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七章

男鹿辰巳許久沒有去第八消防隊,害得森羅日下部一直記掛。

“職場體驗還可以嗎?”秋樽櫻備問道。

男鹿辰巳吃著愛麗絲做的早飯,心酸道:“還不錯。”為了鍛煉轟焦凍,安德瓦不曾浪費時間,男鹿辰巳的這段職場體驗生活過得非常有意義,每一天仿佛都在肉/體改造。

茉希尾瀨看到男鹿辰巳腿邊的衣服,奇怪道:“男鹿君,你怎么另外帶了一件衣服?”

“外套是轟的,今天我帶去學校還給他。”男鹿辰巳不在意道。

“這樣啊。”

到了班級,一群人果然聚在一起討論各自的職場體驗。

男鹿辰巳徑直走到轟焦凍身邊,把疊得整整齊齊的外套放在轟焦凍桌上。

“謝啦。”話說他都這么久沒還人家衣服,男鹿辰巳都有點羞赧。

轟焦凍把他的外套塞進書包,“沒事。”

峰田實眼尖道:“男鹿那家伙為什么給了轟兩件衣服?”

上鳴電氣隨口就說:“男鹿和轟好像是在一家事務所,可能是那個時候借的吧。”

峰田實摸了摸下巴,他好像感受到八卦的味道。

“峰田醬,你肯定又在想什么色色的事情。”蛙吹梅雨淡定道。

峰田實拍桌,“大胸,不對,我這次是真的沒有啊。”可惜黑歷史太多,沒有一個人相信峰田實。

下午的英雄基礎學,是歐爾麥特教學,進行一次趣味救助訓練比賽。

賽場是密集復雜的工業管道,恰恰是男鹿辰巳毫無抵抗力的弱項,他并沒有其他人便利的能力。

從比賽一開始,男鹿辰巳就沒有積極爭奪第一。

“啊,好累。”男鹿辰巳是純粹靠腳力跑來的,小貝魯其中也無數次因為被里面的工業設計吸引而搗亂。

歐爾麥特立即給予男鹿辰巳鼓勵,“男鹿少年,我看到了你的努力,不要灰心哦。”

男鹿辰巳波瀾不驚,“好的。”

被男鹿辰巳冷淡傷害到的歐爾麥特:“…………”抱住胖胖的自己。

平淡的日子沒有過去多久,相澤消太在班上宣布了期末考試的事情。

男鹿辰巳汗流浹背,他對林中合宿不敢興趣,但他怕補考啊。

上鳴電氣走到男鹿辰巳身邊,拍了拍他的背,聲音沉重道:“謝謝你,男鹿君。”在進入雄英高中之前,上鳴電氣一直對他的成績很有自信,而男鹿辰巳卻打破了他的自信,竟然有人考得比他還差!

“你別以為我沒聽出來你在幸災樂禍。”男鹿辰巳吐槽道。

上鳴電氣擺了個瀟灑的姿勢,向男鹿辰巳拋了個媚眼,“這次我就靠你了。”

事實上,上鳴電氣的話一點夸張也沒有。有著自知之明的男鹿辰巳盯著自己空白痕跡的課本,期末倒數第一的名號好像——他又要奪冠了。

轟焦凍還知道期中考試男鹿辰巳創造出來的奇跡,”你,還好吧?

“我沒事。”男鹿辰巳扯出一個甜甜的笑容,早晚都是死,他已做好準備。

那邊尾白猿夫他們正在找八百萬百商量補習的事,轟焦凍嘗試開口道:“需要我幫你補課嗎?”

男鹿辰巳亮起眼道:“可以嗎?”

“嗯。”轟焦凍一笑。

離期末考試還有一周,轟焦凍本想約男鹿辰巳到外面學習,但轟冬美知道轟焦凍在給男鹿辰巳補課后,強烈要求把人帶回家,說好一塊吃飯的呢。

轟焦凍坐在客廳喝茶,轟冬美還在那邊道:“差點忘了,那天你告訴我小貝魯喜歡的東西,是不是在誆我?”

“不是。”

“哼,我才不上當。記得,一定要把人帶回家啊。”轟冬美不放心得又重復了一遍。

轟焦凍動了動扣在茶杯上的食指,最終還是無奈道:“我知道了。”

“這就對了嘛。”轟冬美哂道。

男鹿辰巳是第二次來轟焦凍家,除了小貝魯,這回身上多了諸多科的書本。

轟冬美站在門口迎接他們,小貝魯在男鹿辰巳背上張望著,那一次他來轟焦凍家還在生病,對里面的陳設記憶很是模糊。

“我可以抱一下小貝魯嗎?”

男鹿辰巳感受到轟冬美的熱情,便同意了。

轟夏雄從樓下下來,他是被轟冬美特意喊回家的,說是今天轟焦凍會帶‘弟媳’和侄子過來。看到轟冬美懷中的小貝魯,忍不住上前碰了碰小貝魯的臉,“好可愛,和焦凍小時候好像。”

“是啊,眼睛也超好看。”

小貝魯被轟冬美和轟夏雄一陣夸,心情好得給了他們一個笑臉。

轟焦凍和男鹿辰巳坐在椅子上,人手一個茶杯,男鹿辰巳望著小貝魯的方向道:“轟,你的家人好像很熱情。”

