送到泥石流區。

即便鬧出這么大動靜,小貝魯還沒醒。男鹿辰巳并不傻,這次的敵人和石矢魔那群只想打架分個上下的笨蛋不同,是真正沾過血的壞人。

和柱師團那些人帶給自己的感覺類似,男鹿辰巳改成用手抱住小貝魯。

轟焦凍擰著眉,對男鹿辰巳說道:“跟緊我。”

男鹿辰巳點點頭,很快藏在暗處的敵人一個個使用個性跳了出來,舉著武器想要殺死雄英的幼崽學生。

轟焦凍及時動用冰,大面積地凍住這片區域。

男鹿辰巳松了口氣,還以為要他出手呢。

他們是第一次來USJ,地貌什么的都不清楚,只能在泥石流區域內亂走尋找出口。

每冒一個敵人,轟焦凍就現場做一個冰雕。

男鹿辰巳擔心小貝魯凍醒后又要哭一場,干脆把小貝魯塞進他的衣服里,只留一個肉嘟嘟的臉垂落在外面。

葉隱透也傳送到這里,要不是轟焦凍及時發現,否則人性冰雕里還要多一個透明人。

說來當男鹿辰巳聽到葉隱透的個性是隱形之后,萬分感謝古市貴之不在這里,按照那家伙的惡心程度,要是被他擁有類似隱形的能力,世界還是直接被魔王毀滅算了。

這群對付他們的敵人只是普通的雜魚,俗稱應付小孩湊人頭的,轟焦凍思索著這群敵人敢襲擊雄英的真正底牌。

男鹿辰巳也意識到攻擊他們的敵人也并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現在的反派都這么水分?看來厲害的只有那個敵聯盟的頭領。

時間緊迫,尋找出口越是成為關鍵的事。

男鹿辰巳看著頭頂的玻璃,也不知道班主任那邊如何,畢竟一個人應對那么多敵人。或許因為是在圣石矢魔遇到了兩個看不爽的老師,相澤消太獨立保護學生的行為給了男鹿辰巳很大的觸動。不得不說,相澤消太的頹廢風和教導他的早乙女大叔很相像。

小貝魯睜開眼睛,迷惘著注意到自己掛在男鹿辰巳衣領上。

轟焦凍道:“小貝魯醒來了。”

男鹿辰巳低下頭,無奈道:“你這小子總算是睡飽了。”

小貝魯重新爬到男鹿辰巳右肩上,抓著男鹿辰巳耳邊的一縷頭發。

男鹿辰巳嘴上喊著疼,但也隨他而去。

小貝魯望著底下倒著的一地人,坐在男鹿辰巳身上笑呵呵的。

不等男鹿辰巳按住他亂動的手腳,一根鐵棍擦著小貝魯而過,轟焦凍反射性轉身,連帶著武器和人一起凍住。

小貝魯沒有事,只是因著武器飛過所帶來的強風掉落在地上。

眼淚一點點涌出,高伏特的電擊把周圍的建筑全部炸毀,電光甚至照亮了整個泥石流區域的內室。

無辜的轟焦凍倒在地上,電流在體內打轉,總算明白那天基礎學課上他暈倒的原因。轟焦凍強撐著意識,被自己父親鍛煉過的身體承受過一次小貝魯的電擊,也不由有了幾分抗電性,但小貝魯的超高伏特并不是那么容易招架地住的。

等轟焦凍再次醒來也不知過去多久,渾身泛著焦味的男鹿辰巳有氣無力地哄著還在哭的小貝魯。

“喲,醒了啊。”

轟焦凍坐起身,撐著發漲的太陽穴道:“這是他的個性?”差點忘了,雖然大部分人都會在四歲前顯露個性,但也有從嬰兒時期就開始的。

按照小貝魯這個電力,轟焦凍同情上鳴電氣一秒。

同樣都是電氣屬性,一比就想哭。

這個世界喜歡把能力說成個性,男鹿辰巳點點頭。

轟焦凍擦去臉上的灰塵,感謝小貝魯的電擊破壞了許多建筑,開辟出一條干凈的道路,照這樣他們也不需要再在里面亂逛尋找出口。

“走吧,老師還在等我們。”轟焦凍道。

男鹿辰巳拍著小貝魯的背,“好。”

小貝魯停止哭泣,可憐巴巴地抓著男鹿辰巳的衣服。

男鹿辰巳邊跑邊伸出食指戳了戳小貝魯的眉心,“愛哭鬼。”

小貝魯蹭了蹭男鹿辰巳的指腹。

轟焦凍的心一軟,然后摸上自己的左臉,男鹿辰巳和小貝魯的父子關系真的很好。

兩個人各藏心事,趕到時,卻看到歐爾麥特已然站在敵人面前。

這可是和平的象征,最強的英雄。

眾人的心中搖曳著希望的光輝。

只是此時的歐爾麥特有些狼狽,腹部大面積地流血。

轟焦凍使用冰凍,把腦無控制住,歐爾麥特得以從腦無的手中逃開。

男鹿辰巳張大嘴,對著眼前高大但外表滲人的腦無,這是什么?惡魔?

