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二十八章

在轟焦凍去給兩人拿布丁的期間,轟冬美和轟夏雄來給男鹿辰巳送禮物。

“今天見面太激動,忘記給小貝魯見面禮了。”

“見面禮?”

“對。”

轟冬美和轟夏雄把禮物拿出來,兩人并沒有聽信轟焦凍的話,拿的都是正常禮物,比如毛茸茸的娃娃。

小貝魯看了眼,就沒有興趣。

轟焦凍站在門口,手上端著兩份布丁道:“你們在做什么?”

“給小貝魯送禮物啊。”作為小貝魯的姑姑和伯伯,他們送點禮物很正常。

轟焦凍看了眼他們手上的東西,自然明白他們沒信任自己的話,他也早有預料。

轟冬美和轟夏雄一走,轟焦凍便把他藏在抽屜里的某生物實驗標本拿了出來。上面蓋了一層黑布,顯然送禮物的人都有點不適應。

男鹿辰巳錯愕地看著轟焦凍,沒想到轟焦凍真給小貝魯送這個,他當時只是順口一說而已。

小貝魯甫一看到標本,星星眼道:“噠卟。”上前抱著玻璃瓶子不放。

男鹿辰巳捂住臉,完了。

轟焦凍人生中還是第一次送這么奇怪的禮品,赧赧道:“我先去浴室。”每次看著福爾馬林里的生物,他不免有些不寒而栗。

“叮呤!”手機有來信。

吃著布丁的男鹿辰巳打開手機,發現是爆豪光己發來的短信,說是明天請男鹿辰巳吃飯。

本來男鹿辰巳是打算拒絕的,但一想到他如果去爆豪家就可以逃過明天的補習,男鹿辰巳立即回了消息。

小貝魯睡在男鹿辰巳和轟焦凍中間,男鹿辰巳莫名想到了自己母親在他耳邊說過的川之字。父母睡在孩子的兩邊構成川,能給予孩子濃濃的安心感。

轟焦凍給小貝魯和男鹿辰巳拉上被子,“晚安。”

“晚安。”

第二日的餐桌上多了男鹿辰巳和小貝魯,轟炎司沉默地吃著飯。

“既然來了,就多住幾天。”轟炎司放下筷子放話。

哪怕男鹿辰巳多不情愿學習的事,他也知道他必須得努力,不然暑假還得殘酷地去學校補課。自己一個人學習是不可能有成果的,男鹿辰巳目前只能向轟焦凍求救。聽到轟炎司的話時,男鹿辰巳才沒有拒絕。

轟炎司還需要去事務所,吃過早飯后便離開了。

男鹿辰巳:“轟,我有事出去一趟。”

轟焦凍遲疑地看了眼男鹿辰巳,忖度對方是因為學習逃脫的可能性有多少。

“我是真有事。”男鹿辰巳心虛道。

轟焦凍想到他未好的嗓子,沒有選擇深究,注視著男鹿辰巳急急忙忙帶小貝魯出去的背影。

看樣子,找借口不學習是沒跑了。

爆豪勝己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盯著桌子的目光兇狠且殘暴。

爆豪勝叮囑道:“一會兒男鹿君和小貝魯來了,要表現的歡迎一點。”

爆豪勝己掰響手指:“送他去死是吧。”

爆豪光己一個手刃過去,叉腰教訓他是不是想挑戰家威。爆豪勝己肉眼可見的速度緩緩坐下,他就是給老太婆一點面子。

爆豪光己給男鹿辰巳發了住址的定位,男鹿辰巳按照這個找到了爆豪家。

爆豪勝和爆豪光己笑著把男鹿辰巳迎進來,然后就對男鹿辰巳和小貝魯一頓夸。嗯,以踩爆豪勝己的方式。

要說見到爆豪勝己最開心的,小貝魯排在第一個。從發現爆豪勝己開始,臉上的笑容就不停。

男鹿辰巳被帶到沙發上,和爆豪勝己坐在一塊。

爆豪光己去給男鹿辰巳倒茶,爆豪勝為了給男鹿辰巳和爆豪勝己單獨的聊天空間,跑去專心照顧小貝魯。

“啊,這是給小貝魯的見面禮。”爆豪勝拿出一個機器人哄小貝魯。

見狀,男鹿辰巳發現不止是轟家,原來爆豪家也對客人那么熱情。

爆豪勝己不爽道:“這到底是誰的錯啊!”要不是這家伙竟說些讓別人誤會的話,他至于落到這個地步嗎。

“嗯?”男鹿辰巳不解。

爆豪勝說道:“勝己,快把你的禮物拿來給小貝魯看看。”見自己和孩子媽一起選的機器人不被小貝魯喜歡,轉頭喊爆豪勝己出手。

爆豪勝己拉下臉,為了這件事,他可是硬生生挨了家里的老太婆一頓罵。

爆豪光己端出飲料,放置在茶幾上道:“勝己,你有好好準備的吧。”

“……我知道了。”爆豪勝己咆哮道,一手將他藏在茶幾抽屜里的一個恐怖人偶拿了出來,體內的惡劣因子噴薄而出。

讓他給小貝魯送禮,就看小貝魯有沒有膽子收下!

小貝魯一轉興致缺缺的表情,手朝著爆豪勝己掌心的人偶招手。

“……………”本來還想教育兒子的爆豪父母愣住。

爆豪勝己的臉色也極為難看,害怕呢?哭泣呢?

小貝魯這明顯就是一副見到喜歡的東西后開心的模樣!

