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切換背景色:
切換文字顏色:
切換字體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會面

在拉斐爾把劍按在虎鯨的脖子上之前,虎鯨終于不情不愿地交代了。可他也是真的不情愿招惹密魯菲奧雷,所以這些情報事實上都是是個黑手黨家族都能得到的信息,沒有拉斐爾真正想要的東西。

拉斐爾冰藍的雙眸中毫無情緒,就這樣一動不動地注視著虎鯨,如同在看一具尸體。虎鯨在這樣的目光下汗毛倒豎兩股戰戰,只覺得是被捕食者盯上了,可即便他說話都開始結巴了,也依舊堅持自己的說辭。

拉斐爾的理智慢慢回籠,他垂下眼眸,虎鯨終于塌下肩膀得以喘息。

也對,憑虎鯨的能力,更加深層的情報恐怕也沒多少,沒有必要再為難他了。

“嗯,就這樣吧。”拉斐爾擺了擺手,不等虎鯨把這口氣呼出來,就朝著他攤開手掌,“指環。”

拉斐爾在虎鯨的含淚目送下離開,他的口袋里盛著兩枚B級一枚C級的大空指環,還有枚量產的大空匣,只能說聊勝于無。這個數目對虎鯨這個等級的情報販子來說不太正常,但問題在于拉斐爾是少見的大空屬性波動,對應的指環和匣子都很稀有,而以拉斐爾現在的情況要定做也不容易。

拉斐爾顛了顛口袋,最后還是讓他們靜靜地躺在里面,只拿出了自己的最后幸存者,面無表情地殺向了密魯菲奧雷最近的一個據點。

虎鯨送走這位煞星,好不容易松了口氣,連忙去自己的情人那里尋求安慰。當晚,他搞定生理活動后,靠在床邊品著紅酒,悠然地觀察今天的情報時。

他身后的玻璃窗,從外面被叩響了。

不去管差點心臟停跳的虎鯨,拉斐爾推開窗戶翻進來,把手中提著的一個沉甸甸布袋扔到桌上。布袋落在桌上,發出了金屬碰撞的叮叮當當聲。

……結合“密魯菲奧雷遭遇奇襲”的情報,虎鯨吞了吞口水,總覺得自己猜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下一刻,拉斐爾就證實了他的猜想,他淡淡道:“拿著,都是指環和匣子,等級不高,不過比你的存貨能好點。”

虎鯨努力控制自己貪婪的目光不往那個袋子上瞟,“您的意思是……?”

“這是你的報酬,怎么處理你隨意。”拉斐爾從玻璃的倒影上瞥見自己的側臉上沾著的血跡,抬起袖子用力擦了擦,可這血跡已經凝固在他的臉上了,他只得嫌棄地撇了撇嘴,“借我衛生間用一下。”

他前腳進了衛生間,后腳虎鯨就急不可耐地撲到桌邊,清點起其中的內容,越點越心驚,口水都要滴下來。

拉斐爾探出一個腦袋,只見虎鯨正拿著幾枚指環往嘴里塞,大有要咬一咬試試硬度的意思,他見狀微妙地干咳一聲,“……我建議你先把他們消個毒。”

虎鯨:“……哈,哈哈,您說得對,我這就去!”

這幾個小據點的清理對拉斐爾來說并沒有什么難度。戰斗力稍微高點的人都在前線,剩下的駐留的都是雜兵中的雜兵,即使有著匣子也難成氣候,和其他人的區別只是堅持三秒還是五秒。

但今天過后,情形就不一定了。拉斐爾在突襲時有意識地閃避著監控攝像頭,無法閃避的也一一破壞了,因而密魯菲奧雷對他的戰斗方式仍是缺乏了解的,可不可能會蠢到繼續毫無警惕地放任他玩下去。

明天如何行動呢。拉斐爾聽著耳邊的流水聲,大腦快速運轉著。

“那個……”門外傳來虎鯨委委屈屈的聲音,有一說一,拉斐爾腦補了一下他那張圓滾滾的臉泫然欲泣的樣子,差點沒忍住直接將他連人帶門一腳踹飛,“什么事?”

虎鯨尚不知道自己躲過了什么,拉開門后立刻掛上諂媚的笑容,“您忙完了嗎?其實也沒什么事,就是……”

“熱情的現首領,想見您一面。”

——————

這里應當是熱情的一個分據點,除了隱蔽外,就戰略位置而言也不太重要。換而言之,目前來說比較安全。

只要不暴露熱情的首領居然身在此次的話。

拉斐爾在心里想象過他選的人是什么樣子的。

真正見到他的時候,他發現跟自己的想象居然還挺接近的。

青年有著一頭與他相似的燦金色長發,只是顏色更深一些。他五官深邃俊秀,看起來十分年輕,最多只有二十五六歲,可周身的氣質十分沉穩可靠,翠綠的雙眸中寫滿了了然,只是這樣看著就給人十足的信任感。以拉斐爾的視角,還隱隱覺得他的長相有些熟悉。

……而且,雖然他現在坐在座位上看不見下半身,但從他的肩寬和上身的比例來看,他站起來以后起碼有190公分了。

青年也不是一個人迎接他的,他的身旁一左一右立著兩人,一人是金色短發,另一人則是黑色妹妹頭,以一種保護的姿態陪伴在他身旁。

黑發的那位拉斐爾見過,他瞇了瞇眼睛,從回憶中找到了這個人的名字,“你是布加拉提。”

布加拉提大概沒有想到自己能被認出來,短暫的愣神后,臉上浮現出淡淡的笑意,態度不卑不亢,“是的,我初加入時曾經和暗殺小隊一起行動過,你還記得。”

“當然,你和普羅修特關系不太好,我們還在賭你們什么時候會打起來。”拉斐爾遺憾地搖了搖頭,“可惜一直都沒有……不對,現在如何?你們打過架嗎?”