離男鹿辰巳最近的切島銳兒郎,便解釋說這是敵聯盟為了殺死歐爾麥特特意制作的腦無。

腦無?開心老吳?男鹿辰巳摸不著頭緒。

在所有人忌憚的時候,小貝魯卻眼前一亮,越瞧越對腦無產生喜歡。

男鹿辰巳趕緊按住他,心下吐槽腦無完全是按照小貝魯的特殊愛好長的。

小貝魯蹬著腿,跳下男鹿辰巳的手,撒開小短腿想要去觸碰腦無。

男鹿辰巳一口老血卡在喉嚨里,趕快去追小貝魯,那可不是什么玩具啊!

小貝魯單純的世界沒有性命危險一說,而此時腦無正試圖攻擊按壓著黑霧的爆豪勝己。

男鹿辰巳看著小貝魯前進的方向,自然意識到爆豪勝己要遇到危險,那是真正來自生命的危險。

爆豪勝己是誰,那是男鹿辰巳看上繼承他位置,當小貝魯下一任奶爸的人。

哪怕現在還沒成功,但死磨著總歸可以把小貝魯塞過去,抱著這樣希望的男鹿辰巳是絕對不能看著爆豪勝己死在他眼前。

男鹿辰巳內心的憤怒傳達給小貝魯,小貝魯對腦無的喜愛也因為男鹿辰巳的憤怒變成怒火。

兩個人身上的氣息瞬間變幻,空氣中彌漫著沉重的死亡味道。

“誰讓你們動孩子他爹的!”

“魔王的——咆哮!”

男鹿辰巳握緊拳頭,全力奔了過去,結合著小貝魯身上的魔力,發出了暗黑武斗模式外他能夠使用的高強招術。

他身為魔王的養父,怎么可以親眼看著他的同伴死在他眼前。

不等歐爾麥特出手營救爆豪勝己,男鹿辰巳就先給了那個叫開心老吳的重重一擊。

腦無被推到十米外,身體受到嚴重的創傷,沖擊吸收的能力并沒有為它吸收多少傷害,男鹿辰巳使用的是屬于魔王充盈的魔力,傷害力和正常模式的強力攻擊不同。

左腳無法撐住身體,腦無倒在地上,幸好超再生及時為它修復身體。

死柄木吊瞪大雙眼,很不相信在腦無的沖擊吸收下,一個學生竟能做到如此地步,肯定是利用了什么不能被吸收的個性,這個可惡的小鬼絕對不能留!

A班雖然有為男鹿辰巳的攻擊詫異,但他們更震驚的是男鹿辰巳剛才說的話,男鹿同學和爆豪同學背著他們發生了什么不可思議的關系?孩子他爹的稱呼都用上了。

切島銳兒郎一臉認真對他的同伴說道:“我就說吧,小貝魯是爆豪那家伙的。”

原本不相信的同學一改之前的態度,他們竟然比一個天然呆還看不破兩人的女干/情。

等等等等,現在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啊喂!

話說剛剛發生了什么,好像是男鹿同學怒發沖冠一怒為紅顏………想到紅顏爆豪兇惡的臉,大家沉默了一會兒,呃,男鹿同學喜歡就好。

思路差點又偏了,男鹿辰巳方才是打了他們束手無策的腦無一頓?關鍵腦無還受傷的那種。

男鹿辰巳還是個學生,尤其是歐爾麥特戰斗在前,大家沒有認為是男鹿辰巳的power太過高強,誰讓這不科學。男鹿辰巳至今沒有展示過自己的個性,或許是特殊的能力,腦無也不是什么能力都能吸收,就像轟焦凍的冰一樣。

而被男鹿辰巳護住的爆豪勝己世界觀和自尊心嚴重受挫,呆愣愣地望著自己的手,耳邊窸窸窣窣的說話聲惘若未聞。

如果是一個像歐爾麥特一樣的職業英雄救了他,爆豪勝己也不會如此,男鹿辰巳分明和他一樣都是剛入雄英的學生。

顫抖的肌肉告訴他男鹿辰巳——很強,強到仿佛一座高山站在他眼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