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0048 有人的地方就有爭斗

房間里,福克斯先生面沉如水,他看上去和前一刻沒有太大的變化,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頭皮一陣陣的發麻。

人們總用聯邦稅務局來開玩笑,說是得罪了聯邦稅務局連褲子都穿不起,很少人拿聯邦調查局來開玩笑。

不是聯邦調查局沒有什么好的玩笑可以用,也不是他們不犯錯,恰恰相反的是調查局每年都要發生很多起執法**甚至是事故,卻沒有什么人把他們放在明面上說。

因為大家都知道,稅務局可能會讓你痛不欲生,但調查局會直接弄死你,所以就沒有什么人天天抱屈喊冤了。

對方表明了身份,福克斯先生的腿已經有些邁不動了。

他盯著那個人看了有一會,他的兒子,他的手下都從震驚中恢復過來,甚至因為福克斯先生與調查局探員的對視,讓他們感覺找到了主心骨,找到了勇氣,也紛紛怒視。

只有福克斯先生自己知道,他需要緩一緩,不然腿軟的一動就想要跪下。

過了一會,他深吸了一口氣,點著頭說了一句“好”,轉身坐下,“我倒要看一看,你為什么能讓我站不穩。”

表現的很漂亮,就連福克斯先生的兒子都覺得這是福克斯先生人生中的閃光時刻,可只有他自己知道此事他的心跳已經一百八十邁。

調查局的探員始終保持著微笑,那是一種自信的微笑,他挑著眉撇著嘴,一臉遺憾的表情,“你絕對不會喜歡聽到這些……”,他說著頓了一下,“聯邦調查局已經盯著你有一段時間了……”

在另外一間房間里,稅務局過來的探員偏頭看了一眼旁邊調查局的探員,后者皮笑肉不笑的對著他點了一下頭。

這句話其實有問題,問題則來自于主次。

單純的人和人之間都會有這樣那樣的矛盾沖突,更何況是兩個頂級的機構?

聯邦調查局,聯邦稅務局,明明是兩個不同的領域,但是雙方在權能和職能上,又有那么一些些重合的地方。

比如說聯邦調查局金融犯罪調查科,他們就負責和金融有關系的犯罪行為,恰恰這方面的犯罪行為中往往也會和**聯系在一起。

犯罪分子為了讓一些賬目不被發現,他們就會選擇隱藏起來,一旦隱藏了,就意味著**的行為發生,所以兩伙人本質上還是有些沖突的,不過這些沖突不會表現的太明顯,又不會完全的內斂。

聯邦調查局金融犯罪調查科行動組的這名探員一句話,就把功勞全部的都攬在了調查局這邊,這些錄音帶最終都會出現在法庭上,甚至是出現在媒體的面前。

有了“我們盯著你有一段時間了”這一局,就足以在所有人面前證明聯邦調查局的前瞻性,其實早就發現了福克斯等人洗錢的犯罪行為,只是證據還不充分,但愚蠢的稅務局卻驚動了他們,造成了功虧一簣。

好在,聯邦調查局最后力纜狂瀾,把一切又糾正了回來,不僅為整個調查局博得了一絲閃光,順帶著也踩了一腳稅務局。

要是放在平時,稅務局這邊肯定要派人進去扳回一局,只是現在他們自己一屁股屎,最主要的是先解決眼下的問題,想要找回場子,以后有的是時間。

福克斯先生沉默不語,就像是沒聽見一樣,他的大腦快速的旋轉了起來,思考著自己一個不起眼的財務公司,怎么會被聯邦調查局盯上,他們是不是閑著沒事干了?