男鹿辰巳朝爆豪勝己挑眉,戲謔道:“沒想到爆豪你私底下偷偷關注了小貝魯。”

不需要靠別人提醒,爆豪這家伙每次能在不經意間狠狠抓住小貝魯的心意。

無形中說明了什么?小貝魯和爆豪勝己的緣分是天之注定。

男鹿辰巳抬起頭,此時窗外陽光明媚。

爆豪勝己挫敗地垂下頭,他又想起被男鹿辰巳支配的苦難。

快到飯點,爆豪光己到廚房忙活午飯,爆豪勝過去搭下手。

深受打擊的爆豪光己落寞地倒在沙發上,任由小貝魯舉著新晉寶貝人偶在自己身上爬來爬去。

「什么時候回來?」

男鹿辰巳低下頭,看到轟焦凍發來的短信。

「可能要晚點。」

那邊舉著手機的轟焦凍蹙眉,告訴男鹿辰巳別忘了學習的事情,逃避不能解決學校補習的結局。

「我盡早回來。」

一想到學習的事情,男鹿辰巳開始愁眉苦臉。

“開飯了。”

爆豪勝己坐到位置上,扒著背后的小貝魯,“死小鬼,快給我下來。”

爆豪光己敲了下他腦門,“小貝魯喜歡就讓他待著。”

“小貝魯,下來。”男鹿辰巳也沒想為難爆豪勝己吃飯。

聽到男鹿辰巳的話,小貝魯乖乖地爬下,坐到爆豪勝己安排的兒童椅。

爆豪光己弄了些蛋羹和土豆泥,試圖喂著小貝魯,但小貝魯顯然更想要爆豪勝己。

在爆豪光己的逼迫下,爆豪勝己舉著勺子顫顫巍巍地伸到小貝魯的嘴邊,內心瘋狂告誡自己忍耐一會兒。

小貝魯配合著爆豪勝己的速度,吃光了兩小份午餐。

“聽說你們最近要期末考試了,男鹿君有把握嗎?”爆豪光己問道,她也是聽說雄英考試不及格要補課。

男鹿辰巳誠實道:“一點也沒有。”

“勝己這家伙也就腦袋不錯,就讓勝己幫一下你吧。”爆豪光己笑道。

一小時過后,轟焦凍和爆豪勝己相遇在一家咖啡廳。

轟焦凍手上拎著他和男鹿辰巳兩人的學習資料,“呦。”這是他向男鹿辰巳學來的。

“呦你個頭啊。”爆豪勝己吼道。

先不說他為什么要幫男鹿辰巳補課,他大好時光干嘛要跟轟焦凍一起學習!

男鹿辰巳背著小貝魯在前臺點完餐回來,“你們來了啊。”

男鹿辰巳坐到轟焦凍身側,“麻煩你走一趟了。”

轟焦凍把他的書包放到桌上,道:“沒事。”

爆豪勝己撐著下巴,他對自己的考試有信心,并不想浪費他額外的時間。這種東西,上課聽一聽,課后看一看不就會了!

“快點,別浪費我時間。”

聽聞,轟焦凍拿出一板金嗓子和一杯菊花茶,他這次是有備而來。

男鹿辰巳把他所有科目的書攤在桌上,爆豪勝己腦門青筋暴起。

“你別告訴我這么多門你都不會?”

男鹿辰巳訕笑:“如你所見。”

轟焦凍憐憫地望了眼絲毫不知危險即將來臨的爆豪勝己,男鹿的戰斗力不是一般人能夠消受的。

“混蛋,你到底要我講幾遍!”一道題目整整講了三遍的爆豪勝己發狂道。

男鹿辰巳忖度道:“你再講一遍,或許我就聽懂了。”男鹿辰巳真不是刻意為難爆豪勝己。

轟焦凍扭開菊花茶的瓶蓋,“我給你講吧。”

轟焦凍用著爆豪勝己的方法給男鹿辰巳也講了三遍過后,男鹿辰巳敲了敲腦袋,“我明白了,就是把它和這個放到一起對吧。”

“……………”

轟焦凍和爆豪勝己對視一眼,然后互相沉默。

爆豪勝己掏出一只鉛筆,在筆帽上拿小刀削了削,隨手寫了幾個字放到男鹿辰巳面前。

“考這門的時候,你就靠運氣轉吧。”爆豪勝己好心道。

轟焦凍不由為爆豪勝己的行為點頭,如果靠男鹿辰巳的真實實力,這門科目的通過率絕對直接為零,靠鉛筆轉轉或許還有百分之十的可能性。

“噢,謝謝。”男鹿辰巳感激道。

“那開始下一門吧。”爆豪勝己負責任道,同時心里為他昨天罵切島銳兒郎豬腦子的話感到深深的后悔。如果切島銳兒郎是豬,那男鹿辰巳豈不是要超越地球生物的種類。

有了前車之鑒,爆豪勝己先讓轟焦凍講一遍題目。

男鹿辰巳聽得認真,在本子上積極地寫著轟焦凍講述的思考步驟。

“聽懂了嗎?”轟焦凍聲音溫和。

男鹿辰巳堪堪停下手,“聽是聽明白了。”但實驗結果怎么樣,男鹿辰巳自己也不能保證。

轟焦凍把書本上的另一道例題圈出來,道:“你可以先嘗試做這道。”

爆豪勝己一杯檸檬茶過去,男鹿辰巳終于寫完了題目。

轟焦凍手拿著筆,對著男鹿辰巳的答案一時竟無從下手。

“爆豪,你來吧。”

爆豪勝己茫然地接過,片刻,“陰陽臉,你自己解決。”

小貝魯呆愣愣地歪過頭,眼前的兩個人怎么突然玩起扔一張白紙的游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