掃描或點擊二維碼
進入手機版網站

23 舔盤行動

小酒館墻壁上掛鐘的時針“咔嚓”跳過最后一格,穩穩地指向12。

“咦?12點了啊?”

李穎驚奇地看了眼掛鐘,沒想到時間竟然過得這么快,只是劃劃船、摘點菜然后在酒館里坐了一會而已,整整一個上午竟然就過去了。

“媽,佳佳,你們餓嗎?”

王佳佳低頭摸摸肚皮,搖了搖頭。

她在采摘樂里啃了兩個成年人拳頭大的番茄,如果不是被李大媽阻止,還想對第三個番茄發起進攻,這會兒肚皮還鼓鼓的呢。

李大媽倒是點點頭,“我記得聽荷花湖那邊的船工說,小酒館里有午餐供應,怎么沒見著菜單?”

正說著,柏延山拿出一塊小黑板,立到柜臺上,上面寫著——

今日供應

單人套餐1:回鍋肉+手撕包菜+拍黃瓜+五常大米飯+蓮藕排骨湯 100

單人套餐2:土豆燜牛肉+干煸豆角+涼拌番茄+五常大米飯+蓮藕排骨湯 100

素食套餐:魚香茄子+干煸豆角+涼拌番茄+五常大米飯+蓮藕排骨湯 150

全家福套餐:回鍋肉+土豆燜牛肉+魚香茄子+干煸豆角/手撕包菜+拍黃瓜/涼拌番茄 260

五常大米飯:5/碗

蓮藕排骨湯:20/碗

大堂里頓時響起一片低低的議論聲。

“260塊?!”

“單人套餐要100?!”

“酒那么便宜,怎么午飯就變成景區專供高價餐了?”

“20塊一碗的蓮藕湯,藕是用鉆石種出來的嗎?”

價格太黑了!

小寧老板你口口聲聲的“誠信經營,贈人玫瑰”呢???

“Emmm……”李穎把幾種套餐掂量一番,“小老板,素食套餐比帶葷菜的套菜貴?”

寧陟嘿嘿一笑,神秘兮兮:“試試就知道啦!”

李穎沉吟著不再說話,也沒下單點餐。

見大堂里的顧客只嘀嘀咕咕地議論價格,卻沒有一個人下單,甚至有人露出了懷疑的神色,柏延山有點坐不住。

“噓——”寧陟拍拍柏延山的肩膀,“稍安勿躁,馬上就讓你見識到口水洗地板!”

寧陟話音還沒落地,一股濃郁香氣從后邊廚房飄進大堂,拼命發散“我好吃!我超好吃!”的氣息。

咕咚咕咚咽口水的聲音瞬間響成一片。

許佳第一個憋不住,擦擦嘴角并不存在的口水,舉手提問:“小寧老板,這么香,是傳說中從湖里新鮮摘的藕燉的湯嘛!”

寧陟滿臉欽佩,“你能聞出來?”

“那是~”許佳驕傲地指指鼻子,“我從小就dog鼻子!”

寧陟噴笑,“確實很靈,就是蓮藕排骨的湯的味道沒錯。”

“哇!”許佳這次真管不住口水了,“鮮靈靈的藕肯定好吃,讓我康康點什么套餐……”

“單人套餐1、2,素食套餐,全家福套餐,各來一份,麻煩小寧老板了。”冷艷御姐苗栩插了進來。

寧陟愣了愣,轉頭提醒道:“單人套餐足夠飯量較大的成年人吃飽,不建議點餐太多,以免浪費喲~”

苗栩淡定點頭,“沒事,我飯量比一般成年男人都大,保證除了骨頭和盤子,什么都不剩。”

寧陟眉開眼笑,唰唰寫單,“一共510塊,謝謝惠顧!”

說著,變戲法一樣掏出二維碼。

直到苗栩麻利掃碼付款完,寧陟都沒有收到系統的警告,他懸著的心才安安穩穩地放回去。

酒是天庭的,系統嚴禁加價。

菜是自家種的,午餐是徐乘風做的,系統就不管他價格黑不黑心。

發家致富新途徑get√!