探員卻不會因為福克斯先生的沉默,就停下來去等著他,反而加快了語速。

當短時間內信息量超過了一個人能夠處理峰值,人在思考的時候就會出現一些混亂,容易說錯話,說一些不該說的話。

“從上個月開始,我們就注意到你的生意變得更活躍了,而且你洗錢的速度也在加快……”

說是上個月,其實也就十幾天前,剛好是林奇和他完成第一筆交易的時候,大量的零錢流入讓他每日的申報的收入越來越多,肯定會引起一些人的主意,只是福克斯先生沒意識到聯邦調查局這邊也主意到了他。

他依舊不語,探員倒是還在繼續說,“根據我們的調查……”,他從寫字板上抽了幾張相片放在桌子上,上面有福克斯先生和林奇在一起的相片,還有他手下去取錢時的相片,“你和林奇見面之后就達成了一系列的合作條件,你們在原有的基礎上建立了一套更先進的洗錢流程……”

“林奇為你搜刮各種難以追查來源的零錢,為你設計了一套新的收費系統,這樣你就能夠更迅速的把你財務公司不合法的收入變得合法,并且存進銀行里。”

“福克斯先生,毫不夸張的說,你一邊經營著財務公司獲取非法高額利息,一邊私下洗錢,不管是地區法庭還是州法庭,哪怕是最高法庭,你的刑期都不會低于二十年!”

那探員輕描淡寫的說著令福克斯先生的兒子,以及下屬倒吸了一口涼氣的話,以福克斯先生現在的年紀,他如果進去了,別說二十年,能熬十年就已經很不容易了,他們這是打算把福克斯先生弄死在監獄里。

福克斯先生眼皮子一跳,“證據呢?”,他的聲音起初還很小,但很快就變得大了起來,“你說了這么多東西,終究要有證據吧,你說我收取高額的利息,誰來作證,讓他站在我的面前!”

“你說我洗錢,這些都是我合法經營所得!”

“如果你沒有證據,我要告你誹謗!”,他說著從口袋里掏出了名片夾,取出其中一張遞給了自己的兒子,“去門口打電話,讓律師來一趟。”

探員立刻指了指桌子,“這里有,可以在這里打。”

福克斯先生冷笑了一聲,“我懷疑你們會錄音……”,他繼而看向自己的兒子,用手握了握他的手背,“去外面打,盡快!”

福克斯先生不知道他的兒子是否看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使了一個眼色,意思是讓他的兒子打完電話就不要回來了,免得被一鍋端。

他這些年到處藏了不少現金和貴重物品,萬一情況不對,他兒子可以依托這些東西偷渡到國外去,雖然他自己陷在里面了,但至少也保住了孩子。

人活一輩子,除了自己,不就是為了下一代么?

只是有時候有些事沒有人想的那么好,福克斯先生的兒子打完了電話之后又回來了,讓福克斯先生重重的嘆了一口氣,還瞪了兒子一眼,這個蠢貨!

探員看著福克斯先生的兒子去而又返,差點笑出來,他沒辦法要求一個沒有明確證據證明涉案的人員必須留在這里,但對方主動留下來,也不能拒絕不是?

他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希望你的律師能來的快一點,不然的話你們可能要在調查局過夜……”,他聳了聳肩,“那里的環境不好,主要是透風,墻壁像是籠子一樣,也很臭,馬桶和臥室放在了一起!”

很明顯的威脅,任誰都覺得勝券在握了,同時聯邦調查局這邊也開始安排相關的人,準備隨時抓捕林奇。

只要稍后證據亮出來,福克斯先生必然要認罪,他一認罪,不管林奇的生意沒有被法律禁止,他都是同伙,最近喧囂塵上的輿論就會扭轉回來。

探員得意的翹起了腿,還讓門外的工作人員送了一杯咖啡進來,他要保持自己的風度,畢竟他們搞金融犯罪調查的,總要比那些一線的犯罪調查探員矜持一些,體面一些,也紳士一些。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 河北燕赵风采排列七 北京pk赛车app下载 拿1000炒股能赚钱吗 福建31选7浙江风釆 排三和值尾走势综合版 分分彩赚钱技巧 双色球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技巧大全 天津11选5选号方法 黑龙江11选5前三走势图 体彩排列三 快三下载手机版下载 安徽快3一定牛形态走势图 陕西快乐10分前三直 做长线有什么好股票推荐 三分pk拾彩票是不是正规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