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二十五章:不破防

傳送門的一旁連接的是偽裝成巨石的基站。

顧十一望著基站許久,最后還算搖了搖頭:“要是動手的話,他的本土肯定會察覺。”

現在空間門被埋在這里,其他人還不一定能找到。

要是他切斷基站,后面葉寒再把傳送門換個地方,那他以后想搞事時,恐怕連門都找不到。

有點得不償失。

“還是算了,這次就繞過你了!”

顧十一皺著眉頭背過身子,不再去看傳送門。

“他把這邊奴隸都帶走了,繼續留在這邊還不如回去,騰出手后還能把柏楊城奴隸給接收掉。”

顧十一握著手中的契約,心里暗自規劃了一下。

良久,他似乎想到了啥,盯著手中的契約深深吸口氣,苦著臉道:“這怎么吃下去?這個也太長了!”

把契約遞到嘴邊,顧十一怎么都下不了口。

“這樣耗著也不是辦法,拼了!”

顧十一沉思片刻,察覺到不妥,最后只能咬牙將契約卷縮成一團,盡力往嘴里塞。

下次開辟儲物空間,堅決不能開在嘴里!

顧十一雙手捂著嘴巴,將契約堵在嘴里,滿臉的憤懣。

過了能有十息,這才堪堪將契約完全吞進口中。

隨后顧十一直接盤膝坐在地上,閉上眼睛,似乎在溝通著什么。

莫約三分鐘后,顧十一全身毫無預兆的發散出一股柔和的光芒。

光芒透過衣衫,將整個石室照的通透。

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光芒越來越強烈,仿佛上千瓦的大燈泡一樣讓人無法直視。

整個過程足足持續了十分鐘時間,光芒耀眼到極致后驟然內斂,消失的無隱無蹤。

石室中顧十一的身影也隨著光芒一起消失了。

在他原先坐的位置就剩下一個巴掌大的木偶。

那木偶看上去已經腐朽不堪,仿佛一陣風都能將其吹入塵埃。

……

“好像大家混的都蠻慘啊!”

背著包袱,走在核爆后的廢墟里,葉寒心里突然升起一抹喜感。

這一路走來,他路過的十幾座城市幾乎都受到了嚴重打擊。

目之所及,盡皆斷垣殘壁,幾乎每座城的狀況都差不多。

葉寒感覺除了那些發起核爆的考生,其他人勢力應該是趨于均衡的。

差距并沒有拉開多大。

“希垣星本土的傷亡不算太大。”

希垣星的建筑大都由巨石構建,葉寒意識覆蓋住廢墟,發現除爆炸核心范圍內無人生還外,爆炸中心三公里外幾乎實力達到一階的人都能扛得住沖擊波。

甚至修為達到二階就能完全免疫輻射。

不得不說希垣本土人類的體質很強,抗逆性很高。

“若不是琉焰天賦不間斷的錘煉身體,單純依靠體質強度的話,我恐怕難以站住腳!”

葉寒隨手從廢墟中撿起一顆綠色玻璃珠。

這種玻璃珠遍布在爆炸點周圍幾百米,他這是由核爆產生的巨大沖擊力和熱量將沙子融化、冷卻后形成的。

“這里一切都歸我們衍月宗所屬。”

就在葉寒欣賞彈珠的功夫,廢墟上空劃過一道人影,高居臨下道:“把你手中的東西放下,然后滾蛋!”

葉寒肉體實力還不到一階,來人壓根就沒把他放在眼里。

在他看來,他沒直接將葉寒斬殺已經算是仁慈了。

“滾?”

葉寒將玻璃珠收入囊中,淡然道:“要不,你滾一個給我看看?”

一個四階的土著,剛剛學會御空就敢目空一切。

真把自己當盤菜了?

葉寒都懶得抬頭望對方一眼。

沒有其他羈絆者限制,這方圓十里內一草一木都在葉寒意識籠罩下,任何風吹草動都瞞不過他。

這個衍月宗的弟子自然也不例外。

“你這是找死!”

