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 14 章

清晨,溫錦柔穿上衣服下樓,聲音懶洋洋的喚:“吳嫂,吳嫂?”

走到廚房,看到徐詣在里面忙碌,她倒是有些意外,“阿詣,你怎么在這兒?”

徐詣看她一眼:“給你做早餐。”

溫錦柔:?

不是想毒死她吧?

她上前,明顯看出徐詣是第一次下廚,完全弄不懂章程,盡管他平時是一個穩重有條理的男人,但在做飯這方面,并沒有顯現出他一向的足智多謀。

溫錦柔笑了笑:“我來吧。”

“不用,出去。”

溫錦柔嬌嗔道:“可是你不會做飯,你看看周圍,好亂啊。”

徐詣掃了眼廚房,是挺亂的,兵荒馬亂的戰場一般,他將她拉遠些:“臟,你離遠點兒。”

溫錦柔挽著他胳膊問:“怎么突然想給我做飯?”

徐詣笑:“想對你好,不行?”

溫錦柔一怔,彎起了唇,只讓他看到自己眼中的溫柔幸福,那抹藏得很深很深的得逞就留給自己慢慢品位吧。

“阿詣的心意我收到啦,讓吳嫂來吧。”

溫錦柔眼神溫柔的看向他已經做好的幾盤黑暗料理,心中一陣惡寒,這東西真要給她吃,她可真咽不下去,但……

她拿起筷子:“我想嘗嘗你做好的。”

徐詣皺著眉拿開她手中的筷子:“不用吃。”

被拿走筷子,但成功偽裝出一番深情,溫錦柔還算滿意,緊接著裝出一副可惜的模樣:“我想嘗嘗嘛,是阿詣好不容易為我做的。”

徐詣將手擦干凈,以免手上碰到都污漬沾到她,擦干凈后,抬手捏捏她臉頰:“不吃,臟,帶你出去吃。”

溫錦柔扁了扁嘴:“下次你不給我做菜啦。”

徐詣淡笑:“我會再學。”

男人牽著她走回衣帽間,找出衣服幫她換上,看她在鏡子前化妝,把她抱在腿上,語氣玩味:“初初最近是越來越嬌氣了。”

溫錦柔涂口紅的手停住,小心翼翼看他:“對不起。”

“為什么道歉?”

“你是不是不喜歡我這樣?會不會顯得太得寸進尺?”

徐詣嘆氣,在她剛剛涂上口紅的唇上輕吻,聲線沙啞含糊不清:“我喜歡,喜歡這樣的初初。”

兩個人生活,她總不可能永遠這么唯唯諾諾,他要教她自信起來,他徐詣的妻子,永遠可以有任性的資格。

“初初以后就是徐家太太。”

“可以不用怕任何人。”

“也不用怕我,我不會傷害你。”

溫錦柔滿足地微笑,“好。”

最近一段時間,徐詣真的在發生變化。

從前他對她還算不錯,但是近段時間更是明顯不一樣了,他雖從未親口承認愛她,但所作所為,任何一件都是從心出發的。

還不夠,她要聽徐詣親口說愛她,說非她不可。

男人根本沒有發現懷中人的心思,只一心沉浸在此刻的溫柔鄉中,他的確有些難以自拔了,從明白自己心意后,愈發喜歡和她相處。

徐詣問:“吃過早餐陪我去公司?”

溫錦柔有些不情愿:“你公司里的人總是議論我。”

“不會。”

徐詣少有會柔聲哄:“一些過份的人已經解雇,再說你現在已經是準徐太太了,怕什么?”

她低著頭嘀咕:“還不是,戒指……都沒……”

徐詣低笑出聲:“想要戒指?”

她頭越來越低:“我是不是要求太多了?”

徐詣抬起她臉:“不多。”

男人吻她額頭:“我最近太忙,沒顧上,之后會準備。”

溫錦柔甜笑著點頭。

“走吧。”

徐詣先帶她去吃早餐,倆人從餐廳出來,路過婚紗店展示櫥窗,溫錦柔駐足看櫥窗里的婚紗,目露向往。

徐詣撩開她耳邊頭發:“進去試試?”

溫錦柔大夢初醒般不好意思的低下頭:“不好吧。”

“有什么不好?”

矜貴的男人牽著個溫溫軟軟的姑娘走進高奢婚紗店,導購一看倆人穿著,立即眼前一亮,恭敬的走上前去:“先生太太,是要試婚紗嗎?”

