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六章

傍晚前,飯田天哉被他聞訊而來的母親接走。

綠谷出久負傷重,還要在醫院多修養一陣子。轟焦凍換下身上的病服,和綠谷出久告別。

男鹿辰巳收拾著小貝魯的東西,“我們先去酒店找安德瓦嗎?”

轟焦凍挎著小包,答道:“嗯。”

小貝魯玩著搖鈴,轟焦凍見小貝魯開心的模樣,問道:“他很喜歡這種玩具嗎?”

“小貝魯喜歡一些常人無法喜歡的東西。”男鹿辰巳嘆氣。

轟焦凍沉默,似乎是在思考什么樣的禮物適合給小貝魯,這是昨天轟冬美打電話過來問他的。

轟冬美知道男鹿辰巳和自家弟弟都進了父親的事務所,想著等職場體驗結束后,讓轟焦凍帶著男鹿辰巳上門拜訪。和小侄子初次見面,轟冬美自然要準備禮物。

“喂喂喂?”男鹿辰巳在轟焦凍眼前揮了揮手,等轟焦凍回神,才道:“你在想什么呢?”

轟焦凍咳嗽一聲,誠實道:“我家里人問我小貝魯喜歡些什么。”

“呃。”考慮到小貝魯心愛的一些魔界玩具這個世界并不存在,男鹿辰巳提議可以送出泡著**的某蛙標本。

幾百個可愛的娃娃擺在一處,在小貝魯眼中,還不如一個生物實驗室里的標本來得歡喜。

“???”轟焦凍茫然,他剛剛聽到了什么?

男鹿辰巳拍了拍轟焦凍的肩膀,“相信我,小貝魯會喜歡的。”

“………哦。”相信了的轟焦凍低頭給轟冬美發了消息。

有了這個開頭,男鹿辰巳和轟焦凍一邊走著,一邊聊起小貝魯的審美問題。

轟焦凍點點頭,恍然大悟道:“原來是這樣啊。”

“對吧,小貝魯和一般小嬰兒不一樣。”男鹿辰巳吐槽道,他背上的可是魔王的兒子。

轟焦凍道:“即便小貝魯喜歡的東西與別人不一樣,但他比其他孩子都好。”帶著一層厚厚濾鏡的轟焦凍滿心眼覺得小貝魯最優秀。

聽到轟焦凍的話,小貝魯羞澀地咧嘴笑,被人夸獎了。

男鹿辰巳無奈道:“你可別哄這家伙開心。”話音一落,男鹿辰巳的一縷頭發就被小貝魯抓住。

小貝魯**道:“噠卟。”

吃痛的男鹿辰巳去抓小貝魯的手,道:“我說錯了嗎?愛哭鬼,快把手放下。”

小貝魯氣呼呼的,在背上與男鹿辰巳糾纏著。

轟焦凍夾住小貝魯的腰抱下來,安撫道:“男鹿和你開玩笑的。”

小貝魯把頭埋進轟焦凍胸口,不去看男鹿辰巳的臉。如果男鹿辰巳不來向他親親抱抱舉高高,他一定不原諒。

男鹿辰巳不為所動,越過轟焦凍道:“我們快走吧。”

轟焦凍拍了拍小貝魯的背,跟上男鹿辰巳。

因為抓住英雄**,安德瓦正在接受記者的采訪。轟焦凍惡趣味地欣賞著安德瓦鏡頭下的臉色,一個字,爽。

“轟,你的畫風變了。”男鹿辰巳道。

“咳咳。”

轟焦凍回歸正常。

小貝魯躺在酒店的床上,偷偷看著男鹿辰巳和轟焦凍在收拾行李。既然英雄**已經解決,他們不需要再繼續待在保須市,明天一早安德瓦就要帶他們回去。

轟焦凍注意到小貝魯幽怨的小眼神,對男鹿辰巳道:“你要不還是去哄一下小貝魯?”

男鹿辰巳不在意道:“沒事的,到了飯點就好。”

轟焦凍動了動嘴唇,又看了眼還在氣頭上的小貝魯。家長里短,他太難了。

男鹿辰巳說得沒有錯,在男鹿辰巳泡好奶粉遞給小貝魯時,忍著饑餓直到現在的小貝魯早忘了男鹿辰巳拆他的臺的事。

轟焦凍一哂,他們父子沒出什么嫌隙就好。

“我們也去大廳用飯吧。

“好。”

在醫院住了一晚,轟焦凍都快忘了在酒店他是需要和男鹿辰巳同床共枕的,因為他某個窮到只給兒子開一間房的摳門父親。

轟焦凍躺進床,拉上蓋在身上的被子。小貝魯爬到轟焦凍脖頸上,嘴上的奶嘴頂到轟焦凍下顎。男鹿辰巳在浴室洗澡,暫時由轟焦凍照顧小貝魯。

轟焦凍一手拖住他的屁股,耐心詢問道:“怎么了?”

小貝魯攤開手,轟焦凍意會地變出冰雕。

拿到了想要的東西,小貝魯也不走,窩在轟焦凍懷中玩冰雕。

轟焦凍翻開男鹿辰巳帶來的漫畫書打發時間,是米飯君的連載漫畫。

男鹿辰巳光著上身出了浴室,手上拎著一不小心落在水里的干凈衣服。這次出來,男鹿辰巳的行李基本上都是小貝魯的東西,他只帶了三套衣服,之前洗得校服還沒有干透。

“轟,你還有衣服嗎?”男鹿辰巳和轟焦凍身形差不多,男鹿辰巳才想借轟焦凍的衣服。

“應該是有的。”轟焦凍下床,翻了翻書包,找出一件便服。

男鹿辰巳接過,“謝了。”

此時,安德瓦的一個下屬敲響了他們的房間門,要告訴他們明天的安排。安德瓦沒有轟焦凍的手機號,給男鹿辰巳發了消息也沒人回,怕他們二人耽誤行程,這才讓人上門去找兩人說明。

男鹿辰巳套上轟焦凍的衣服,拉開門,“嗯?有事嗎?”