有一就有二。

許佳和李悠悠兩人、李大媽一家四口、還有另幾名游客扛不住濃郁香氣的誘惑,點了不同套餐。

很快,柏延山以堪比雜耍藝人的完美平衡力端著兩個大托盤,進進出出幾趟,為客人們上齊了餐點。

尤其是苗栩點的四份套餐,滿滿當當地擺了一整桌,蔚為壯觀。

沒點餐的客人聞著比剛剛濃郁了十倍百倍的香味,徹底坐不住了,口水不聽話地嘩啦啦直往外冒,大有不給飯吃我就洗你衣服的架勢。

“好……咕咚!好吃嗎?吃起來跟聞著一樣香嗎?”咽口水的聲音甚至蓋過了問話的聲音。

然而,無人回答。

點了午餐的人全都在埋頭拼命苦吃,恨不能把腦袋扎進盤子里。夾菜的速度快得像奧運百米賽現場,搶菜的場面像武林高手巔峰對決。

這邊李悠悠一邊管著女兒,說她上午已經吃了兩個大番茄,午飯只許喝一碗湯,免得消化不良,一邊自己吃得飛起,相當塑料母女情。

另一邊,許佳和李悠悠為了最后一塊番茄,在盤子上方用筷子過起了招,相當塑料姐妹情。

發問的人舔舔嘴角的口水。

行叭!其實也沒什么好問的了,趕緊點餐就對了!

不快點,他怕……

“小寧老板!再來一份素食套餐不要米飯!”在搶番茄大戰中惜敗的李悠悠不甘心地拍桌,“你們家的菜怎么可以這么好吃!我以后還怎么吃得下平時的豬食!饞死了你負責嘛!”

果然有人點第二輪了!

沒點菜的人登時不再猶豫,沖到柜臺前齊心協力把李悠悠擋到身后。

“美女你先吃完再點第二輪啦!”

“小寧老板,給我一份單人套餐2!”

“全家福套餐,謝謝!”

“我成年人,套餐全要!”

*

李穎旋風掃空了她的單人套餐人,打個飽嗝,意猶未盡地舔舔嘴角。

不愧是剛從湖里采的新鮮藕,蓮藕排骨湯的味道真是絕了!

湯水入口鮮香,不見肥膩,蓮藕和排骨經過長時間熬制,滋味全都燉進了湯里。藕口感

粉糯,七個孔均勻排列在切面上。排骨肉酥骨爛,輕輕一嗦,肉就從骨頭上脫落。

好喝的舌頭都要吞掉!

李穎又舔舔嘴角,視線緩緩落到女兒摘回來的蓮蓬上。藕的味道那么絕美,跟它同源的蓮子的味道應該也不是差吧!

說吃就吃,剝開兩個蓮子塞進嘴里,李穎忍不住發出沒見過世面的驚呼:“臥槽!”

王成驚得筷子差點掉了,老婆從不臥槽的好吧!

“臥槽!老公!你嘗嘗!”李穎又剝出顆蓮子,塞進王成嘴里。下一秒,王成也情不自禁地臥槽出聲。

“好吃!太好吃了!明明沒去芯的,卻完全不苦,又甜又清新,口感脆脆的,吃下去感覺跟吸了口仙氣似的!”

聽到王成的彩虹屁,也摘了蓮蓬的游客紛紛剝蓮子,霎時間,小酒館變成“臥槽”海洋,吸過仙氣……哦不,吃過蓮子的顧客紛紛七嘴八舌追問寧陟能不能買點蓮子回去。

“小寧老板,蓮子不屬于采摘樂,不用遵守限購五斤吧!”

寧陟大囧,“……眾位,難道你們都沒看見湖邊的牌子嗎?”

游客們眾臉迷茫。

寧陟扶額,抬手指窗戶,“湖邊各處都插著木牌,寫著‘禁止私自采摘,違者罰款’呢,都沒看見?”

許佳噠噠噠跑到窗戶邊,探頭往外一看——果然,靠近小酒館這邊的湖岸上就豎著塊木牌!

“那個……不好意思啊,玩的太嗨了,可能沒留意到。”

“對對對!都是荷花太美的鍋!”