徐詣和溫錦柔皆是一怔。

溫錦柔紅著臉偷看徐詣,聲音透著嬌意:“我們還沒結婚呢。”

她說這句話時,徐詣眸色深邃的看著她,情不自禁收緊掌心里的小手,“快了。”

導購一聽,心中大定,“先生太太不如看看這一款?”

導購小姐讓人拿出鎮店之寶,由兩名導購將婚紗展開。

徐詣坐在沙發上,見溫錦柔已經看呆,低頭笑了笑,“就這款,幫她試試。”

溫錦柔靦腆的笑笑,坐到他身邊:“好多鉆石啊,肯定很貴。”

“結個婚好像也沒必要這么費錢。”

徐詣只問:“喜歡嗎?”

溫錦柔點頭。

他抬頭隨意摸她頭發:“喜歡就去試,老公有錢。”

溫錦柔愣愣看著他。

徐詣挑著眉,漫不經心看她的耳根飛速躥紅,直到導購小姐幾次三番喚“太太”,她神志被換回。

徐詣拿起她手背輕吻:“去吧,我想看看初初穿婚紗的樣子。”

溫錦柔被導購領到簾幕后面換婚紗。

偌大的鏡子里,她看著這身美麗婚紗穿上她身。

真惡心,第一次穿嫁衣居然是穿給徐詣看。

兩名導購幫她穿好,其中一名導購抬頭時看到溫錦柔冷漠的眼神,愣了愣,可再看,溫錦柔又變成剛才那副溫溫柔柔的模樣,仿佛剛才一瞬間那么可怕的人不是她。

導購暗自搖了搖頭,看錯了吧,怎么會有準新娘用那么厭惡的眼神看著自己的婚紗?

簾幕被緩緩拉開,徐詣慢慢抬眼,溫錦柔也將狀態調整到最佳。

兩個人的視線不期而遇。

溫錦柔慢慢彎起唇,笑意溫軟,眼神靜謐,仿佛她站在那里便是美好本身。

徐詣怔愣住。

他其實有想象過溫錦柔穿婚紗的樣子,但幻想中的美麗絕對及不上此刻的萬分之一。

從前,徐詣覺得自己的婚姻一定會和利益掛鉤,他妻子的身份只是他的合作伙伴,但似乎從遇見這個姑娘開始,他便一次次的打破自己底線。

溫錦柔并不是特別的,就像戴優苒所說,她看起來好像只有一張臉,可徐詣跟她在一起是從未有過的輕松,他們之間沒有商場的爾虞我詐,沒有利益的角逐,只有愛。

他終究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他需要這種愛,也需要擁有去愛的能力。

徐詣看著她的眼神有些失焦,尚在愣神之中。

溫錦柔問:“阿詣,好看嗎?”

沒有等來回答。

她疑惑的垂眸看身上的婚紗,突然聽到“咔擦”一聲,抬頭時,徐詣將手機收了起來,說:“很美。”

溫錦柔抿唇,徐詣起身緩步走過來,攬她入懷:“就買這身怎么樣?”

“好。”

付款后,徐詣讓人將衣服送回麗陽別墅,帶她回公司。

大多數人還不知道徐詣已經決定娶溫錦柔,但是身為徐詣助理的楊總助卻是知道,從前是小心對待溫錦柔,現在更是恭敬異常。

公司員工雖然不明白楊總助怎么像個太監似的,但是一想到之前被解雇的那些同事,個個都閉緊了嘴巴不敢亂說。

到公司后徐詣有個重要會議,溫錦柔在辦公室等他。

一個小時后,徐詣被一群助理簇擁著走進辦公室,楊總助將一份策劃遞到他桌上:“徐總,根據股東們的票選結果,這次的大項目會用這個策劃。”

溫錦柔把泡好的咖啡放在桌上,眼神不動聲色的落在桌上這份策劃上。

她在國外學的是商學,對策劃后期的實施更是有異于常人的敏銳觀察力,這份策劃案的確很優秀,可問題也很多,容易出現許多不可估量的風險,一旦控制不好,市場就會出現問題。

溫錦柔顧著看策劃案,沒注意聽楊總助和徐詣說了什么,她看完策劃案時,楊總助已經點頭走出去。

徐詣看向她,“看得懂這個?”