見葉寒為所動,還對他出言不遜,那人感覺濕了顏。

只見他直接抽出背后的長刀,對著葉寒就斬出一道三尺長的刀芒。

嘭——

一聲悶響夾雜著玻璃碎裂聲。

那刀芒穿過葉寒的身體徑直斬在了地面上,一道半尺深的裂隙就這么出現在葉寒腳底。

“就這?”

葉寒不屑的搖了搖頭,彎腰從廢墟中撿起一柄斷刀。

在核爆中居然沒融化掉,想來品質是不差的。

“這怎么可能!”

望著地面上毫發無損的葉寒,來人又看了看手中的長刀,臉上滿是困惑。

他看的清清楚楚,那刀芒分明已經斬到了。

就連地面都斬出一道裂痕。

“為什么不可能?”

葉寒一個閃身出現在那人的背后,手中斷刀往對方脖子上猛地一揮。

“鐺——”

斷刀和對方脖子接觸后,竟然發出金鐵交鳴聲。

不破防?

葉寒眼角瘋狂抽搐,臉上淡定的神色差點沒崩住。

這特么開什么玩笑!

先前他在對方斬出刀芒的瞬間,使用了一次空間躍遷,但僅僅一瞬,他便又重新躍遷了回來。

一切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這才導致對方出現命中他的錯覺。

本想裝個逼來著。

但這不破防就有點難搞了啊。

“你這是什么武技?”

見葉寒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他身后,衍月宗弟子后知后覺,一時間大驚失色。

慌忙舉起手中長刀,想要招架防御。

不過緊接著那弟子揉了揉脖子,發現就有點發酸,其他好像沒啥異樣。

那弟子眼中頓時一陣興奮,豎起長刀指著葉寒鼻尖,直接放棄防御,獰笑道:“把這武技交出來,我可以讓你死的痛快點!”

“誰死可不一定!”

葉寒不屑的嗤笑一聲,再一次躍遷,整個人陡然后撤數百米。

就在那人扭頭尋找蹤跡的瞬間,葉寒陡然欺身上去。

“想要武技,那你得先跟上我節奏才行!”

葉寒爆喝一聲,手中斷刀再一次砍在對方的脖子上。

這一次葉寒使出了全身力氣,一刀過后震的他虎口發發麻。

沒有辦法葉寒只能選擇后撤,避開對方鋒芒。

精神覆蓋+無限制的空間躍遷,葉寒只要自己不往對方刀口上撞,幾乎處于不敗之地。

所以就算不破防,他也絲毫不急躁。

只要逮住機會就上去抹一次脖子,不管中不中,反正一擊即退。

根本不給對方回神的機會。

斷刀一次又一次的砍在對方脖子上,葉寒慢慢找到了節奏。

“這亂舞的致命特性怎么還沒觸發!”

拿這個衍月宗弟子演練實戰,葉寒手感越來越熟練,但他心里卻滿是困惑。

雖說亂舞天賦適用于群戰,但對單體攻擊時,還是有最基礎的1%幾率打出‘致命’的。

他雖然沒啥經驗。

但好歹也勤勤懇懇在人家脖子砍了四五百刀。

這一次都沒觸發就有點過分了啊!

“難不成幸運女神今天她大姨過來串門了?”

葉寒面色有些青黑,心里一度懷疑,這天賦特性是不是假的。

按照意識反饋的信息,致命特性一旦觸發,他將無視一切防御,直接對目標造成傷害。

這幾百刀砍下去,但凡能觸發一次致命特性,眼前這人就可以去投胎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 天津时时彩平台网站 极速快三计划 上海快三软件真的吗 世界股市行情 江西十一选五计划免费 钱牛花配资 河南22选5基本走势图 极速11选5投注技巧 幸运农场是不是正规的 云南十一选五开奖结 炒股票软件排行榜 分众专享天天红包app下载 山东体彩十一选五开奖查询 北京pk拾规则 湖南幸运赛车开奖奖金 股票指数涨个股不涨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