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二十七章 騙

李聃望著山下三面環山的山谷,瞬間了然。當下席地而坐,素白的小手按在地面上,一棵參天的果樹眨眼間就扎根在了堆積如山的腐尸上

樹葉舒展,枝干搖擺,歡欣的姿態就像是得到美食的孩子一樣雀躍難耐。

將軍嬉皮笑臉的挨著李聃坐下。“李博士,怎么樣?這個任務是不是非你不可?”

“嗯,確實只有我合適。果樹可以吸收養分,又能凈化喪失病毒,這個任務安排很合理。”李聃瞥見將軍臉上得意洋洋的神色。“可是說好的戰斗任務呢?”

將軍嘿嘿一笑。“**任務不分輕重,哪里都是戰斗第一線!李博士可不能挑三揀四啊!”

“那等我把這個任務完成,你要安排我參加戰斗。”

“行,領導批準了!”

將軍嘴上說的痛快,心里卻是在偷笑。嘿嘿!小樣兒的!老子好不容想的折,還能讓你這么輕易的完成?

李聃全神貫注的控制著果樹加速凈化病毒,山谷里的腐尸已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化成了七零八落的白骨。詭異的畫面簡直挑戰了人類對恐怖的認知。

想象一下,一棵翠綠茂盛的巨大果樹,粗壯的樹根就像無數個吸塵器一樣,所過之處,遍地腐爛的尸體瞬間被吸走了軟體組織,只留下一堆森白的尸骨在陽光下泛著幽幽冷光。

然而參天的果樹在吸收完如山的尸體后,居然非常人性化的伸個懶腰,那舒展慵懶的姿態簡直和酒足飯飽的人類一模一樣。

“這果樹真TM成精了!”

“太詭異了有沒有!你說它會不會能聽懂咱們說話啊?”

石磊話音未落,就見果樹向著他們擺了擺粗壯的枝條,滑稽的樣子分明是向幾人打招呼呢。

“媽呀!真成精了!”

“你別瞎喊!它都聽著呢!”

“你們堵在路口干啥?俺們狂暴隊還咋運送尸體!”

“嗯?啊!我和磊子跟果樹打個招呼,這就走!這就走!”

**說完就拽著石磊躲到了一邊。

王健撓了撓腦袋。“和果樹打啥招呼?他倆人傻了吧!狂暴小隊,所有人都有!”

“到!”

“把軍卡上的尸體卸下來!”

“是!”

一連五車軍卡轟隆來了又去,李聃看著山谷里再次堆滿的腐尸氣的小臉通紅。

“你故意的。”

將軍連忙把怒氣沖沖的小人兒攬進懷里。“你看,我也是為了戰斗布局嘛!這些腐尸不處理了,喪尸病毒要是再傳播給動物,飛蟲啥的,那不是更麻煩了嗎?你說是不是?”

“是,可是你說讓我參加戰斗的!”

“是呀!等你處理完這邊兒,我帶你一起去殺喪失。”

“真的?”

將軍一臉嚴肅的看著李聃的眼睛。“真的。”

“那好吧!”

李聃無奈的轉頭繼續控制果樹。她這邊滿臉的不高興,果樹卻是樂得枝條亂顫,又粗壯了幾分的樹根飛快的在尸堆上游走,眨眼間就凈化了一半的喪尸。

“走吧!走吧!這邊處理完了!”

李聃把果樹收回,急忙拉著將軍起身向山下跑。

“媳婦兒!媳婦兒啊!那個.....戰斗結束了!”

李聃腳步猛地一頓。“你騙我。”

將軍見她瞬間冷淡的神色,急忙拉緊她的手。“沒騙你!真沒騙你!這不是今天的戰斗結束的太快了嘛!明天!明天咱們先去殺喪尸,完了再回來凈化尸體。”

李聃看了他一眼,手指微動,柔軟的藤蔓瞬間推開了將軍緊握的大手。

將軍心頭一顫,目光慌亂的看著她木然的小臉。“媳婦兒!媳婦兒別這樣!我錯了!我錯了還不行嗎!”

“你騙我。”

“我...我就是怕你有危險。媳婦兒!”將軍哭喪著臉,把手按在胸口。“你不知道,你每次昏迷我...我等的心都枯了。你不知道我有多怕,怕的要死!”

李聃抿唇。“那你也不能騙我。”

“是,我的錯!我不該騙你!媳婦兒~”將軍小心翼翼的牽起她的手。“我真沒想騙你,我就是想讓你歇歇。明天,明天指定讓你參加戰斗。”

李聃仰頭看著他深邃的鷹目。“真的嗎?不會騙我?”

將軍忍不住在她的額頭上落下一個吻。MD,這可憐兮兮的小模樣兒咋這么可愛呢!

“不騙你。”

李聃眨了眨眼睛,嬌聲道:“明天先去殺喪尸。”

“好。”

“我要做戰斗主力。”

“好。”

“我說撤退再回來。”

“好。”

李聃揚起笑臉。“你要是敢騙我,我就把你的行李扔出去。”

將軍止不住眉眼間的笑意。“好,明天都聽你的。現在能回去了嗎?再不走,圍觀群眾可就要把咱倆包圍了。”

李聃這才發現,不知道什么時候五個隊長悄悄摸了過來,一個個眼睛看著別處,那耳朵可都豎著呢。

“回!現在就回!!”

將軍被她拉的踉蹌了兩步才跟上她慌亂的腳步。“慢點兒!都是石頭,再把你磕著!”

“別跑了!那幾個小兔崽子沒跟著。”

李聃氣喘吁吁的回頭,見身后真沒人,這才停下腳步。

“你知道他們在,怎么..不提醒..我呢!”

將軍抬手輕撫她的脊背。“瞧你喘的!跑啥跑啊!他們五個還敢笑話你咋的。”

“有損我的形象。”

將軍白了她一眼。“沒想到李博士還有偶像包袱呢!”

“我怕……他們以后不怕我了。”

“為什么要讓他們怕你?”

“老實,聽話,好指揮。”

將軍挑眉。“有老子在,哪個敢不聽你的話?”

“那不一樣。”

將軍看著她執拗的小模樣兒,真是哭笑不得。“好了,放心吧!他們啥都沒聽到,啥也沒看到。”

“真的?”

“老子堂堂兵王,能不知道他們啥時候摸上來的?”

李聃松了口氣。“嗯,那就好。”

“就這么怕?”

“不是怕。”

“那是啥?”

“就是...就是不習慣被人了解。嗯,就是這樣,我習慣和人保持合理的距離。”

將軍長嘆一聲,把她攬進懷里。“李聃,我后悔了。”

李聃莫名其妙的靠在他的胸口。“后悔什么?”

“我應該早點走到你的身邊,也許,你就不會對人這么戒備了。”

“我覺得這樣挺的好呀!保持適當的戒備和距離,可以讓工作更有效率。”

“我是怕你覺得孤獨。”

“不會呀!人要學會享受孤獨,況且一個人的獨處是非常寶貴的空間。”

“你就沒有需要人陪伴的時候嗎?”

“不需要要啊,我在實驗室里工作,最煩有人打擾。”

將軍呼吸一滯。好嘛!感情兒他這滿腔心疼都多余了是吧!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 历年上证指数走势图片 网上配资 东方6十一历史开奖 提供四肖期期准准管家婆幽默 怏3北京 股票配资网络推销流程 6码倍投十期计划表 百家乐群 深圳风采开奖日期 股票黑马k线图 湖北快3综合走势图表一定牛 pk10赛车冠军有规律 腾讯分分彩 湖南幸运赛车为什么停了 大乐透20043期预测 排列3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