他剛剛有注意到溫錦柔盯著這份策劃看,那種陌生的感覺再次出現,他覺得眼前這個人,是距離他很遙遠的溫錦柔。

溫錦柔笑著搖頭:“看不懂,就是想學。”

徐詣把她拉進懷:“學這個做什么?”

“大家都說我什么都不懂,我才想學,以后做你的賢內助不好嗎?”

徐詣笑:“好,忙完這個項目我教你。”

溫錦柔點頭:“剛剛你們在說什么?”

“沒什么,開會時不少股東反對用這個策劃,這個策劃案的確有高風險,但是投資項目,只瞻前顧后是打不了勝仗的。”他一手締造屬于自己的商業帝國,有估量風險的能力,也有處理風險的經驗,對于股東們的擔心,徐詣倒是沒有放在心上。

“什么時候實施?”她問。

徐詣見她感興趣,多說了一句:“策劃案既然已經通過,今天就會立即實施,最近都會很忙,會晚回家。”

“我還是會等你。”

徐詣嗯了聲,“也不用太勉強自己,困了自己先睡。”

溫錦說:“好。”

徐詣下午果然便忙碌起來,讓司機先把溫錦柔送回家。

婚紗已經送回來,不止婚紗,還有徐詣訂的戒指,都一起放在了他們的臥室。

溫錦柔沒興趣多看一眼,躺在床上盤算接下來的事,興許是想的事情太多,腦子逐漸有些昏沉,一直睡到傍晚。

而徐詣還沒有回來。

溫錦柔也明白,一旦是大項目,有時候整個公司連續加班幾個月或者熬幾個通宵都是常事。

她走進正廳,找來吳嫂,讓她準備著一些夜宵,如果徐詣回來餓了,還可以隨便吃點。

**

吳嫂正在廚房忙碌,溫錦柔百無聊賴在看書,門外傳來一陣聲響,是門鎖扭動的聲音傳來。

吳嫂走出去查看,聲音傳來:“先生怎么喝成這個樣子?小姐,小姐快來。”

溫錦柔慢條斯理的放下書,慢條斯理的穿上拖鞋,再慢條斯理的走過來。

徐詣喝得雙眼泛紅,他不讓吳嫂碰,朝溫錦柔伸出手,嗓音有些嘶啞:“初初,過來。”

溫錦柔走過去扶住他,憂心地問:“怎么喝這么多?”

徐詣半摟著她:“應酬。”

“吃點東西嗎?我讓吳嫂做了。”

徐詣嗓音混著酒氣,將她抵在懷中:“吃什么東西,吃你就夠了。”

這話讓吳嫂趕緊溜之大吉。

溫錦柔有些佩服徐詣,都喝成這樣了還有力氣把她抱起來,抱進臥室扔在床上。

“阿詣,你今天有些奇怪。”

他壓身過來:“哪里奇怪?”

溫錦柔心想,就像一個急不可耐想吃天鵝肉的癩.蛤.蟆。

“平時不見你這么急。”

徐詣吻落下來,笑著說:“今天酒桌上,我跟所有人宣布要娶你。”

那是他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感覺,原來向所有人宣布他的喜歡是如此愜意。

他沒去管別人的祝福是真心還是假意,對于祝福的酒一律照單全收。

但想到家里還有她,還是保持著一絲清醒回來,想告訴她這個消息,他的初初如果知道,一定高興得不知所措,她就是這么容易滿足的姑娘。

溫錦柔是真切的愣住了,徐詣能為她做到這份上,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所以別怕,你會嫁給我。”

他嗓音更顯溫柔:“初初,說你愛我。”

徐詣的吻逐漸落在她頸側,溫錦柔面無表情的承受,看著天花板輕柔問:“那,阿詣愛我嗎?”

徐詣低聲哂笑:“事到如今,你還不明白?”

