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四十二章 沒完沒了的荷花

“敢問姑娘芳名?”

“失禮了。”少女行了個標準的叉手禮,“學生陽州田氏,閨名婉兮。”

“既然田姑娘三息就得出了結果,方才為何不答?”

“方才攻擂者不是我。”

“我已經言明那不算擂比,而且事后還問了你們所有人。”

田婉兮抿了抿唇,坦然道:“我沒興趣。”

呵,清高驕傲配才女,這人設還真是一點都不出乎意料。

英雄笑了笑,示意臺前:“那不知田姑娘現在可有了興趣?”

田婉兮轉眼看看四周同窗們的殷切目光,眉心蹙了一下,抬步向階上走去。

英雄又面向其它學生,笑容燦爛:“你們,可以下跪了。”

學生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很快第一個俯身下跪,接著第二個第三個……不一會兒便跪倒一片。

他們表情不一而足,有的羞愧,有的羞憤,粗略數數足有近百。

“我等無禮,懇請殿下贖罪!”

不知道是不是所有該跪的都跪了,但昆侖學宮的臉面沒有丟,誠之一字,展露無疑。

何清歡跟那三名教授都撫須點頭微笑,很是欣慰。

“人誰無過,過而能改,善莫大焉。希望這個小小的教訓,讓你們收獲的不止是怨恨。都請起來吧!”

英雄不要臉的過起了教育人的癮。還別說,有不少學生竟然真的似有所悟,起身后又向他鞠了一躬表示感謝。

“妙!妙啊!”一名老教授撫掌贊嘆,“過而能改,善莫大焉。殿下慧心妙舌,口出成鑒,可以為師矣!”

“哎呦!老先生您太捧了,晚輩就是隨口一說,簡簡單單,字面意思而已,哪有什么慧心成鑒?”英雄趕緊撇清。

他當然不會自戀的認為老教授真覺得他有資格當老師。人家所說的“師”,是“三人行”里的那個師,意思是指他說的話很有道理,能發人深省,有教育意義。

但是,謠言可不管這些。

好么,外面他“廢二代”的名聲還在呢,要是再出來個昆侖學宮認為他有資格當老師的傳言,那可以預見的是,他鐵定會成為眾矢之的,甭想再過安生日子。

“正所謂大道至簡,世間萬事萬物,其本質都可一言蔽之。殿下未及成年,便能頻頻頓悟至理,實乃天賦異稟,無論有心無心,都大可不必過謙。”

何清歡說完,仨教授都連連點頭,讓英雄張嘴結舌,恨不得抽自己倆嘴巴子。

媽蛋的,裝逼裝過頭了。

他在那兒懊悔不已,卻沒發現一直站在膳堂里英吉臉色已經快黑成了鍋底,眼神跟要吃了他似的。

“咱們繼續吧!”

解釋不清,英雄索性翻篇揭過,對已經來到面前的田婉兮道:“我已出過一題,接下來請姑娘賜教。”

臺下蘇晏晏聞言撇了撇小嘴兒,嘟囔道:“大混蛋!臭流氓!跟我說話從來都沒這么客氣過!”

旁邊蔣蕊兒捂著嘴吃吃笑:“嫂嫂嫉妒了?你放心,雖然田姐姐是玉人榜上第六的大美人,但畢竟比你低了兩等。

而且,別看表哥他總是一副不靠譜的樣子,其實特別規矩,霜州城里那么多小姐夫人變著法兒的勾引他,從來都沒人成功過。

遠的不說,就說家巧吧!朝夕相處,共塌而眠,多少年了,不還是處子之身?”

嫉妒?

蘇晏晏切了一聲,想表現一下驕傲和不屑,可瞅瞅田婉兮的臉蛋兒,似乎比自己也差不了多少,再看胸脯……看腰身……月亮……還是看臉吧!

比我丑,哼!

田婉兮沒有跟英雄謙讓,大大方方道:“霜州城內有一座碧蓮苑,學生家中也有一方荷花池。只不過,我家的荷花池不大,三天就能開滿,第一天和第二天開的數量一樣,第三天是前兩天數量之和的二倍,總共開花八百四十朵。

請問殿下,這三天開花各是多少?

嗯……答題時間就以十息為限,可否?”

嗬,上來就是個二元一次方程題,小丫頭表現的淡然,心里還是很在乎的嘛!

英雄上輩子雖然稱不上品學兼優,但也不至于被九年義務教育內的知識難倒,心中快速列出方程,只用了不到四個呼吸就得出了答案。

“第一天和第二天開花各一百四十朵,第三天五百六十朵,對嗎?”

田婉兮原本瞇著的雙眼瞬間睜大,心中翻騰起驚濤駭浪,不敢相信的同時,又感到了深深地挫敗。

這道題是她在故紙堆中偶然看到的,當時花了她足足兩個時辰才解出答案。今日拿來出題,擔心英雄也看過,所以專門借助荷花更改了題面,換了成倍的數字,甚至還把時間限制在了十息之內。

她喜歡術算,認為這是通曉世間萬物的根本之術,所以極愛鉆研,自認也十分精通,甚至引以為傲,“學宮第一才女”的名頭便是因此而來。

但是,就在剛剛,一個傳說中的廢物,將她所有的驕傲輕輕松松的打破了。

臺下的學生們鴉雀無聲,所有人都緊盯著田婉兮的臉。有人已經從她的表情中看出端倪,悄然搖頭;有的人還抱著僥幸的希望,默默等待。

深吸口氣,田婉兮眼瞼低垂,開口:“殿下才學精深,婉兮自嘆不如!”

仿佛時間凝固又突然運轉,臺下響起一陣嘆息,學生們面面相覷,無話可說。

剛剛那道題,他們中有不少人會解,但沒人比英雄更早得出答案。

“我就知道,表哥最聰明了!”

蔣蕊兒沒心沒肺的鼓掌大笑,完全不在乎身周同窗們的異樣眼光。

“我只是答出了田姑娘的題目,并不代表就強于姑娘,言敗還為時尚早。”

英雄笑的溫文謙遜,典型裝大尾巴狼。

田婉兮嚴肅的點點頭:“請殿下賜教。”

英雄沉吟片刻,道:“還是荷花。假設有個底寬一丈的池子,一朵直直的荷花生在正中央,頂端長出水面一尺,若是把它拽到池岸邊,頂端又正好與邊平齊。

請問,池水有多深?荷花又有多高?”

小樣兒的,你給爺兒出二元一次方程,那爺兒就回敬你個一元二次方程,倒要看看你能不能解得出。

田婉兮蹙起眉:“時限呢?”

“這道題比較難,就一盞茶的時間吧!正好我也有點渴了。”

田婉兮也不客氣,點點頭又問:“我可以使用筆墨嗎?”

“請便。”

英雄故作豪爽的擺擺手,然后毫無形象的在臺階邊緣坐下。

另一邊,聽到他說口渴的家巧已經捧著小茶壺快步向他走了過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 甘肃快三预测号码 明天什么股票会涨停 腾讯秒秒彩稳赢打法 陕西快乐10分基本走势图 股票分析软件 排列3和值走势图综合版 北京赛车网址 股票入门怎么开户 甘肃快三今天快三号 加拿大快乐8开奖预测 政府基金配资 江西快三投注 北京pk拾赢彩专家 北京快3开奖图 北京快3是不是官方的 炒股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