布加拉提沒有惱怒的意思,笑著搖搖頭,“不,沒有,我們只是觀念不合,沒有打過。更何況,我也已經很久沒見過他了。”

這場會談的開始似乎很友善,作為新任首領的青年也很滿意,“很久不見,您看起來一切都好。”

看出來拉斐爾對他的陌生,他笑了笑,“我的名字是喬魯諾.喬巴拿,布加拉提你已經認識了,而這位是福葛。”

沒聽說過的名字。拉斐爾飛速地過濾著自己過去認識的人。而且,他還注意到喬魯諾在介紹時只提到了他們的名字,沒有提及他們的職位,也不知道是有意無意……有意的可能性比較高。

他確實很擅長獲取別人的信任,這是一種難得的天賦。

“抱歉,兩位,我想和拉斐爾先生單獨談一談。”喬魯諾歉意地看向身邊的兩人。

布加拉提對此沒什么異議地點點頭,然而福葛并不贊同。他眉頭皺起,快速地抬頭看了一眼拉斐爾,“Boss,還不能確定他是否是本人,這樣做的風險……”

喬魯諾搖搖頭,“多謝關心,福葛,不過我能確定,他確實是本人。”

福葛的內心正在罵娘,你以為重點是本人嗎?那就是一個借口啊!你有沒有一點疑似篡位成功的人的自覺啊!

然而喬魯諾堅持要單獨談談,他也沒什么辦法,只能相信喬魯諾并非有勇無謀,不會讓自己陷入絕境了。

兩人先后離開并順手帶上了門,喬魯諾站起了身走近他,也讓拉斐爾確認——這家伙真的有190那么高!

然而他的下一句話卻令拉斐爾眼皮一跳,“你是十年前的拉斐爾先生吧。”

目前接觸到的人都默認他是旅行回來的那位十年后的自己,為什么喬魯諾能夠這么肯定?

喬魯諾微笑著,“我當然知道,因為,這個位置是我獲得了你的承認后取得的。”

“關于你的計劃,我只得知了與我有關的那一部分,但這已經足夠我接觸到真相了。”

“真正的這個時代的你,不可能會出現在這里,所以……你只能是十年前的那個。我說得對嗎?”

拉斐爾沉默了幾秒鐘,扯了扯嘴角,“我忽然覺得布加拉提也是一個不錯的人選。”

“布加拉提嗎……他確實非常優秀,也非常強大,無論是能力還是他的靈魂。”喬魯諾認真地思考了一下,真誠地贊同著,“我也認為他會是一個值得追隨的首領。”

拉斐爾笑不出來了,他深深地注視著喬魯諾,而喬魯諾回以坦然的微笑,從頭到尾都是坦坦蕩蕩無所畏懼。

如果他十年前就是這樣……也不用這么黑,就算只有一半,拉斐爾覺得自己會選擇他,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了。

“……方便說一下熱情的情況嗎?據我所知,你們的狀況不太好,你甚至要躲到這里。”

“只是戰略性撤退。”喬魯諾先義正言辭地解釋了一句,然后接著說道:“情報的來源我就不問了,狀況確實不太好,我們缺乏對密魯菲奧雷的了解,可他們對我們的能力了如指掌。”他說著抬眼去看拉斐爾的表情,“暗殺小隊……也有著比較大的損失,我現在聯絡不到他們。”

拉斐爾心里一沉,“最后一次聯絡到他們的地方呢?”

喬魯諾直接拿起桌上對一個遙控器,白色幕布緩緩落下,接著一張標著數個紅點的地圖出現在拉斐爾的面前。

拉斐爾默默地將這張地圖記錄在腦海中,伸手點了點地圖上打了一個問號的位置,“是這里嗎?”

喬魯諾回以肯定的眼神。

而問號標記的所在……分明就是暗殺小隊的那間酒吧的位置。

“搜尋的結果呢?”

“沒有,那里現在是一片廢墟,但好消息是我們并沒有找到任何人的尸體。”喬魯諾見他轉身就走,上前幾步抓住他的手臂,“等等,密魯菲奧雷的一支分隊近期正在那里徘徊。他們隊里有替身使者,還有針對指環和死氣火焰的檢測雷達。”

拉斐爾沒去掙開他,只是把從虎鯨那里順來的指環拿出來交到喬魯諾手上,而喬魯諾也下意識去接住指環,松開了手,“那不是更好嗎?”

“我太久沒活動了。在生銹之前,就用他們的血再開一次刃吧。”他說罷,轉身大步流星走出門。

喬魯諾.喬巴拿沒再阻攔他,目送他的背影遠去。

他坐回自己的位置上,撐著下巴對著走進來的布加拉提眨了眨眼,“布加拉提,擔心里蘇特他們嗎?”

布加拉提好笑地抱著手臂,“本來沒有,但現在……”他嘆了口氣,“好像是有些的。”

普羅修特,但愿今年年會上還能看到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 11选5天津中奖规则 体彩36选7公式技巧 吉林快3开奖快结果 2019年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上海11选5彩票网 上证指数000783 江苏快三一定牛推荐号 新五丰股票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2020 排列五预测 甘肃快3开奖软件 快乐赛车顶天hf12vip 上证指数意味着什么 河南快三玩法介绍 股票集合竞价规则 福建快三购买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