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走失人士見到啦

雖然被正義感十足的路人舉報了,但是安吾并沒有出什么事。

畢竟趕來抓人販子的警察是【坂口安吾】的熟人。

安吾:這難道就是背后有人的好處?不過......同位體什么時候醒啊,趴在我背上壓死人了。

或許是看出安吾背負的艱難,那位警察貼心的開車將安吾和【坂口安吾】載到了警察局,讓他們兩人都可以安安穩穩的休息一會。

坐在警察局的椅子上,安吾百無聊賴。

他可不像同位體的自己那樣睡的仿佛死豬一般,被背著顛來顛去都不醒。

雖然不睡覺,但是安吾也實在沒什么娛樂活動。

倒是可以給司書小姐打電話,不過在【坂口安吾】熟睡的情況下,這通電話也不好撥的出去。若是平時,無聊的時候還可以和織田作小櫻桃聊著天打發時間,但是現在三人卻又失散了。

安吾忍不住嘆了口氣。

他轉頭看向身邊靠在座椅上睡著的【坂口安吾】,無聊使得他惡向膽邊生。

“安吾君起床啦!......新工作來啦!......上班要遲到了哦?......侵蝕者?”

[怎么喊都叫不醒啊!明明社畜難道不應該是一聽工作就醒嗎?]

安吾露出了無聊又嫌棄的表情,憤憤不平的坐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坐回去沒多久,突然從【坂口安吾】的口袋里響起了手機鈴的聲音。

于是安吾眼見著【坂口安吾】渾身一抖,從座椅上猛地跳了起來。

那可真是應了“垂死病中驚坐起”這句話了。

[所以你不是社畜你是麻煩解決機嗎?在你耳邊喊工作你不醒,一通電話你就醒了!]

安吾隱約覺得自己對社畜這一概念得到了刷新。

明明【坂口安吾】剛剛睜眼,眼神都還是迷蒙的,但是接起電話以后他居然能聽完記好順帶條理清晰的回復。

“是是,好的,東部有新的侵蝕者是嗎?好的,我知道了,我會和另一位安吾君一起前往處理的。”

說完【坂口安吾】便掛了電話。

他摘下眼鏡揉了揉眼睛,隨即眼神恢復了清明的看向了安吾。

“您不是要出去散心嗎?那就去打打侵蝕者散心好了。”

“不,我覺得這不是散心,這是工作吧!我要墮落,請讓我拒絕。”

“抱歉不可以拒絕,因為剛剛特務科的后輩已經開車來接我們了。”

“為什么你要當社畜還要拉著我啊!”

安吾不滿的聲音回響在警察局里,惹得幾個眼下烏青的警員抬起頭來看向他們。

--------------------------------------

安吾哪里正在為工作所苦,織田作這里倒是氣氛融洽和樂融融。

畢竟難得偵探社來了個新人,又是個脾氣好的乖巧少年。

“這是織田作之助先生,敦君你叫他織田先生就可以了哦,對了,織田先生不是我們偵探社的社員,只是在這里借住的哦。”

【太宰治】笑瞇瞇的攬著新人的肩膀向他介紹偵探社里的其他前輩。

當然順帶還會向其他人介紹新人就是了。

“織田君,這位是新人中島敦,之前那個傳聞的食人虎就是他嘍。”

[中島敦?中島老師嗎?]

織田作記起了圖書館里那位神奇的中島敦老師。

中島老師可是雙重人格,平時禮儀端正脾氣極好,雖然有些過于在意別人的評價,不過并不是不好相處。但是那位中島老師的里人格......反差就有些過大了。

織田作和中島敦老師本身是不應該有什么聯系的,不過架不住中島敦老師別號“小芥川”,這別號可是讓小櫻桃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感,幾次偷偷帶著好友們偷窺中島敦老師的生活。

雖然結局很理所應當的是啥都沒有......

[沒有事情發生當然是再好不過了......但是偷窺別人生活這也實在是斯托卡了吧?就算是咱這種好友,看著太宰君這樣的行為都覺得是在排除情敵啊!]

想起曾經的織田作忍不住嘆了口氣。然后抬起頭來看向面前的【中島敦】。

[這個中島敦不會和中島敦老師一樣,也有雙重人格吧?]

織田作一邊想著一邊認真打量著,試圖從【中島敦】身上找出一點點雙重人格的端倪。

而被打量的【中島敦】整個人都已經緊張到要背過氣去了。

“那......那個......織田先生?我是有什么問題嗎?”

【中島敦】畏畏縮縮小心翼翼的問著,那副樣子看起來不像食人虎,反倒像是小白兔。

“沒有啊,就是聽你的名字和咱認識的一個熟人一樣。”

“是是是是這樣嗎?太好了!我還以為被討厭了。”

【中島敦】長舒了一口氣,表情也放松了下來。

這時候【太宰治】突然開口打斷了兩人的交流。

“織田桑,據說橫濱西面出現了新的侵蝕者,能不能拜托你去處理他們一下呢?”