“我想聽你說。”溫錦柔拉著他衣服撒嬌。

“愛你。”

“我愛你。”

他笑得有些無奈,卻也溫寵,托著她的頭將她溫柔抱入懷,在溫錦柔耳邊低聲重復:“初初,我愛你。”

溫錦柔露出真切的笑容。

徐詣有些怔愣,從前她的笑是溫軟,是嬌怯,是欲說還休,現在這個笑卻如罌粟帶著難以名狀的致命吸引力。

他也的確淪陷進去了。

這一晚是從未有過的蝕骨入髓。

可他到入睡之前也沒有聽到那句從前很容易就聽到的“阿詣,我愛你。”

某種潛意識里,徐詣覺得自己仿佛正在墜崖,在墜入深淵,甚至正在落入地獄,可他意識漸漸渙散,終究還是睡了過去。

清晨醒來時,溫錦柔還睡在旁邊,他松了一口氣,果然都是噩夢。

男人在她額頭落下早安吻,依舊給她留下一張便利貼,輕手輕腳穿上衣服出臥室。

他離開后,溫錦柔睜開眼,側頭拿過便利貼,上面寫著:[睡醒給我打電話,乖乖在家等我。]

真是抱歉啊徐詣。

這一次,她不會乖乖聽話了。

之后幾天,徐詣都很忙碌,卻仍舊百忙之中抽空給溫錦柔打電話,詢問她每天做什么。

公司在忙項目,她去公司他也并不能陪她,也不忍心讓她獨自無聊的呆一天,只讓她留在家里。

溫錦柔最近胃口不好,吳嫂念叨過好幾次,除此之外,徐詣十有八九打電話過來,她都在睡覺,似乎比往常更嗜睡。

他有些擔憂,準備回家看看,正好接到吳嫂打來的電話,她驚慌失措的在電話里說:“先生,你快回來看看吧!”

徐詣甚至沒耐心詢問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按耐著莫名的心亂立即離開公司。

到家打開門,吳嫂立即走過來:“先生,你快去臥室看看。”

徐詣以為溫錦柔出事,步伐紊亂的沖進臥室。

里面一團亂,他送給她的禮物被毀得七七八八,她收藏起來的那一匣子便利貼都被燒成灰燼,他們的婚戒被錘子敲得歪七扭八,她的婚紗也被剪成一塊一塊的碎片。

桌上有她字跡寫下的一張便利貼,是她留給他的第一張便利貼,寫著:[徐詣,永生不見。]

徐詣厲聲:“誰干的!”

“初初呢?”

“誰進來過?”

他嗓音無比嘶啞恐慌,抖著手拿著這張便利貼,逃避似的不愿多看一眼,心里雖然有一個可能在瘋狂滋長,但他不信,不信她會這么狠心。

吳嫂連忙搖頭:“沒人進來過,這幾天只有我和小姐在家,今天早上小姐出去后到現在都沒有回來過,剛剛我收到這條信息。”

吳嫂把自己手機的短信拿出來,徐詣看上面的信息,是溫錦柔的電話發來的,說:[吳嫂,謝謝你對我的照顧,我要走了,再見。]

徐詣立即給她打電話,電話撥過去竟然已經是空號。

他大腦一片空白,突然而至的壓抑窒息感席卷心臟,叫他呼吸急促,抖著手慌忙拉松領帶。

昔日溫情,處處都有他們回憶的臥室被毀成眼前這番雜亂的景象。

她留下的這張便利貼和這條短信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做永生不見?

到底意味著什么?

徐詣的手機突然響起,他以為是溫錦柔打來的,并沒有看清是什么電話號碼,接起來便急聲問:“初初,你在哪里?”

那邊楊總助愣了一下,說:“徐總,項目出問題了,我們需要您召開緊急會議處理風險,各股東已經在會議室等你了。”

徐詣拿下手機發愣。

吳嫂在旁看著他這副失魂落魄的模樣,猶豫著該不該告訴他接下來這件事。

想了想,還是覺得先生有權利知道,她拿出一支驗孕棒,“先生,這是我在小姐的洗手間找到的。”

徐詣僵硬的垂眸,看到驗孕棒上面的檢驗結果時,血液仿佛都快要凝固。

吳嫂帶著哭腔的聲音說:“小姐懷孕了,但是她消失了。”

在今日之前徐詣從未體驗過心痛是什么感覺,卻在這一刻,他真真切切的體會到了雖生猶死,痛徹心扉。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 新疆体育11选五走势图 安徽体彩11选5走势图 七乐彩100走势图 2017赛车pk10官网直播 炒股哪个指标好用? 河南体彩11选五开奖 000034股票行情 山东十一选五的开奖 云南快乐10分app 北京pk10历史记录 大发快三彩票下载 云南11选5预测 重庆快乐十分现场开奖官网 股票配资推荐公正卓信宝配资精湛 青海快三下载 pk10最牛稳赚单双公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