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22章 學堂

符韓君向來是個行動派,既已決心棄武從文,便從未缺席課堂。如今,科考在即,眾書院導師都在進行猜題。

而他畢竟是重活一世,對這一年的試題倒是有些印象。

符韓君百無聊賴地看著爭得面紅耳赤的眾師生們,并沒有參與其中。

他雖然名聲在外,但始終都是武將出身。

在大家看來他今后勢必會子承父業,如今不過是在打發時間,做做戲而已。

此時,夫子正在與學生們討論忠君之道。

“三綱者,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子昂以為‘君為臣綱’首當其沖,作為臣子應對君主盡心竭力,全心全意,毫無隱瞞!”書院學子陸子昂發表著自己的見解。

夫子滿意地點了點頭,“君為臣綱,簡而言之便是‘忠心’二字。”

符韓君看向夫子,問道:“那夫子以為何為忠心?”

夫子也將目光投向提問者,“符小將軍有何高見?”

眾人將紛紛看向符韓君。

“臣子不可一味遵從君主所言,而是要有自己的行事原則和判斷。”符韓君笑著說道。

“符小將軍,你當天下所有的臣子都如你這般出身高貴嗎?在皇權面前,我們除了遵從,還能做些什么?”陸子昂激憤地說道。

其他學生也面露難色,在心底紛紛認同陸子昂的看法。

符韓君繼續笑了笑,“科舉考試,是為選拔有識之士,對國家治理有助益的人才,而并非阿諛奉承之輩。正所謂‘忠言逆耳利于行’,如果沒有臣子敢直言不諱,只會蒙蔽君主。”

夫子沉默了片刻,才說道:“符小將軍所言有理,大家需謹記臣為君綱并非是一味順從君主,必要之時,也需提醒君主的德行。”

“孔子有云:君使臣以禮,臣事君以忠。君臣關系應當是雙向的,若君子不能給臣子應有的尊重,臣子又何談忠心相待?”符韓君繼續說道,“子陵認為孟子對君臣之道的說法更為完善。‘君之視臣如手足,則臣視君如腹心;君之視臣如犬馬,則臣視君如國人;君之視臣如土芥,則臣視君如寇仇。’君臣關系,并非是單向服從,而是雙向交流,不斷去完善的一個過程。”

夫子面露喜色,非常贊同符韓君的說法。

“爾等以為如何?”夫子看向其他學子。

“符小將軍以孔孟之道為依據,言論自然是在理的。”陸子昂繼續說道,“但百家思想爭鳴,各執所見。學生更加推崇韓非所言,臣子自當服從君主。明主在上,則人臣去私心行公義;亂主在上,則人臣去公義行私心。作為臣子僅需遵從君主的治國理念,輔佐之,便可。”

夫子笑了笑,“子昂所言不錯,百家思想爭鳴各執己見,你們也應當有不同的見解。在朝廷上,若是所有的臣子都想法一致,并不利于君主聽取多方意見。”

“不過,符小將軍的看法倒是讓夫子驚訝,本以為符小將軍是習武之人,應當會更遵從韓非子的從法治國,沒想到居然有顆仁義之心。”夫子感到十分欣慰。

“大約是見慣了殺戮,子陵覺得以仁義之心治國,或許百姓的生活會更美好。”符韓君感慨道,“至于陸師兄所言,子陵心中仍有疑問。若是遇到一位明君,自然國富民強;若是遇不到,當臣子的還不作為,豈不是禍國殃民?”

陸子昂皺起眉頭,看向符韓君。他沒有料想到符韓君居然如此巧言善辯,完全就看不出來是出身將軍世家。

“時辰不早了,今日猜題,且到這里吧。”夫子說道。

眾人收拾好各自的行囊,紛紛離開了學堂。

“符小將軍,請留步。”夫子來到符韓君身旁,叫住了他。

符韓君放下手中書卷,看向夫子。

“夫子可還有事?”符韓君態度謙遜地問道。

“聽聞符小將軍已拜邵大學士為師,不知可有受益?”夫子詢問道。

符韓君好笑地看了夫子一眼,“夫子若是想同邵大人談學問,大可親自登門拜訪。我想邵大人是不會將夫子拒之門外的。”

夫子皺了皺眉,“夫子就是隨口問問,符將軍見解不凡,想必也是受過高人指點。”

符韓君笑了笑,“恩師向來耿直,從他口中應該是套不出任何有關科舉考試的消息。”

“邵大人師德人品,我等師生甚是欽佩。”夫子笑著說道,“如今朝廷內外,他門下弟子大約已有半成以上都入仕了。”

“符小將軍今后自然是繼承大將軍之位,若是有任何好消息,不妨透露一二給同門。”夫子提議道。

“夫子怕是高看子陵了,子陵才學能力雖有限,但是也期盼此次能夠金榜題名。我棄武從文可不是口頭說說而已。”符韓君回答道。

夫子驚訝地看著符韓君,“你當真棄武從文?”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符韓君微笑著說道,“我如今與同門師兄弟可都是競爭關系。”

符韓君說完話,便拿起書卷轉身離開了學堂。

他雖大致知曉此次科舉命題,但卻不能告知任何人,包括他未來的岳丈。

所以,大多數時候,他都是獨自一人暗中補課,偶爾會繞著彎子,變換角度去請教邵學文。

既已決心棄武從文,便要竭盡全力,方得始終。

此次科舉應試,他志在必得。

棄武從文的荒謬之舉,能夠讓圣上對大將軍府減少一些猜忌。

若是大將軍府后繼無人,之后兵權自然可以隨意找個理由收回。

如若是后繼有人,培養后輩也是需要花費些時日的,至少可以為圣上爭取到鞏固皇權的時間,讓他放松警惕。

符韓君知曉,母親之死并非偶然,她不過是皇權之下的犧牲品。

替母親報仇的這件事他不是沒有想過,只是大多數時候都被理智壓制了下來。

大將軍府與皇家的關系甚為復雜,牽一發而動全身,關乎大鄢百姓存亡。有些時候,不得不為了大義而看淡生死。

他的父親為守護大鄢而血戰一生,卻從未想過要推翻李家皇權統治,但是圣上卻并不會憐憫他們。

他若想迎娶阿音,就必須兌現承諾在此次科舉考試中脫穎而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 今天股票开盘情况 配置类管理人 辽宁十一选五前三开奖 四川金7乐基本走势图 上证大盘股票行情 江苏11选5前三组合值 cac股票指数 正片白小姐六选一肖中特 股票中k线图怎么看 上海11选5前三组元 意大利pk10赛车官网 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新快赢481合并走势图 陕西11选5任五遗漏号 彩票软件稳赚高收益 内蒙古快三每天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