“別亂甩啦,快老老實實把眼瞎亂摘蓮蓬的鍋背穩點!”

“對不起啦,小寧老板!不過,蓮蓬不能買的話,采摘樂的菜能多賣點給我們嗎?”

眾人紛紛道歉。

寧陟順手拿過柏延山上菜用的托盤,跟街頭藝人端帽子收錢似的在酒館里轉了一圈。

“來來來,各位,買菜的事兒等會再討論,先把罰款交了啊,謝謝惠顧哈!”

李悠悠一邊掃碼交罰款,一邊囧著臉吐槽:“謝謝惠顧怎么聽起來怪怪的?”

“嗐!”寧陟嘻嘻一笑,“反正都是你們掏錢的事,別太在意細節!”

*

吃完午飯,客人們姿態相仿地腆著肚子葛優躺,互相看看各自桌上光溜溜的盤子,哈哈大笑。

“你看這盤子,干干凈凈,都不用小寧老板刷盤子了吧?”

“嗨!正好響應國家號召,光盤行動嘛!”

“哈哈!光盤哪夠?明明是舔盤行動好吧!可給小寧老板省洗潔精了!”

“哎小寧老板!看在我們給你省洗潔精的份上,晚上我再來吃飯,蓮藕湯能給多盛一口嘛?”

“對哦!晚飯!”許佳被啟發到了“小寧老板,酒館有客房嗎?我定兩間!”

回什么市區吃什么隨園食府?

哪有小酒館套餐香!

苗栩眼睛一亮,立刻跟著舉手,“我定三間!”

比她們兩個慢了一步客人醒悟過來,緊跟著要求訂房間。

想象下——

下午再去荷花湖逛一逛劃劃船,晚上到小酒館享受美味珍饈,夜晚在白夜山清新的空氣中入睡,明早睡到太陽曬屁股自然醒,爬起來吃頓早午飯,然后直接接上午飯,吃到嘴圓肚飽,美滋滋~

啊~美好的人生!

被呱呱要求定房間的顧客們圍住,像是被三百只鴨子包圍,寧陟好不容易掙扎出一只手,抄起托盤在柜臺上咣咣敲了兩下。

很好,世界終于安靜了。

“不好意思,各位。”

寧陟揉揉肩膀,有點郁悶,剛剛大家一窩蜂地圍上來,也不知道是誰抓住他的肩膀瘋狂搖晃,手勁兒大得跟鐵鉗似的。

“小店的客棧還在規劃中,暫時無法提供住宿業務。”

顧客們聞言,齊齊嘆氣,整座小酒館都泡進了哀怨里。

許佳蔫噠噠地趴到桌上,覺得人生都灰暗無望了,“不能住下,那……小酒館能外賣嗎?”

“…………你醒醒!”寧陟打開手機地圖,塞到許佳鼻子底下,“白夜山到市區的距離,外賣小哥的小電驢都要跑沒電的吧!”

許佳:“嚶QAQ!”

“不不不!不用送到市區!”苗栩在一旁瘋狂舉手,“我自己在村里租個院子住下,外賣能送到村里就行!”

“不用不用!我連外賣都不用送!”跟苗栩一起的短發女生喊道:“我自己在村里住下,自己每天來小酒館吃飯,看在我這么乖的份上,每頓飯能多配一個番茄嘛~小寧老板?”

一眾必須回去上班不能在村里住下的社畜,妒忌的眼睛都紅了。

人家家里有礦,不用上班,嚶嚶嚶!

從現在開始仇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上一章章節目錄 下一章
[ 章節錯誤! ] [ 停更舉報 ]
捕鱼大师旧版本 360彩票网吉林快3走势 时时彩老平台哪个好 江西11选五有什么规律 期货配资合法不合法 安徽十一选五中奖记录 安徽11选5前三直选 谁有秒速赛车计划 金股在线配资怎么玩 吉林十一选五的走势 七星彩讨论 涨停的股票买不进 长赢投资打败股票指数的简单方法 湖北11选5彩经网 股票怎么玩 山西11选5预测 青海快三电子版