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第 20 章

半個小時后,月詠帶著我們來到了主屋。

“啊呀呀,阿銀你來的正好,我正準備去找你呢。”

坐在輪椅上的女人胭脂紅唇,皓齒明眸,精致的臉上沒有一絲陰霾,笑容和煦的讓人如沐春風。

她看到我歪了歪頭:“今天有新朋友啊。”

我向她問好:“您好,聽說您知道很多不為人知的事情,所以我特地拜托他們帶我來問您一些事情。”

“是這樣啊,他們說的太夸張了,”日輪托著腮幫子露出可愛的表情,“不過有能幫忙的地方我會盡力的。”

銀時憤怒地拔下頭上的苦無,腦袋開始呲呲的噴血:“我都說和我沒關系了,誰會拐賣少女啊!”

月詠別過頭,嘖了一聲。

“那么,是什么事情呢?”日輪清透的雙眸看向我,目光溫柔誠摯。

“是這樣的,我找不到回家的路了。”我說,“您知道東海嗎?”

“東海,東海,東海……”日輪重復了幾遍,秀眉緊鎖。

我瞧著她的表情就已經知道答案了,臉上不禁露出一絲苦笑。

日輪思忖片刻,說:“我有好久沒跟外面的世界交流了,也許是最近出現的地名,等我去向別人打聽打聽吧。”

我連忙道謝,對陌生人這么熱心,她真是個大好人。

“對了,你找我有什么事?”銀時擦掉頭上的血跡問道。

日輪微微一笑:“有位絕世美女想見見你。”

“哈?”銀時滿臉莫名。

新八憤憤不平地說:“為什么是見銀桑,絕世美女的品味不可能這么低的。”

神樂吐吐舌頭:“搞不好是絕世丑八怪,阿魯。”

月詠點燃煙斗:“你們不知道嗎,吉原的另一位花魁,傾城鈴蘭。”

“鈴蘭還活在吉原時,是人氣和日輪不相伯仲的另一位花魁,在當時是相當除出名的。傳聞她擁有沉魚落雁之貌,能歌善舞,百藝精通,無人能出其右。許多權貴之人擲下千金,只為博得她的芳心。然而別說得償所愿,大多數人常常連手指都沒碰到,就被她奉上一盞清茶請了回去。”

“哇,好厲害!”我贊嘆道。要是娜美笑一笑就有人一擲千金,她一定會高興死了,這個鈴蘭居然還把別人拒之門外。

“不愧叫傾城,確實是傾國傾城的美女呢。”銀時眼睛瞟了瞟,“日輪臉上的粉撲都快快塌了。”

日輪微笑著抄起桌上的端盤砸到銀時頭上,銀時頓時頭破血流。

“啊,對不起,手滑了一下,誰叫國家都傾倒了呢。”

我打了個寒噤,好可怕,這就是傳說中的笑里藏刀嗎……

“鈴蘭想看看傳說中的救世主,所以你被傳說中的花魁逆向指名了哦,阿銀。”日輪解釋道。

“等等,”我舉手,“我覺得叫救世主的話,我也可以。”

英雄的使命就是打敗魔王拯救世界,應該跟救世主差不多吧,我可是正義的海賊(實習生)。

日輪聽了我的話,掩嘴笑道:“伊莎小姐想見傾城的話,我下次問問看能不能讓你私下見見她。”

……怎么總覺得我被小瞧了。

神樂遞給我一根醋昆布,拉過我的手。

“走吧,我們去一邊玩泥巴,骯臟的大人世界是不讓我們踏足的,阿魯。”

我本來還想再爭取一下,奈何神樂的手勁兒出乎意料的大,拗不過她的我只好從命。

只是跟神樂玩泥巴總會變成踢罐子游戲,我不明白為什么她這么喜歡如此暴力的游戲,第一次踢的時候我就因為控制不好力道把別人家的墻給踢塌了,然而神樂很興奮告訴我她總算找到對手了,一有空就拉我一起玩。