“嗯?”

織田作愣了一下。

“安吾不是已經去了嗎?”

“侵蝕者可不是只有一個方向來的呀......政府方面的人已經去圍剿東面的侵蝕者了,所以西邊只能靠我們咯。”

【太宰治】攤了攤手,做出一副無辜的表情。

“哦,對了!敦君也和織田桑一起去哦。”

【太宰治】并不打算放過自己的小弟子。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欸!我也要去嗎?戰斗讓我來真的沒問題嗎?我還不能控制好自己的能力......”

“對哦敦君,你要一起去噠。”

邊說著【太宰治】邊賣了個萌,眨了眨眼做了個wink。

不管【中島敦】愿意還是不愿意,最后他還是要和織田作一起處理侵蝕者。

搞得就像是被發配邊疆一樣苦悶呢......

侵蝕者的蹤跡略有些稀奇。

并不是他們躲的地方多么難找,又或者是多么奇葩。相反,他們躲的地方往往是正常人一時想不到的神奇地方。

比如……某條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巷子。

“侵蝕者的一對一戰斗能力大多不如咱,所以他們一般成群結隊一起行動,而且也不會躲在比較容易被找到的地方。”

織田作認真的向【中島敦】傳授著自己一貫潛書得到的經驗。

“一般的侵蝕者都會附身在比較重要的人身上,不會輕易的暴露自己的本體。就算有時候暴露本體也不會暴露在比較容易被找到的地方......比如你看那條巷子。”

織田作邊說著邊順手指向某棟高樓旁邊的小巷。

“你看那地方吸引人吧,有點好奇心的人都想進去看看,侵蝕者是絕對不可能把自己藏在那個地方的。”

“可是織田先生......我覺得那里有人。”

【中島敦】撓了撓頭有些糾結地說。

“那大概不會是侵蝕者,想看看的話就一起吧,反正也不耽誤時間。”

織田作和【中島敦】兩人便順路去小巷子里看了看。

剛剛走過巷子的拐角,奇形異狀并散發著幽幽藍光的侵蝕者就出現在兩人面前。

還是一大波壹號侵蝕者。

(織田作:嘶,臉疼......)

“誒呀......這可就難辦了啊......”

織田作看了看面前的侵蝕者,密密麻麻圍聚在一起大概有三四十只的樣子。

織田作又看了看自己身邊的【中島敦】,他已經抖成了篩子臉色都白的仿佛糊了面粉一樣。

織田作沖上前殺死了幾只侵蝕者,但是作為拖累的【中島敦】讓他不得不停了下來。

只是初次面臨戰斗的【中島敦】已經嚇到腿軟腳麻,正常站立都有些勉強,更別提躲閃侵蝕者的攻擊或者反擊了。

殺死侵蝕者的同時還要保護【中島敦】......織田作表示自己做不到。

那就還有一個辦法。

跑唄!

于是織田作一把抓住【中島敦】的后衣領拖著就向巷外跑去。

“織田先生......外面都是普通人,能不能不要把侵蝕者引過去啊......”

[明明自己都快被砍成虎肉醬了,居然還惦記著巷子外面的普通人。]

織田作嘆了口氣,拖著【中島敦】轉身向巷子更深的地方跑去。

逃跑的時候織田作突然記起了什么。

“敦君?你為什么不變身?”

“什么變身?”

【中島敦】被這突如其來的詢問搞得有點摸不著頭腦。

“你是中島敦的話,戰斗的時候總該可能變成另一個人吧,那種很能打的,攻無不克戰無不勝的那種?”

織田作很自然的將中島敦老師的特點代入了【中島敦】。

然而【中島敦】根本沒這能力。

“遇到危險就變身的那是魔法少年吧!”

織田作撇了撇嘴,沒有再說話,專心致志的繼續逃跑。

拐過一個彎角的時候,一個紅色的身影出現在織田作面前。

“太宰?”

織田作忍不住喊了出來。

那紅色的身影轉過身來,果然是小櫻桃。

“織田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你們啊!”

小櫻桃兩眼含淚沖了過來。

“猛”男落淚?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 股票黄金坑k线图 陕福彩快乐十分走势图 内蒙古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山东11选五走势图表一 江苏十一选五交流 浙江体彩6+1走势图 江苏体彩11选5下载安装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贵州11选5购买 福利彩票北京pk拾官网 四川快乐十二前三直选开奖结果 幸运28大小单双预测网 北京快乐8计划 时时分分彩票下载 股票开户最少多少钱k 吉林快三基本走势图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