“嗯。”知道兩人熱情原因的轟焦凍表示不想說話。

轟焦凍領著男鹿辰巳去他的房間,小貝魯坐在轟焦凍床上玩轟焦凍的手機,視頻里放著米飯君的動畫。

男鹿辰巳攤開書和筆,轟焦凍坐在他的身邊給他講題。

轟冬美敲響門,既送飲料過后又以送點心的名義進來。

轟焦凍嘴角抽搐,轟冬美的意圖不要太明顯。

“要不要我幫你們帶著小貝魯。”轟冬美這么說,也是為了給轟焦凍和男鹿辰巳營造一個兩人空間。

男鹿辰巳實誠道:“唔,我不能離小貝魯太遠。”

見轟焦凍和轟冬美疑惑,男鹿辰巳這才向他們解釋如果小貝魯離他超過十五米就會有生命危險。

轟焦凍頓住,明白了為什么男鹿辰巳和小貝魯時常形影不離,為什么體育祭那次男鹿辰巳看到小貝魯被午夜抱走會那么慌張。

“男鹿,你辛苦了。”

男鹿辰巳怔怔地望著轟焦凍,眼眶微紅,轟焦凍絕對是個好人不解釋。

轟冬美見兩人之間氣氛怪怪的,自覺地悄聲離去。

男鹿辰巳聲音嘶啞:“轟,認識你真好。”回憶著照顧小貝魯心酸,轟焦凍的這句感嘆,男鹿辰巳真真感動。

轟焦凍低頭,“嗯,那這道題的答案你想出來了嗎?”

“…………”

男鹿辰巳的感動霎時間煙消云散。

最新的一集米飯君看完,小貝魯放下手機,抱著轟焦凍的枕頭睡著了。

轟焦凍正看著男鹿辰巳寫一道二次函數的過程,一抬頭就注視到小貝魯的睡相,嘴邊不由帶上一絲笑意。

男鹿辰巳咬著筆蓋,現在的題是給人做的嗎?

轟焦凍湊臉過去,“想到了嗎?”

男鹿辰巳額角滲出細密汗珠,訕笑道:“再等等,馬上就好。”

“那我幫你講一下。”讓男鹿辰巳獨立做一遍,按照目前是不可能的了。

“等等,你慢點!”

“我很快嗎?”他講題目的語速分明配合著男鹿辰巳啊。

大腦儲藏知識比轟焦凍意料中要少很多的男鹿辰巳捂頭抗議道:“廢話,我現在很疼啊。”被轟焦凍強行植入一波函數概念,他的腦袋選擇熄火投降。

房門外的轟冬美一臉震驚:“…………”

轟夏雄站在樓梯上,望著轟冬美以一個扭曲的姿勢趴在轟焦凍的房間門口,眼皮跳動,她在干什么?!

一個小時過去,轟焦凍成功講完了第一道函數題。

轟焦凍喝著第二杯的水,嗓子沙啞道:“我們講下面一題。”

男鹿辰巳……想go die………

一下午過去,男鹿辰巳臉色憔悴蒼白,腿在桌前盤坐了幾個小時而變得僵硬發抖。

男鹿辰巳的筆記本記得滿滿當當,但當事人依舊半懂不懂。

轟焦凍也沒好到哪里去,他的嗓子完全不行,但一想到今晚上的蕎麥面,轟焦凍又容光煥發。

餐桌。

轟夏雄特意安排了一個兒童椅給小貝魯,“今天父親有事要晚點回來,我們先用飯。”

男鹿辰巳出來有專門帶小貝魯的奶粉,只不過男鹿辰巳目前心如死灰中,轟焦凍代幫他給小貝魯泡牛奶。

轟冬美的視線在轟焦凍和男鹿辰巳上不斷打轉,這兩人不會在臥室………不然單純講題竟然憔悴成這樣!嗓子都壞了!

轟焦凍和男鹿辰巳渾然不知轟冬美的腦補,吃著各自的飯菜。

“男鹿君,今天晚上就睡在這里吧。”轟冬美憐惜道。

轟夏雄也覺得這個提議不錯,方才轟焦凍泡奶粉的動作,讓他忽然間很確信,男鹿辰巳真的很適合自己的弟弟,開口道:“在這里住一晚上吧。”

男鹿辰巳眨眨眼,盛情難卻道:“謝謝。”

轟焦凍把狐疑的目光投向轟冬美,哪怕轟冬美隱藏地很好,他也發現了轟冬美眼底對男鹿辰巳的憐惜。

轟冬美沒有回轟焦凍一個眼神,真是仗著家里隔音好。

轟焦凍挑眉,發生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

小貝魯喝著牛奶,沒有察覺到桌上的暗流涌動。

“客房呢?”轟冬美邀請男鹿辰巳留下,轟焦凍也是支持的,只是怎么和混賬父親一樣,都安排男鹿辰巳和他一間房。

“沒有。”

轟焦凍:“…………”

回到臥室,認了現實的轟焦凍翻出套他沒穿過的衣服給男鹿辰巳,“熱水已經放好了。”

男鹿辰巳接過衣服,上面的吊牌還沒用剪去,知道轟焦凍是特意找出來給他的。

“麻煩了。”

“沒事。”

男鹿辰巳給小貝魯帶上浴帽,小心翼翼地把小貝魯放在兒童凳上,安慰顫顫驚驚的小貝魯這種溫度的水一點也不可怕。

小貝魯握緊手,努力告訴自己一點也不怕。

男鹿辰巳和小貝魯進入浴室的一刻鐘,待在臥室的轟焦凍依稀聽到來自浴室的慘叫聲。

不用猜,轟焦凍也知道那邊出了什么狀況。

男鹿辰巳抱著小貝魯消沉地拉開把手,然后朝著轟焦凍的床一倒,人生真苦。

轟焦凍同情地看了他一眼,“我去給你們拿點布丁上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