本來跟我們踢罐子的還有幾個男孩,不過他們被我們的罐子踢暈了幾次后就再也不來了,神樂不得已只能拉上新八,新八每次都激烈的反抗,但很快就會被鎮壓。

萬事屋的食物鏈似乎是神樂→銀時→眼鏡→新八嘰。

第二天我們來找銀時的時候,發現他完全沒有與花魁共度良宵的愉悅,反而表情復雜地盯著小拇指看,而他的手指上纏了一根銀白的發絲。

日輪彈著三味線,告訴我們:“以前,在吉原的女人和客人,就是用這種方式宣誓對彼此的愛情。因為游女為了生意,必須接待各種各樣的客人,但是我的愛,只屬于你,我絕對不會背叛你。為了表達這樣的誓言,游女會將自己的頭發、指甲或是血印交給對方。”

“好浪漫。”我們村子都是把自己的武器交給對方做信物,簡直遜畢了。

日輪輕嘆道:“遺憾的是,這都是游女們為了讓男人繼續在自己身上投入金錢,而慣用的伎倆而已。”

我:=皿=

……丑陋的大人世界。

神樂同情地往我嘴里塞醋昆布,雖然很感激她的體貼,但是我真的吃的要吐了啊神樂!

修長的手指在琴弦上熟練的撥動,一曲如泣如訴的哀歌從日輪的手下流淌出來。

“就這樣作為一個游女,只有一回,鈴蘭向我說起過自己的事。在很多年之前,還在地上的時候,她曾向某人立下誓言,兩人一起從吉原離開。”

“那個花魁現在還留在吉原,就代表當初的約定沒有實現嗎?”我問。

日輪斂下眼睫:“誰知道呢,吉原就是這么一個地方,男女相互欺騙對方,每個人都知道這只不過是一夜美夢,在夢中做戲取悅彼此,動了真心的一方注定是輸家。”

“QAQ好憂傷……那個神樂,不要再給我粗昆布了……”

一直沉默的月詠忽然說:“決定了,幫鈴蘭完成最后的心愿。就算掘地三尺也要找到那個男人。”

“我也來幫忙!”我擤掉鼻涕,“打斷腿也把那個男人帶過來。”

我回家的事還能再緩一緩,但是鈴蘭都等了一輩子了,不能再等下去了。

神樂也躍躍欲試:“打斷頭也把他帶來!”

“喂喂,你們為什么要說的這么血腥啊。”新八打了個激靈。

我們幾人分頭行動,在吉原各處和打聽同時拜訪當初的常客。

經過努力,終于有了點線索。

深埋在吉原深處的謠言——那個男人就是住在江戶城中的人。

“既然知道了,我們趕緊進去找人吧!”我擼起袖子。

“不行!”新八攔住我,“你不清楚這里的情況。”他表情嚴肅地說,“住在那座城里就以為著他很可能是前代將軍。我們得從長計議,別說搭話了,就算想要見一面都是比登天還難的。”

我想了想,誠懇發問:“我們打進去?”

新八抓狂道:“都說了從長計議!”

于是……

“伊莎快來看,這里能內褲都能看的見阿魯。”

我接過望遠鏡:“真的哎,太不知羞恥了,居然還在扭屁股。”我轉頭對新八說,“我覺得打進去比較輕松。”

按新八說的我們趴在江戶城對面的樓上,觀察城中的防衛。這里的侍衛睡覺的睡覺,脫褲子的脫褲子,根本就一點威脅都沒有嘛。

銀時彈掉指甲蓋上的鼻屎,“果然想找將軍對質還是太魯莽了,回去睡……。”他話還沒說完就被月詠唰唰幾個暗器釘墻上了。

“游女為吉原付出一生,那么吉原也會為游女拼盡全力。”

“想進去的話,我有辦法哦。”神樂咧嘴一笑。

“要打架嗎,我先上?”我抽出短劍。

“嘿嘿,不用阿魯。”

神樂神秘兮兮地一搖手指。

“我是可以走后門的女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 23日股票推荐 2013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陕西体彩11选5手机版 贵州茅台股票分析 极速11选五在线计划 趣操盘 彩票北京pk拾是官方开的吗 体彩走势图带连线 内蒙古十一选五遗漏号 多乐彩中奖注数 中国体育彩票快3 山东快乐扑克3开奖结果走势图 今日福彩3d歇后语字谜 股票涨跌怎么计算公式 泳坛夺金选号技巧 安徽11选5任三最大遗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