“安德瓦先生讓我來告訴你們明天上午七點鐘的車,然后中途可能要去趟隔壁城市,讓你們自己注意點時間。”

聽完來人復述的安排,男鹿辰巳點頭:“好的。”

轟焦凍手上重新拿起漫畫書問道:“是有什么事?”

小貝魯趴在轟焦凍大腿上,玩著還沒有融化的冰雕。

“說是明天七點的車。”男鹿辰巳道。

轟焦凍了然,“早點睡吧。”

“嗯。”

一夜無夢。

男鹿辰巳疊起轟焦凍借給他的衣服,張口就要說等他洗好再還給轟焦凍,卻忽然想到一件事。之前轟焦凍借給小貝魯用的一件外套,他忘記還給轟焦凍了!

轟焦凍經過他,提醒道:“男鹿,要抓緊點時間。”現在已經不早了。

“我忘記還給你那件外套了。”男鹿辰巳拍住頭道。

“外套?哦,那件啊。”說實在的,轟焦凍自己也給忘記了。

男鹿辰巳:“職場體驗后,我再還給你。”衣服他是洗好了,一直在他家里面晾著。

“好,不著急。”

早上起得太早,男鹿辰巳一坐到座位上便開始犯困。小貝魯還在男鹿辰巳懷中睡著,早上起來,男鹿辰巳和轟焦凍不敢吵醒他。

男鹿辰巳打著哈欠,對轟焦凍說道:“我先睡一會兒。”

“你好好休息。”轟焦凍抱過小貝魯,讓男鹿辰巳睡得舒坦一點。

不出一分鐘,男鹿辰巳已然睡著,腦袋晃落到了轟焦凍肩膀上。

轟焦凍身體一僵,側過頭,看到了男鹿辰巳放大版的臉。男鹿的睫毛意外的長,轟焦凍如此想道。

轟焦凍轉回頭,和望著他們的安德瓦對上眼。

“……………”父子倆沉默以對。

三秒過后。

轟焦凍掏出男鹿辰巳借給他的米飯君漫畫,安德瓦則閉眼養神。

小貝魯醒來,捂著肚子扯轟焦凍的袖子。

轟焦凍趕緊把牛奶插好吸管給小貝魯,看到不是奶粉,小貝魯有些失望,但他現在餓,也不挑剔。

“中午泡奶粉喝。”轟焦凍低聲道。

小貝魯注意到男鹿辰巳在睡,跟著轟焦凍一起壓低聲音,“噠卟。”

焦凍照顧小孩,越來越得心應手了,安德瓦重新閉上眼。

保須市的隔壁城鎮發生了幾起性質一樣的事故,高架坍塌,碎落的水泥建筑傷害了不少路人。如果單單只是一起,警/察或許會認為是偶然的交通事故,但在這個城市,已然發生了五六起,顯然是有人在背后作亂。

安德瓦想親自帶轟焦凍體會英雄的職責,自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不得不承認,安德瓦的工作效率極高。男鹿辰巳和轟焦凍一下這個城市,安德瓦的下屬就查到了道路坍塌的始作俑者。

警/察已將犯人圍住,犯人挾持了幾個人質,雖說現場**了幾個英雄,但人質依舊沒有救出。

敵人的個性能夠大范圍破壞,英雄們沒法近身。

安德瓦一到場,不少人臉上出現安心的神色。

男鹿辰巳和轟焦凍站在不遠處,看著安德瓦和敵人戰斗。

本該是小貝魯喜歡的場面,但因為安德瓦的個性,小貝魯選擇鉆進男鹿辰巳的衣服里,熱是這個世界上和蟬一樣恐怖的東西。

男鹿辰巳戳了戳小貝魯的背,壞笑道:“哎呀,不出來看看嗎?很熱鬧的。”

小貝魯在男鹿辰巳懷里縮得更厲害,眼睛閉得緊緊的。

轟焦凍心疼道:“男鹿,小貝魯膽子不大。”

既然轟焦凍都開口了,男鹿辰巳嘆了口氣,“知道了。”

趁轟焦凍不注意,男鹿辰巳朝小貝魯附耳道:“你什么時候背著我多了轟的后援?”平時小貝魯在家,除了小貝魯專屬的惡魔侍女護著,男鹿辰巳的家人也集體叛變,把小貝魯照顧得比他還好。現在,又成功多了一個轟焦凍。

“噠卟?”

“算了。”男鹿辰巳也只是想逗逗小貝魯而已,他要是真欺負小貝魯,自有高伏特雷擊教他做人。

哎,他的命怎么就那么苦。

那邊安德瓦一人解決了敵人,敵人暈倒在地面。

轟焦凍走到他身邊,“現在接下來去哪?”

安德瓦想了想,“先在這個城市看看,沒有事的話就回去。”出來一趟,安德瓦想教給轟焦凍諸多東西。

男鹿辰巳和轟焦凍:“好的。”

就這樣,男鹿辰巳和轟焦凍的一周職場體驗過去,學校正式開學。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